276 年轻真好

“等待的这一天?什么意思?”我不禁疑惑不已。

“小书,你在哪里,为什么听上去风声这么大,我听不太清楚你的声音。”他在电话那头说道。

“那等我下山了再说吧,我在山上。”我说完,然后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大姐问我:“是谁打过来的?”

“靳言。”我说完,苦涩地笑了笑。

大姐颇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说:“你们现在又联系上了?”

“不算联系吧。赵秦汉出事的那天,他来找过我,也安慰过我。不过我们……感觉过去了就过去了,应该不太可能再有什么了。我现在只希望心情能够早日恢复平静,好好把球球带大就好。”我说。

“事事不要说得太过绝对,顺其自然。”大姐听完,伸手过来搂了搂我。

“我们去神女碑那里看看刑雨吧。”大姐说完,拉着我的手往另一座小山峰上走去。

曾经我和刑风想开发神女山的目的之一,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为刑雨在神女山上立下一座碑文,让刑雨的在天之灵能够感受到哥哥对她依旧关爱如初。除去这个,那一天晚上在山谷里梦到刑雨的画面也让我记忆犹深,虽然我从未见过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但是我始终觉得我和她有着未解之缘。

大姐如今作为这个姑娘的嫂子,自然对这个早逝的妹妹也多了一份疼爱之情,我们徒步走到了神女碑处,在神女碑的旁边有一座白玉雕塑。这雕塑便是刑风专门聘请工匠们按照刑雨生前的照片进行刻画的,雕塑穿的是古装,神女姿态轻盈,面带微笑仰望着天空,身上裙带飘逸,美丽如同幻梦。

我和大姐把带来的鲜花放在了雕塑的下面,我伸手去摸了摸雕塑的手,那一刻,心里竟有一种神奇的感觉,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不要害怕,活着就是美好的”。

我们站在雕塑面前凝望了刑雨好久,天忽然起风了,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大姐轻轻在我耳边说:“小书,我们下山吧。”

我点了点头,正想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面庞酷似靳言的男生牵着一个女生的手来到了神女碑前,他们一靠近,便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男生和女生兴致勃勃地看着碑文上的简介,我听到女孩对男孩说:“靳凡,神女难道是什么神吗?我怎么之前都没有听说过?”

当女生喊这个男生名字的时候,我不由得心里一愣,原来是靳凡。没想到两年不见,他的相貌气质又有了微微的改变。乍一看看去,和大学时代的靳言特别神似,同样身穿潮装,同样的发型,甚至说话的声音都十分相似。

大姐见我一直盯着他们看,连忙也望了过去。靳凡和靳言太像了,大姐忍不住说了一声:“这不是靳言吗?”

“不是靳言,是靳言的弟弟靳凡。”我小声说了一句。

不想靳飞听到了,立马转过头来,见到是我,顿时也吃惊了。靳飞愣了一会儿之后,有些手足无措地小声喊了一声:“嫂子。”

“谁啊?你认识啊?”女孩转过头来,好奇地问靳飞。

当看到女孩的面容时,我和大姐都忍不住愣了神。这……这姑娘也太清丽了,我从未见过素颜还能如此水灵的姑娘。可是这姑娘看着有些微微的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靳凡,好久不见。”我愣了许久,这才回过神来。

“嫂……不,姐姐,你怎么也在这儿?”靳凡大概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所以一时有些支支吾吾。

“我们来爬山,这是你女朋友?”我不禁问道,忍不住又看了那姑娘一眼。

姑娘身高大概一米六的样子,个子小巧玲珑十分清瘦,鹅蛋脸,眼睛很大,笑起来仿佛要温暖全世界一般,她站在靳飞身边愈发衬得靳凡十分高大。我越看这个姑娘越觉得好看。

“不是的,姐姐。他在追我,我还没答应呢。两位姐姐好,我叫沐歆。”姑娘大大方方地对我们伸出了手,我和大姐不由得相视一笑,随后和她握了握手。

因为意外邂逅了他们,所以我和大姐带着他们在神女山上的各处景点转了转。我和大姐自小在神女山山脚下长大,对于这里的植被、传说、特色了如指掌,我们细致地给他们讲解了一番。

当遇到他们的时候,我才忽然觉得自己不知不觉青春已经不再了,看着他们身上洋溢出来的那种由内而外的青春气息,看着两个年轻人明明相互喜欢、姑娘却佯装高贵矜持的小模样,看着他们牵着手不时尖叫不时抒情的明媚模样,突然间觉得幸福原来如此简单。难道成长,竟是一种幸福感逐渐缺失的过程吗?

陪着这一对小情侣同游了一番之后,我邀请他们去我的农家乐做客,此时天也已经黑了,他们本来就需要找住宿的地方,所以我一邀请,他们就答应了。

靳凡的样子愈发地帅气了,他的脸庞同样白皙而干净,也像靳言一样喜欢穿黑色的衣服,但不会给人沉郁的感觉。他的身高比靳言还要高两公分左右,因为同父异母的缘故,靳凡的相貌不似靳言那样棱角张扬看似冷漠,相反,他身上有他妈妈那种温暖和煦的气质,虽然年纪小却已经很懂得照顾人了,细腻体贴这一点上,他相比于靳言有过之而无不及。

“靳飞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我不禁问道。

“靳飞去当兵了,自从看了兵哥哥的电视剧之后,他就发誓要去军营为祖国效力呢。”靳飞笑着说道。

“那你怎么没去?”我不禁笑着问道。

“我要是去了,等我出来的时候,沐歆就被人抢走了。”靳飞笑着说道。

他像是深谙我心思一般,一到农家乐刚坐下,他便拿出手机给我看靳飞的照片。这家伙的心思极其细腻,知道我和靳言之间如今有了很深的隔阂,一路上竟从未提过一句靳言,他打开靳飞的朋友圈,把靳飞在部队里的照片翻给我看。

他们三兄弟竟是那样相像,让人真的不得不惊讶于基因的神奇。只不过,靳飞比靳凡看上去更加成熟一些,大概是因为在部队里比较辛苦的原因,靳凡的脸上总有一种刚毅的表情。

我带着他们参观了农家乐,随后吩咐厨师做了饭菜,之后我便去三婶家把球球抱了过来。球球如今已经会走路了,走起路来一颠一颠的样子特别地可爱,我刚把球球抱进院门,坐在葡萄架下荡秋千的沐歆便飞奔了过来,惊喜地看着球球说:“哇,这是你的宝宝吗?真可爱哎。”

球球从小吃的是百家饭,所以一点都不怕生,他挥舞着小手对着沐歆咧开嘴大笑起来,沐歆伸手把他抱了过去,靳飞这时候走了过来,他仔细盯着球球看了好久好久,突然嘴里蹦出一句:“姐姐,球球和我们小时候的样子好像啊。”

说完,靳凡又拿出手机,把他和靳飞小时候的照片翻出来给我看,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还真是,球球和他们小时候的模样相似度在百分之80以上。

“哇!真的好像!”沐歆大声说道。

那一刻,我和靳凡两个人却破天荒地沉默了,互相默默地看了对方一眼。靳凡还小,大概有许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这之后,他又开始喊我“嫂子”。

记得靳言消失的那一年里,我常常去靳言家看望靳言的父亲,那时候许阿姨因为要照顾靳言父亲,所以每次都拖我把东西送到两兄弟所在的学校。因为这样,我和靳飞还有靳凡虽然没有太多深层次的感情交流,但是两个小男人一直把我当成他们的嫂子。

晚上吃完饭后,沐歆因为太累,先在我的房间里睡着了。我和靳凡坐在院子里望着天空上的星星,靳言又一次给我打来了电话。

他问我:“小书,你现在方便了吗?”

“嗯。”我淡淡回答道。

“我就在你农家乐的外面,我可以进去吗?”他问我。

“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吧。现在赵秦汉刚出事,村里人闲话多,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什么是非。”我的语气依旧淡淡的。

坐在旁边的靳凡一听我这么说,顿时猜到了是谁给我打电话。他对我挥了挥手,就回去了房间里。

“好,我理解。”靳言苦笑了一声,然后又说,“陶梦然快要垮了,她已经被有关部门盯上了。我想,她很快就要完蛋了。”

“那你应该担心才是啊。”我淡淡地讽刺道。

“我不担心,我巴不得这一天早点到来。那样,我就能对你有个交待了。”靳言说道。

我们虽然只有一墙之隔,可是心却已然仿佛相隔千里。我说:“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你最近手头盈余的资金多不多?”靳言忽然问我一个如此敏感的问题。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