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她是怎么背叛你的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我,他缓缓地问我:“你当真?以后都不和我见面了?”

他痛苦不已的模样让我心如刀绞,我泪如雨下的同时,也终于下定了决心。我点了点头:“嗯,我想了很久,就算没有沈紫嫣,我和你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说你现在要和她订婚了,我们更没有可能。你不必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找我,我也不想承受这份地下情带给我的羞辱与罪恶感。所以,趁我们彼此都还感觉美好的时候,不如早点分开吧。”

“羞辱?罪恶感?潘如书,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这么想的?”他抬起头,目光里透出了一种绝望,他又说:“我可以玩完就不负责任地走掉,我可以完全把你视作草芥一般,根本不必放在心上。可是我没有那么做。而你,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现在只觉得羞辱与罪恶感?”

“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不是你让我感觉羞辱与罪恶感,而是从今以后,你和沈紫嫣才是真正的恋人,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而我如果和你继续在一起,那种身份会让我觉得十分罪恶。我们还太年轻,即便我等下去,也未必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我们从开始就注定不会有可能,所以……靳言,我谢谢你对我的真心,但是我们并不合适,希望你以后和沈紫嫣好好在一起。”我哽咽着说道,当我不知不觉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些日子困扰我、使我焦虑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是我们在太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在一起,是我们在根本无法决定人生的时候相遇了,是我们注定是不会交集的两个人却有了交集,是我们本不应相爱却相爱了……所以,我焦虑,我彷徨,我始终感觉不到恋爱的甜蜜,我饱受着各种思绪的折磨。而当我下决心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虽然痛,却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

可是靳言并不能理解我话里的真正含义,或许男人的视角和女人的视角根本就不同,我的话并没有让他觉得茅塞顿开,相反,他对我的误解更加深了,他冷笑着说:“我说过了,我和沈紫嫣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只是名义上的男女朋友,你见我有对她好过吗?潘如书,你想要什么结局我问你?你要什么,你提出来,我现在能做到的都给你。什么叫我们没有可能?我问你,你爱我,我也爱你,我们怎么就不能在一起了?怎么就没有可能了?难道你和我在一起不快乐不开心吗?”

我不断地摇头,我觉得我们的思维模式根本没有处于同一个国度,他有他的理解他的看法,我有我的理解和我的看法。他认为他能够给我他所有我最想要的,可恰恰是最需要最能证明我们感情的形式,他根本无法给予。

他摇晃着我的肩膀,声嘶力竭地问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分开?就因为我即将要和我讨厌的女人订婚了,你就要和我分开吗?我和她在一起究竟因为什么难道你不明白吗?你明明知道前因后果,却为什么要放弃?潘如书,你告诉我,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我的解释他根本听不进去,他现在的情绪已然崩溃了。在他的世界里,得到和拥有显得如此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他拥有了全世界,拥有我没有什么不可以。可是我,即便被他拥有,我也同样一无所有,我们又怎么可能感同身受?

我们都哭红了双眼,他把我拖到了小花园的深处,坐在灌木丛中的椅子上,共同忍受着蚊虫的叮咬。我说要走,他却怎么都不让。

他拉着我的手,语气又软了下来,他说:“潘如书,别和我分开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一想到从今以后见不到你,人生对我而言就没有了一点意义。”

“第一次你穿着服务员的衣服冲进包厢的时候我真的让我和恼火,你是第一个敢当着我的面指责我不对的人。当时我来了脾气,我觉得我得好好治治你,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所以我把你带到了我家。可是,当你换上睡衣出来的时候我就动心了。你瑟瑟发抖地站在那里,眼睛像惊慌失措的小鹿一样东躲西藏,你的身体就像是一株刚刚破土而出的小白杨,瑟瑟地挺在寒风之中,让我有一种很想去保护的欲望。”他不知道为何突然提起了以前,语气之中带着从未有过的伤感与惆怅。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坦率与坦诚地谈论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那些情绪,不再是那种油腔滑调的论调,亦没有闪烁其词地顾左右而言他。他仿佛从一个桀骜不驯的粗俗公子哥儿,一下变成了真诚坦率的纯情少年。

我一下整颗心都投入进去了,我太想听到这些话了,我太想知道他心里的真正感受了,我太想知道究竟是为何他会爱上我了。不远处的天空燃放起了烟花,那一声“砰砰砰”的声响,似在我心尖上炸开的一般,让我不由得心悸。

“那天晚上本来只想捉弄一下你的,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你,居然还会挑衅我,敢真的咬我一口。我心想我一定要让你为这一口付出代价,其实不单单是这样,当时你走光了,我看得脸红心跳,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想都没想就要了你。我想像你这样在会所里上班的服务员,应该和其他人一样早早就有男朋友了,或者早就经历过人事了,所以当时看到床单上的那摊血我就傻眼了。我都不敢想你居然是一个chu女,可看你脸上的表情,你身体的反应那么笨拙那么生疏,我觉得你又不像是装的。你知道那天晚上我有多激动吗?我居然成为了你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你知道这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多大的成就感吗?”他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激动起来,眼神里闪着光,仿佛那是这一生弥足珍贵的回忆一般。

“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把我所有的第一次都夺走了。”我静静地说道,手顺手往自己的腿上一拍,一只蚊子的生命便终结了,我腿上隆起了一个巨大的红包。

他见状,抓着我的手,拉着我开始沿着这小花园的羊肠小道慢慢地走,他说:“我知道,你接吻的技巧特别生疏,被我拥抱的时候身体还会抖,一看就是从来没有被人开发过的荒地。”

“你才是荒地。”我哭笑不得地回了句嘴。

“隔天醒来的时候我挺愧疚,那时候酒也醒了,我也问自己,靳言你怎么了,怎么能对自己会所里的员工做这种事。可是一想到你的第一次给了我,我又有点莫名的激动和幸福。我觉得我应该为你做点什么,但我又不太好意思,我从来没为女人做过什么。所以想来想去,我想我还是送你钱吧。既然你工作那么辛苦,应该是挺缺钱的,那我给你钱,你应该会很乐意,这样两不亏欠,我也不用对你觉得抱歉。”他又说。

“所以你就让阿杰给我一张十万的支票?那时候在你眼里,我不过就值十万块钱么?”我虽明白他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但还是忍不住刺激他。

“不是,那十万可是我一个月的零花钱,给你了我一个月就没钱了,谁知道你还不要。我当时特别诧异,我觉得这个小服务员还挺清高的,所以对你就又多了一点点兴趣。”他说完,又笑了起来。

十万元可能是我父亲工作一辈子的工资,可是对于靳言而言,却不过是一个月的零花钱。这种差距让我的心震颤了一下,感觉刚刚升腾起的那些情愫,一时又被这让人无言以对的现实给摧毁了。

“那时候你还和沈紫嫣在一起的对吗?我看见她坐你车了。”我不由得问道。

他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一下,他有些不开心地说:“这种时候,你干嘛要提起她来?”

“无论我们是逃避还是承认,她都在那儿,不是吗?”我说完,下意识甩开了他的手。

他又再度攥紧了我的手,他说:“我和她从小就在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玩,一起打架,感情一直都不错。你见到她在我车里的那天,是我们分手后她第一次来找我,说她放不下我,想和我复合,和我好好在一起。”

“你爱过她,或许那种爱到现在还有,对吗?”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似乎是这样,心顿时又像被针刺了一下。

“曾经爱过。”他很坦率地承认了,又说:“如果没有背叛,或许会一直爱下去。但是有了背叛,一切就都变了。”

“她怎么背叛你的,我想知道。”

“有一次和我吵架,她背着我去了酒吧,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男人,当晚就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第二天我知道了过去砸门的时候,一切都晚了。”靳言的语气听起来波澜不惊,可我却明明感受到了他内心深处的那一道伤口。

“那也是因你而起,你为什么不能原谅呢?”我不禁问道。

他狠狠地踢了一下脚下的那块石头,石头“咻”地朝前飞去,就仿佛他心里的那道仇恨一般,他握我的手更紧了一些,他说:“因为那是她的第一次!你知道我多少次和她同床共枕,隐忍了多少次冲动,却一直没舍得破坏那份美好。我们本来说好一定要留到新婚之夜,等我们一符合结婚年龄就立马结婚。可是她,呵呵,她那么不珍惜,就这么轻率地给了一个刚刚在酒吧里认识的男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