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跨年

我默默地把手机放在了兜里,就在我刚刚把手机揣进兜的时候,我的电话却忽然响了。我连忙从口袋里拿出来,竟是刑风打来的。

“丫头,晚会结束了吗?”刑风在电话那头开心地问我。

“结束了,哥,元旦快乐。你和苏畅怎么过元旦的呢?”私下和刑风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是对苏畅直呼其名,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别扭。

“我们听了场音乐会,我刚把她送回家。晚上有没有兴致陪哥喝一杯?”刑风在电话那头问道。

自从我上大学之后,我和刑风之间的联系便不似高中时那么频繁。一是因为他身边有苏畅的缘故我除了有事不然一般都不会打他电话,二是因为我的生活日渐丰富且独立所以他对我十分放心。不过,尽管不常联系,我们之间的那份兄妹情依然很深,他依然一如既往地关心我,这一点从未改变。所以,我一向对他的要求有求必应。

“当然好。去哪儿?”我兴致盎然地问道,其实我已经很累了,可是我不想让他听出来。

刑风让我去校门口,他一会儿就过来接我。于是我和他们告了别,匆匆往校门口跑去,不想赵秦汉却追了出来,问我这么晚去哪儿,我说刑风来接我,他于是悻悻地止步,笑着对我说:“那你去吧。”

“我哥找我喝一杯,如果你明天也没事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喝点儿,我想我哥不会介意的。”我见他颇为失落,于是说道。

他有些犹豫,但片刻之后,他欣然答应了,于是我和他一块来到了校门口。等我们到达校门口的时候,刑风已经开着车等在了那里。

我们刚出校门口他就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身崭新笔挺的深色西装看上格外气派,他从车里走出来的那一刻真是气宇轩昂,我不禁一路小跑,冲过去搂住了他的肩膀,他一把把我抱起来转了一圈,然后乐呵呵地说:“傻丫头,又调皮。看来今天晚上主持很顺利啊,见你这么高兴。”

“还可以,就是哥你没来太可惜了。”我故意装作不高兴地说道。

“我也想啊,不过事先答应了苏畅,所以……你看,哥这不是来陪你跨年了吗?”他笑眯眯地看着我,目光显得百感交集。

我能读懂他目光里的含义,他大概觉得我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自卑、傻气、单纯的小丫头了。

“小书晚上的表现超级棒,第一次登台能有这么好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你真应该过来看看的,她晚上穿得也很漂亮,台词功力一级棒。”赵秦汉走了过来,当着刑风的面夸赞道。

“好吧,既然我妹妹越来越优秀,我这个当哥的还说什么呢?我给你补一份新年礼物,如何?”刑风说完,打开了后备箱,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只半人高的熊娃娃,把我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哥给你买的,据说你们女孩子晚上都喜欢抱着娃娃睡,你也试试。”他笑着说道。

我顿时一阵感动,我说:“谢谢哥,可是我除了贺卡,什么都没有为你准备呢。”

“贺卡已经收到了,丫头的字写得越来越好了,祝福语也很温馨,够啦,哥知足啦。”刑风说完,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大力勾住赵秦汉的肩膀说:“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们三个人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一起跨年,如何?”

“当然好啊,不要嫌弃我不请自到就好。”赵秦汉笑道。

于是,刑风开着车带着我们去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排挡,我们很俗辣地一口气点了许多菜,然后要了两箱啤酒,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这一个晚上,我们聊了许多许多,聊从前在S市的日子,聊高考,聊现在的大学生活,刑风一直各种问,我和赵秦汉各种答。我看得出来,没有读大学成为刑风心里永久的遗憾,无论他现在多么成功,他心里对我们现在的生活还是尤为向往并且羡慕的。

酒喝多了,情谊就显得真了;情分到了,话就多了。刑风很亲昵地搂着我的肩膀说:“丫头,你现在这样,是哥最想看到的,要一直保持,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会努力的。”

刑风又对赵秦汉说:“我妹妹在学校,希望你多多照顾。她从小内向自卑,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很不容易,希望你多帮她忙,好吗?”

“放心吧,不需要多说。”赵秦汉猛喝了一杯酒,突然话锋一转,悻悻地说道:“就是那个靳言,现在又来骚扰小书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图什么,他和小书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赵秦汉这话一出,我顿时沉默了,刑风愣住了,看了看我,见我低着头,于是问赵秦汉:“靳言?他不是不和小书联系了?怎么最近又……?”

赵秦汉也喝多了,加上他并不知道刑风和靳言之间也认识,于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刑风听完,扭头疑惑地问我:“丫头,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哥,没事,我自己能解决,你不用担心。”我急忙说道。

他见我这样说,顿时微微放下心来,接着又意犹未尽地说道:“小书,我希望你不要受到任何事情的影响,一定要记得你当初答应我的,好好读书,好好坚持自己的梦想。”

“恩,我知道,哥。”我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

我没有和他说实话,我的心的确因为靳言乱了,可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不想让刑风对我失望。对我而言,刑风是我生命里的贵人,他对我有再造之恩,如果他知道我又一次陷入与靳言感情的泥沼时,我不确信他还会体谅我,毕竟当初我伤得多深只有他看到。

所以,这也成为我和靳言冰释前嫌那一刻没有冲动的一个重要原因。自从我选择把我的命运和刑风联系在一起的那一刻,刑风在我心里的位置某些程度上比靳言更重。我可以没有爱情,但是刑风于我的恩惠,我不能不回报。

因为今天这特殊的日子,刑风没有再继续问下去,我们默契地转移了话题,又聊起了其他的事情。后来,当远处的烟花响起时,刑风和赵秦汉突然来了兴致,特地开着车转了一圈又一圈,花了高价买来了两筒烟花。

我们把烟花置于空地上,拿火点燃,然后望着腾空而起的绚烂烟花而欢呼跳跃,三个人紧紧地环抱在一起,乐呵呵地看着一飞冲天的烟花,共同期待着新年的到来。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比地放松,那几乎是我这一年以来最轻松的一天。

放完烟花后,因为时间太晚学校已经锁门了,刑风带着我们去酒店开了两间房。他和赵秦汉住在一间,我一个人住一间。

在我们停好车的时候,气温骤降,天空飘起了雪花,连一向理智的刑风都忍不住感性地伸手接住了一片漫天飞舞的雪花,开怀地说道:“瑞雪兆丰年。”

是啊……瑞雪兆丰年,我看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忍不住在停车场上转了两圈,无比放松的心情让我恨不能在那一刻高歌一曲。生活,原来简简单单才最快乐。终于,那些沉重都随着时间渐渐流逝了。

回到房间后,我躺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牛奶浴,然后就这样光着身子躺进了羽毛一般柔软的被窝,无比舒坦地睡了一觉,迷迷糊糊中靳言站在了我的面前,他身上竟只穿着一条橙色的内裤,正望着我一脸的坏笑…

我惊讶地望着我,我心想他是怎么进入我房间的呢?我再低头看看自己,竟发现不知道何时起我躺在了被子的上方,而我的身上空无一物,他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似乎下一秒便会毫不犹豫地扑过来。

我一下慌张了起来,我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可当我坐起来的那一刻他已经扑了过来,他把我摁在了床上,像以前那样用手紧紧扣住了我的手让我无法动弹,然后他闭上了眼睛,缓缓地靠近我的嘴唇,柔柔的吻像一团团棉花一样层层包裹着我,我根本无法呼吸,几欲窒息……

这之后的一切让我更加羞愧得无法自持,我羞得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上下其手……一切,就那样顺理成章地发生了。

“嗯,嗯……”

身体根本不会欺骗人,长久以来没有得到安抚的那片干涸早已润成一片汪洋,而我不停地扭转身体企图留住那片极致,朦朦胧胧中听到他轻声在我耳边说:“老婆,我好想你,好想你……”

而我,我竟然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矜持,我竟主动吻他,吻得无比急切,我边吻边说:“我也是,我也想你,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我的脸发烧一样地烫了起来,我的手紧紧扯住被子的一角,那种要命的感觉把我一次又一次地带向巅峰,我感觉自己仿佛是汪洋大海里漂泊的一片绿叶,正随着波涛上上下下地起伏不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