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被咬了

第168章被咬了

“额,”你乔先生那么大的老板,还会在乎这一点点的罚单?不过,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再推辞的话,那岂不是显得非常的做作。俗话说小作怡,大作找死,我还是不要太过于作的好。“那好吧,那就麻烦两位了。”

我开车门,头一次没有坐在后座,而是坐在了副驾驶上。要知道,以往的副驾驶上坐的都是徐铭东。

真是庆幸这一次他没有跟着来,如果这一次徐铭东已经提前坐在副驾驶座位的话,那我岂不是要坐在后面?那这一LU看着他俩的你侬我侬,我可能真要被酸死了。

不过说到徐铭东,他那宝贝儿我也是好久没见了,你上次圆圆我就想起了她那圆圆的脸,圆圆的眼睛,还有她说话时糯糯的嗓音,总是着我玩耍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对了,裴总,您最近有见过圆圆吗?圆圆最近好吗?”我急忙问向常常和徐铭东关系最亲的人。

“圆圆?”我从后视镜上看到他皱着眉头SI考的样子就猜到他可能也是好久没有见圆圆了。也是,一个老板整天日理万机的,肯定没有多余的时间,时刻关注着自己下属的孩子。

“什么圆圆?你们在说谁?”乔昊辰皱着好看的眉,一脸懵。

“噢,就是……”乔昊辰和裴曜竣关系那么亲密,肯定也早就见过了,有可能是这个名字太过于普通,他一下子没有想起来,我就决定提醒他一下。

“没什么,就是一个小孩而已。”裴曜竣毫不在意的一句话就定义了这个叫圆圆的小孩的存在。

“噢!”乔昊辰点了点头后就没有再过多的询问,显然他一听是个普通孩子就对于这个话题没有什么热。

我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当我听到裴曜竣的话后在我急忙把马上要脱口而出的话重新咽回肚子里。可是这个转太快,恰巧这个时候车子一个转弯,这两个然就导致我一不小心把舌头给咬了。

“嘶……”舌尖被咬到的感觉可真不舒服。

“怎么了?”后同时传来两道关心的目光和紧张的问候。

“没事,就是我刚才不小心把舌头咬了。小事啦!”我都不好意SI说自己,我都这么大一个人了,然还能咬到舌头,我也是醉了。

“哈哈段宁,你真是太逗了,怎么能把自己的舌头咬了呢?你是不是想吃肉了呀?我小的时候听家里老人说,咬到嘴里面的肉,就说明这个人长时间没吃肉了,就是想了,不过你就算想要吃肉,你给哥哥说一下,哥哥带你去吃,你何必要自己的肉呢?哈哈哈”

乔昊辰就在我后面笑得非常开心,整个车子里都是他朗的笑声,我的脸噌的一下就红透了。

“啊!那个,我,我只素不小心而已啦!”没想到咬烂了舌头之后,说出的声音然还有些像小孩子一样,有些字甚至吐字不太清晰,希望没有人注意到我这个小小的毛病。

可是事与愿违,耳尖乔昊辰听到了我刚刚一不小心说错的字。因为我刚刚说完话之后,后座又响起了一阵阵的笑声连带着还有拍掌的声音。

“只素?哈哈哈段宁,你还是个小孩子啦,怎么说话和小孩子一样,又或者你最近是不是在学台湾人呀,在学着撒呢?哈哈哈段宁,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乔先生,我……”我然又发音不准确了,我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样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又咽了下去。还好这一次我的声音比较轻,乔昊辰没有注意到,所以这一次不用再受到他的嘲笑。我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看的时候,没想到正好看到了裴曜竣。

裴曜竣那是个什么表?他是在笑吗?天啊!他然也在笑。

裴曜竣两边的嘴角微微上扬,不同于以往那有些阴沉让人胆寒的笑容,他这次的少的人一种温暖的感觉,甚至还露出了八颗牙齿,感觉他笑得十分开心,我疼痛的舌尖感觉也没有那么疼了。

裴曜竣的眼神通过后视镜与我相了,我吓得赶忙看向其他的方向。我可不想让他以为我是在的观察他,给他错觉,让他以为我对他有什么幻想。

我其实只是在看乔昊辰而已,看到他只是一个意外。谁知道他也在看前面呢,不过话说回来,他刚刚那个笑是因为我吗?没想到他这个人然和乔昊辰一样的幼稚,我明明是因为舌头被咬才导致说话不清的嘛?干嘛一个个都笑话我?

“段宁,你这次不跟我一起去吃饭可是你的损失啊,巨大巨大的损失。这次看你有事在就先饶过你,下一次约你,你要是再这么推三阻四的,小心哥哥我再也不理你了。”乔昊辰扒着车框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嗯!下次我绝对绝对不会了!”我行克制住自己,想要揉他头发的冲动,毕竟那一头柔软的短发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看起来就像绸缎那样光滑,让人真想把他的头发揉乱。可是我现在可不敢这样做,毕竟正主就在旁边坐着呢!

“谢谢你们啦!乔先生,裴先生,我就先走了,祝你们用餐愉快,好好享受你们的甜蜜时光吧!拜拜!”说完话我也不去看他们的表,就急忙向大门口跑去。

哎,好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俩在一起有说有笑亲亲密密的样子,我突然感觉到心俱疲。

裴曜竣对我们家害的有个那样的过去,现如今他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应该为他开心,为他祝福才对啊,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心里这种奇怪的感觉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是本能的觉得很累,很累。

“段宁!”突然的大声成功地将我从自我拉扯中解救了出来,也着实狠狠的吓了我一跳,我整个人都被吓得僵硬了。“啊,原来是你呀,你怎么在我背后也不说话?”

“我说了呀,是你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我喊你半天了,你也没有回答我,我只好这样给你一个突然袭击呀!”穿着牛仔短裙的李妙丽神秘兮兮地笑着向我走近,拉着我的胳膊问我“快点,坦白从宽啊,刚刚在想什么?”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