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暴力威胁

多米的态度不仅傲慢,而且很不友善。

“200万?需要这笔钱做什么?”我不禁问道。

他递过来的票据上只写明了金额,用途一栏上也不过只是笼统的一句“应酬”二字而已。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签字吧。”他一副极度不耐烦的语气,似乎和我多说一句话都会引起他强烈的反感一样。

我长大至今,还从未有人如此反感过我。于是,我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把门“砰”地关上了,我抱着双手很严肃地对他说:“多米,我们谈一谈。”

他大概没想到看似柔弱的我会有这么强硬的时候,所以表情有些微微诧异。他冷冷地说:“我需要这笔钱去疏通海关关系,具体用做什么,你一个女人不懂,也不需要知道。”

“靳言知道这件事吗?”我又问道。

“你不妨打电话问问。”他的语气更生冷了几分,似乎怒气一触即发。

我自然了解靳言对他的信任,也明白多米的傲慢多半是仗着靳言对他的那份优待与信任而已,所以他在公司一项目中无人惯了,这倒不单单是对我,即便是除了靳言之外的其他人,他也是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态度。

可是,我毕竟是靳言的未婚妻,他对我如此无理,按理不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行为。

“靳言不在,公司的一切由我做主。如果需要钱,必须写明具体的用途,并且只能预支一部分,剩下的金额凭具体发票报销。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不能因为靳言信任你,就轻易更改规矩。”我不甘示弱地说道。

他突然嘲笑似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渐渐朝我逼近,一步步把我逼到了墙角,不得不说,他纵使是这样一幅冷冰冰的模样,他的样子依然会令不少女人为之心动。可是他的眼睛里冒出寒光,似蛇的目光一般呲呲逼人。

“你信不信,我现在强奸了你,而你毫无办法。”他直视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多米!”我的嗓音有了微微的颤抖。因为他说这句话的眼神并非挑逗,而相反,他十分有恃无恐,他的眼神告诉我,他真的干得出这件事。

“怕了?”他冷冷撬起我的下巴,然后紧紧皱着眉头说:“签字!”

“这个字,我不会签的!”我依旧不甘示弱,我说:“多米,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直觉告诉我,你靠近靳言,绝非善意。”

“呵呵,”他冷笑了一声,“善意也好,恶意也罢,都不是你需要关心的。我的目标不是你,你最好离远一点。否则,不要怪我伤及无辜。”

“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你对我如此反感?为什么你会如此有恃无恐?”我反问道。

“因为女人,都很讨厌。”他突然手掐住了我的下巴,暴戾地说:“我恨不能现在就掐死你!”

“你妈也一样讨厌吗?”我冷冷问道。

“啪!”他十分迅速而突然地打了我一个耳光,他用了十分的力气,我的耳朵嗡嗡作响,我不敢详细他居然敢在办公室这种地方打我!

“你!”我捂着脸,瞪大了眼睛望着他。

“对!我打你了!你也可以去告诉靳言!我倒是看看……他会不会相信。”他说完,把手伸到嘴边轻轻吹了口气,又从口袋里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似乎打我一个耳光反而脏了他的手一般。

那一刻,我内心愤怒得无以复加。如果不是亲自接触,我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冷酷、如此暴戾、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

我一激动,反手从办公桌上迅速抓住了装订机,那一刻想都没想地往他的脑袋上狠狠砸了过去!

他打完我之后,双手插兜、神态自若地看着我,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攻击他,虽然他及时闪躲了,但是装订机还是敲到了他的鼻子。因为我当时愤怒,所使出的力气几乎是全部的力气,所以我这么一砸过去,他的鼻子瞬间血肿,许多鼻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像疯了一般主动攻击一个人,而这种暴力的唆使,是因为他用暴力引发了我的反击。

“妈的!”他狠狠地骂了一声,随后用手揩了一下鼻子上的鲜血,他猛推了一把,把我紧紧推在了墙上。那种力气之大,仿佛整个墙壁都为之震动了一般!

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他那一刻的表情似乎像是要吃了我一样。在我猝不及防之际,他狠狠地用头朝着我的头猛地撞了过来,我的大脑被他撞得嗡嗡作响,我的鼻子也瞬间流出了血!那一刻,我才发觉过来,这个男人究竟是有多狠绝!

“尝到同样的滋味了?”他掐着我的脖子,恶狠狠地问我:“你究竟是签还是不签?!”

“我不会签的!有种你打死我!”我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鼻孔里的血一滴滴地流到了我洁白的衬衫上,我想我一定是撞了邪,才会遇到如此让人崩溃的暴戾男人!

“打死你?呵呵……”他发出了一种让我毛孔悚然的笑声,随后他说:“打死你多没有意思,让你生不如死,那才叫有意思。”

“多米,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咬着嘴唇问道,生平第一次有一个人,让我有了一种恨之切齿的感觉。

“看着我……对……就这样……什么都不要想……集中精力……好……现我是靳言……对……你最爱的男人……吻我……”他拿出一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的意识突然渐渐迷糊起来,朦胧中感觉眼前的人变成了靳言,他正深情款款地望着我,像以前一样孩子气地要我吻他。

我的嘴不由自主地凑了过去,就在那一瞬间,有人推门而入。我的意识一下恢复过来,然而此时我正以一种无比主动的姿势亲在了多米的嘴唇上。无论是姿势还是角度,看上去都像是我在强吻多米,而这一幕究竟是如何发生的,连我自己都不得而知。

推门而入的人是公司的人事主管张丽,她无比惊讶地望着我们,随后手足无措、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敲了好久的门……对……不起,打扰了。”

说完,她飞快地关上门退了出去。我已经顾不上张丽的反应了,我瞪着眼睛无比诧异地望着多米,我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竟然是真的!

“你……你会催眠?”我喃喃地问道,大脑一片空白。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不过,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对我有意思了。怎么办,你想怎么负责?”他的语气是调情的语气,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带着一种死亡似的腐朽意味。

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像是从坟墓里走出来的一般,没有感情,没有一点点生命力。

“我不会签字的!”我依然坚守着自己的立场,即便知道了靳言和我的身边出现了一个这样危险的男人,我还是要誓死保护靳言奋斗来的这一切,不会轻易让人把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事业一点点腐蚀!

“看来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狠狠地说道,随后,他发出了一声来自地狱般的笑声,随后说:“你信不信,不管你签字还是不签字,这笔钱下午会如约到达我的账户?”

说完,他放开了掐住我的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我鼻青脸肿,鼻血还在肆意地流淌着,我悻悻地望着他的背影,怎么都不敢想象我和靳言的身边竟出现了一个如此危险的人!

他大力打开了我办公室的门,一瞬间,所有大厅的员工全部齐刷刷地望向了我们。他身上都是血,我身上也同样是血,所有人都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甚至连我自己,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十分恍惚!

我已经顾不得满是血的衬衫了,我冲到了财务主管的办公室里,我吩咐道:“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许私自给公司的任何一个人报销,你们听明白了吗?”

大家面面相觑地望着我,随后齐刷刷地冲我点了点头。我回到了办公室里,助理小蔡走进来,见我衬衫上都是血,却不敢多问一句,只是小声地说:“潘总,您是不是应该换一件衬衫?下午一会儿还有客户回来拜访。”

我点了点头,无力地坐在桌子上好一会儿,一想到接下来还有客户要接待,于是不得不起身迅速开车回家换了件衣服,化着浓浓的妆容来掩饰自己脸上的伤痕,然后迅速回到了公司,满面春风地等待着客户的到来。

等我接待完客户之后,财务主管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对我说:“潘……潘总,靳总吩咐了让直接给多总监转200万的款项,没说具体用途,这……这怎么办?”

还没等我说话,多米便双手插兜、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对我说:“钱我已经拿到了。潘总,你不能占了我的便宜,还对我公报私仇!你放心,下午你对我做的事情,我不会对靳言说的!”

就在这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上面赫然显示着“老公”两个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