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不再联系

他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就这么离开了。直到我出院,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他总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又无比干脆地消失,阴晴不定,难以捉摸。就在我认为他丝毫不可能对我这样的女人动情的时候,他又那么认真地许我以承诺;而就在我以为他会付诸一些行动的时候,他又干干脆脆地消失……

靳言,成为了我18岁这一年的劫难。此后我出院,直至年末,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的身影。

他真的如他所说,消失在我的世界,没有留下任何言语。我的心在几经挣扎后渐渐平静下来,不再有任何期盼,开始重新适应这平淡无奇的生活。

外出打工的第一个年末,H城再度飘起了鹅毛大雪,皑皑的白雪让整座城市银装素裹,外出的行人与车辆在这寒风瑟瑟中艰难地行进。流产后格外怕冷的我,在感冒反反复复之后,才最终咬牙为自己买一件打折的羽绒服来抵御这个冰冷的寒冬。

之前的这一段插曲让原本任劳任怨的我变得伤感,总是莫名其妙地掉眼泪,身体一天天地暴瘦,原本体重偏胖的我,一下暴瘦到了八十斤。脸日渐变小,原来不够立体的五官突然变得突出,下巴也日渐变尖,常常照镜子的时候,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年刚过,姐姐来向我辞别,她准备带着准姐夫孟长青回老家过年了。本来我们约好一起同行的,因为我临时决定留下来值班,所以这一趟我们期待已久的回乡之旅未能成行。姐姐感到遗憾之余,更为我觉得心酸。

她和孟长青为我买了很多年货,还特地为我买了一件过年穿的新衣。我推托不要,她便拉下脸来佯装生气,由不得我不要。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孟长青了,这个我记忆里的大哥哥曾经为了追姐姐,没少拿着各式各样的糖果来诱惑我骗姐姐出门。孟长青虽然是我的准姐夫,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我们早已变成亲人。

自从他读研以后,姐姐说他除了睡觉的时间几乎每天都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因为常年不见阳光,孟长青脸上的皮肤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白,再加上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更显得脸色苍白,人依然清清瘦瘦,看上去温文儒雅。

“姐夫好。”我甜甜地叫了一声。

他对着我温和地笑了笑,而我的手随即被姐姐拉着,姐姐眉头紧皱、十分心疼地说:“小妹,你怎么会瘦这么多?”

“是啊,瘦了好多。以前胖嘟嘟的小圆脸现在都变成瓜子脸了。”孟长青在一旁附和道。

姐姐悠悠地叹了口气,审视完我的房间之后,眉头皱得更厉害了。她从包里翻出了一张200元的购物卡,递到我的手中,对我说:“不管在外面过年还是在家里过年,跨年一定要开开心心的。这张购物卡是我做兼职的那家公司老总额外奖励的,我转送给你,你去买床舒适的被子,别委屈了自己。”

我床上现在铺着的,还是当年我刚考上高中时妈妈为我做的棉被,当时刚到H城的时候费了很大气力从老家背过来,被罩上一些细小的漏洞已经被妈妈缝补好,看上去虽然破旧,但是我常常清洗,所以还算整洁。可是,姐姐又怎么会认不出这床棉被陪伴了我多少年?

我再次推托不肯要,姐姐于是发了脾气,她说:“出门在外不能让人看笑话,咱们别的可以委屈,但是床一定要睡得舒服。这床被子这么多年了早就不暖和了,你赶紧去买一床新的来!年后回来我可是要来检查的,要是没有买新被子,姐姐以后可懒得理你了!”

我鼻子一酸,忍不住拥抱了姐姐一下,默默地把卡收下,不再多说什么。姐姐见我收下了,这才拉着我坐下来和我聊了许久。后来,孟长青又帮着我把房间里的电线、水管之类的东西修缮了一下,两个人这才离开了我的住所。

送别了姐姐,感受了姐姐和姐夫的一番情意,我孤身一人更觉得凄凉。小画早早回家去了,小雪前两天也返乡了,原本拥挤的房间一下变得空空荡荡。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居然会有人来敲我的房门。姐姐和孟长青已经走远,这眼看就已经天黑了,会是谁呢?

会是他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转而又把自己油然而生的念头给彻底否定了。

他怎么会想起我呢,听说他早就和沈紫嫣复合了,听说他们一起出了国并且即将在国外留学,听说他们两家已经准备订婚了……我自嘲地笑了笑,明知道不会再有可能,可是当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心里居然依然满怀着希冀。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快步走到房门口,却迟迟不敢开门,直到敲门声更加急促地响起,我这才鼓起勇气打开了门。门一开,站在我面前的人让我大感意外。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