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掐架

目送靳言走后,刑风笑了笑,开着车带着我往我家的方向开去。路上,他主动先说话了:“小书,这几天你收拾收拾,我让他们给你腾出宿舍来。”

“不搬可以吗?”我苦恼地问道。一想到搬家我就头疼。

“可以啊,你保证每天职业装加淡妆,按时上岗就好。不过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搬过来,公司宿舍的条件还可以。”他又说。

“好吧,那我和小雪说说看。”我有些为难地说道。

自从我答应去刑风的公司上班后,小雪对我的态度便开始有些淡漠。她喜欢刑风,虽然她愿意“让”给我,但是一想到我这么快就能去刑风的公司上班,我想她多多少少会有些许不快吧。虽然她并不知道,其实这一切根本就与刑风无关。

我回去的时候,小雪和小画正在家里用电磁炉煮火锅,许颂和张誉也过来了。当我进屋坐好,他们才告诉我这是庆祝我第一天上班而特意准备的夜宵。

我被他们这突然的张罗弄得有些莫名的感动,原以为小雪和小画都对我颇有微词,可现在才发现,是我把她们想得太不宽容了。

这天晚上我们一直聊到了夜里的十一点多,小雪本就是一个善于活跃气氛的女人,小画天性活泼,许颂幽默风趣,有他们三个人在场,场面哪里有冷场一说。小雪在风月场所工作了那么多年,早已积累了丰富的谈资,即便在这帮大学生面前,她也照样夸夸其谈;许颂虽然是天之骄子,却从未见他对小雪和我的工作有何排斥,他一直以平常心对待我们,像小画一样叫我们姐姐;张誉整场聚会大多时候都是一个劲地傻笑,时不时被小雪过于露骨的玩笑给逗得满脸通红,但看得出来他是开心的;而我,我大多数时候都是微笑着看着他们笑闹,心里却琢磨着该怎么告诉他们我要搬走的事情。

后来,就在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准备散场的时候,小画感慨了一句:“这样聊天真开心,咱们以后每周组织一次这样的聚会吧!”

“好啊,那我可以再叫几个同学一起,到时候吃完火锅还可以打牌,反正周末大家都特别无聊。”许颂附和道。

小雪一向很喜欢跟这帮大学生接触,听他们这么说自然热切附议。我心想如果再不开口就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于是脱口而出:“今天我们公司刑总让我以后搬到宿舍里去住,这样上下班方便一些。”

我话一出口,大家先是愣了愣,我原以为他们会反对,没想到他们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他们都支持我搬去宿舍,这样可以省下来一笔租房的费用,何乐而不为。

我顿时大喜,感觉压在心头的石头一下卸了下来。于是几天后,我搬进了公司为我安排的宿舍里。

公司的员工宿舍比我想象得优良很多,虽说两个人一间,但是之前的房间都已经住满,人事部直接为我安排了一间只有主管级以上员工才能享受的单间,据说这是刑风的意思,让我深感诧异。

宿舍的名字叫做“国强公寓”,里面的格局也是公寓式的格局,二十平方米的面积,一张单人床,一张电脑桌,一个衣柜,一个独立卫生间,电器齐全,还设有一个小小的厨房,干净整洁,光线良好,看上去十分精致,比我原来的住宿条件好了许多。

我搬家的那天是周六,小雪和小画帮我一起把行李搬到了宿舍里。当看到这里优越的环境时,小雪第一个发出了尖叫声:“我的天!刑风对你也太好了吧?这么好的房间让你一个人住?”

“是啊,这哪里是宿舍,这比我们学校最高级的宿舍还要好,而且电器家具都是崭新的。姐,你上辈子烧高香了吧?”小画也连连称赞。

于是,刚搬进来的第一晚,她们两说什么也不走了,非要留下来和我同住一晚。公寓的床特别小,好在我们三个人都很瘦,虽然睡得拥挤,但好歹都能睡下。

睡前,小画突然问我:“姐,住你隔壁那女的是干什么的?看上去就让人不爽,鼻孔朝天,好像很瞧不起人的样子。”

“我隔壁?”我顿时诧异起来,我刚刚搬进来,压根不知道我隔壁住的都是哪些人。

“恩,我也看见了。刚才上楼的时候碰到,很冷漠的问我们怎么会出现在你们公司的员工宿舍里,我们说是你的朋友,她一下就拉下了脸,然后屁股一扭一扭地回她自己房间去了。那女的长得还行,就是看上去很骚的,一看就是那种喜欢勾引人的骚货。哎,这种人最适合去我们那儿上班了,怎么人家就偏偏命好还能跑到你们这儿来当个小白领呢?”小雪嘴巴一向很损,除了她认定的朋友之外,男人在她眼里一概都是“小瘪三儿”,女人在她眼里一概都是“骚货”。

我隐隐猜到隔壁住着的女人是谁,我在这个公司上班几天以来,除了刑风的秘书何诗盈和我现在的同事梁晓静打扮比较出格以外,大多女同事的穿着打扮都比较中规中矩,毕竟是建筑行业,无论是销售还是工程师都时不时要往工地跑,打扮得太过妖娆在工地上并不适合。

我想她们两个人之中,能有资格住单间的应该就是何诗盈吧。从我进公司后,因为刑风对我的分外照顾,何诗盈已经把我视作很大的威胁,可是鉴于我的穿着打扮过于朴素,她又无法把我当做对手相待。所以她对我的态度,一直都无比地淡漠,就连偶尔对我传达刑风的指令,都基本是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样。

“她是刑风的秘书,跟着刑风很多年了,是刑风的得力助手。”我说。

“哎呀,原来是小蜜。怪不得看你那么不爽,一定是觉得刑风对你很好不开心了吧?”小雪无比讽刺地说道。

“这样的女人刑风也要,什么眼神啊!我看她还不如小雪身材好呢!”小画愤愤不平地说道,倒是把小雪说得乐不可支。

她们两一下便闹腾起来了,互相打趣着对方,欢笑声一浪高过一浪。不一会儿,我们的房门被人用力敲响。

我连忙让她们两噤声,随后跑到门口打开门,只见何诗盈大冷天穿着一件银色真丝睡衣,拖着棉拖,抱着双手站在门口冷冷地说:“潘如书,这里是公司宿舍,不是夜店,麻烦请你管好你的朋友。”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里隔音效果这么不好。”我连忙道歉。

没想到,一直脾气暴躁、为人直爽的小雪这时候冲了过来:“哟,这里不是夜店,您这身打扮倒是很像在夜店上班啊。你谁啊你?我们在自己房间说话,你管得着吗?”

小雪在本色娱乐会所一向以打抱不平而闻名,她在H城里人脉极广,总有人站出来挺她,所以她早就练就了一副有恃无恐的个性,她不是那种能够忍气吞声的人。我连忙扯了扯她的衣袖,示意她不要说下去了。

她的话把何诗盈气得发抖,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地说:“你这人有没有素质啊?潘如书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以后像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少往我们公司宿舍里带,别败坏了我们这儿的风气!”

这话简直戳了小雪的脊梁骨,小雪顿时暴跳起来,说出的话更加尖酸了:“哎哟喂,真是耗子泡米缸,真当自己是米老鼠了!就您这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想败坏风气还不够资格呢!我看您也别拿腔作势了,您也不过就是个小蜜而已!要说败坏这公司的风气,我这个外人可不够格,倒是您,别一粒老鼠屎,坏了这一锅汤!”

小雪的话何止让何诗盈当场气得昏阙,就连我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我之前只听说过小雪骂人的功夫火候十足,但从未亲身经历过,今天算是彻底领教了!

小画当场忍不住地笑了起来,这一顿高分贝的骂声也让同一楼层的所有高管纷纷打开门探出头来看是什么情况。何诗盈这样的姑娘向来颐指气使惯了,在公司因为她是总助的关系大家都让着她,可真遇上泼妇了哪里是对手,被小雪这么不留情面地一骂,顿时就架不住了,脸色一黑,拿出电话来就威胁我们要打电话给刑总。

小雪更加得意了,干脆双手叉腰站那儿,指着何诗盈说:“你打啊,让刑风来给你说说理!我告诉你,你们老总刑风还是我朋友呢,刚前几天喝过茶!你打电话让他过来吧!我也想听听他对于自己的秘书不分青红皂白就侮辱别人的人格持什么样的看法!你既然说我不三不四,那你们刑总和我交朋友,岂不是也物以类聚?你倒是可以问问他,看他是不是也不三不四!”

小雪的话掷地有声,别说何诗盈,连我都完全被唬住了。其实我也摸不准假如何诗盈真的把刑总叫来了宿舍,刑总会对这件事有怎样的看法。可是小雪完全就是一副要“吃”了何诗盈的模样,何诗盈完全没了辙,悻悻地放下了手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