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我没有想过爱你

“你能帮他?”我不禁诧异,觉得他微微有些夸大其词,我于是问道:“你能怎么帮?”

“至少政府关系这一块,我能帮上忙。你知道我姨夫是谁吗?”他边说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还随着音乐有节奏地跳跃着,显得十分惬意。

当初从知道他父亲真正的身份起,我便明白他并非外表看上去那么普通。听到他这样略微带点儿炫耀的语气,我本能地心里有些反感,又禁不住好奇,于是问道:“是谁?”

“我姨夫姓崔。”他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姓崔……他这样志在必得的语气,又提到姓氏,是谁自然不言而喻了。我心里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父亲的身份已经十分重量级,他姨夫的身份竟更上一层。

“是他?”我试探性地问道。

赵秦汉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你说我能不能帮忙?”

“就算你能帮忙,靳言也不会接受你的帮助的。”我说。

“不需要他接受,你领情就好。”赵秦汉笑笑地看着我,眼神格外温柔。

“不用了。”我内心挣扎了几秒,还是拒绝了。

“那也没事,”他依旧不以为意,“那以后你在H城有任何麻烦,找我便是,我可以帮你摆平。”

“听上去好威风。”我听到他这样的语气,忍不住语气中带着一丝微微的讥讽。

“你啊,”他哭笑不得,“你总是把我往不好的方向去想,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像这些关系,我只告诉过你一个人。”

听他这么说,我微微愣了一下。不过想想,他当初在Z大的时候的确一直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倒是从没有人知道他家的根基竟这么深。

“那看来你这一生的路都安排好了吧?”我说。

“是啊,从我出生起,我爸就为我铺好路了。没办法,身不由己。”

“这或许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你却觉得身不由己。”

“无数人?你就没有啊。你好像自从知道了我爸的真实身份,就一直刻意疏远我。我明白你的顾虑,其实你多虑了,我家是很民主的家庭。”赵秦汉说道。

其实他并不知道,我对他的反感并非因为他的家世,而是他后来或多或少利用了他对我的专一来为自己营造形象,这是政治家才有的作风,太过虚伪,我无法苟同。

我们就这样一路闲聊到了餐厅,他把我带到了一家十分高级的餐厅,带着我进入了一间包厢。当我进入包厢时,却发现包厢里空无一人。

“你不是说顾阿姨在饭店等吗?”我十分诧异。

“噢,刚才我妈给我发信息,说我大姨打麻将三缺一,临时把她叫去了。”赵秦汉说完,连忙拿出手机短信给我看,似乎为了力证自己没有说谎一般。

我心里涌起一股本能的不悦,我心里隐隐觉得或许顾阿姨只不过是他想请我吃饭的借口,可是他掩饰得如此天衣无缝,顾阿姨的短信内容也的确对我表达了歉意,这让我将信将疑,一时竟不知道自己该生气还是不该。

他示意我坐下来,拿起菜单娴熟地一口气点了好多菜,我接过菜单一看,只见菜单上的菜都昂贵得离谱,可是他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

“你还叫了别人?”我不由得问道。

“没有啊。只是毕业后我第一次请你吃饭,当然得隆重一点。”他笑着说道,随后脱下了军装放在一边。

“穿着军装这么铺张浪费好吗?”我没好气地说道。

“没事,这店自家人开的,不担心的。再说了,我在部队一年到头用不到钱,今天难得这么开心,铺张浪费点也没什么,只要你能开心一点就好。”他笑着说道,语气听上去格外真诚。

不一会儿,偌大的圆桌上便摆满了各类精致的菜肴,这样的情景让我不禁想到了我和靳言的从前。从前他也是这样,无论走到哪儿都喜欢点一大桌的菜,明知道我们根本吃不完,可是他却执意这样做。直到后来我们真正在一起了,他这样的习惯才慢慢被我纠正过来。

我不由得再度伤感起来,想到他那样淡然的语气,想到他憔悴的面容,想到他独自去面对那些纷纷扰扰,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下来,一大桌美食在我面前,我也没有想吃的胃口。

赵秦汉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让我多吃一些,见我筷子都没有动过,他似乎知道我的心事一般,对我说:“我知道你想他了,对吧?”

“嗯。其实今天你真的不应该请客的,我根本没有吃东西的心情。”

“我理解,”他一副懂得的模样,他说:“不过你其实没必要担心,身为男人,哪个人不需要经历点大风大浪才能真正成熟呢?如果他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男人,我想他能扛起来的。”

“他当然能。”我语气坚定地说道。

赵秦汉听到我这样的语气,顿时知趣地笑了笑,他说:“好,那就算我说的太懂,我自罚一杯。”

“你别喝酒了,不是等下要开车?难道你们知法犯法么?”我虽是玩笑话,可是在面对赵秦汉的时候,始终有些话里带刺的意味。

“没事,我可以叫司机开。”他依旧笑着,随后说:“你心情不好,要不要喝一杯?想到大学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光了,那时候我们的关系多好。”

“人总会长大,总要往前看。”我说。

“小书,我们还能成为朋友吗?”他不是听不出来我语气中的淡漠,但是他还是执意如此。

“如果你始终把我当成你要攻破的壁垒,那么我告诉你,你一辈子都别想得逞。我不会爱上你,这一辈子没有可能。至于朋友,不是有人说过吗?异性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你始终把我当成目标来看待,我们之间又怎么会有友谊呢?”我语气尖锐地回答道。

“呵呵,”他做了一个捧心的手势,他说:“你知道我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来见你吗?不是怕你,而是怕这种心痛。你真的不懂我对你的感情。如果你对我,肯花对靳言百分之一的心思来了解,你一定不会这么想我。”

“我的心都给靳言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容下任何一个人。不管他在不在,这一辈子我的心只会给他。”我凛然地回答道。

“我究竟哪里不如那小子?小书,你为什么会对他那么情有独钟?”赵秦汉的语气里有了一丝丝的愠怒,但他在拼命克制。

“不是比得上比不上的问题,而是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爱你。”我见我们谈崩了,于是站起来准备离开。

赵秦汉猛地拿着红酒瓶一口气喝了大半瓶,随后在我身后大声地说:“潘如书,你伤得我有多重,你知道吗?”

那一刻我心里有一丢丢的心软,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他继续在我身上浪费任何心思。

我心里默默地对赵秦汉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无心伤害,只是感情容不得多情。”

对一个人专情,便意味着要对另一个人冷漠。爱情从来都是自私的。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里,我不知道我的行为对赵秦汉的伤害有多大,我只盼他从此别再来找我,就这样忘掉我吧,我的心只想为一个人等候。

可是,赵秦汉的个性,偏偏也是一条路走到黑的性格,就算我这样伤他,他还是给我发来了短信,他说:“小书,我的心不会变,不管你怎么想我,不管你对我有多少误会,不管你有多爱另一个男人。没有关系,我会一直等,等到你足够成熟的那一天,等到你足够明白的那一天。我相信你会选择我,因为只有我,能给你一生安稳的幸福。”

我既无语又无奈,我没有给他回短信,因为我觉得该说的都说了。他如此聪明的一个男人,明明知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为什么却要如此偏执。我想不通是为什么,索性不再去想,认认真真地做我的工作。

几天后的下午,快要下班之际,我接到了刑风的电话,刑风问我:“小书,你最近和靳言联系了吗?”

“没有。怎么了,哥?”我连忙问道。

“下午打了他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所以我问问你。”刑风有些担忧地说道。

“不会吧?”我一听心里也急了起来,联想到他之前对我所说的那些话,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会离开这里了吧?”

我一想到这里,不禁“咯噔”了一下,难道他竟不辞而别了吗?!怎么可能?他能去哪儿?他现在这样的情况,会去哪里呢?

“我再联系看看,你别着急,一会儿下班了过来我这边找我。”刑风吩咐完,急忙挂掉了。

挂掉电话后,我的心七上八下地跳了起来,连握着鼠标的手都开始颤抖。这时候,邮箱提示自动弹了出来,不经意间我看到了标题上的“老婆亲启”四个字,那一刻脑海天旋地转,忙不迭地打开了邮件。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