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山雨欲来

平静地说完电话,靳言把电话挂掉了,脸上的神色平静地出奇,我大气不敢出一声地看着他,完全掩藏不住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靳言,你这是……?”大姐诧异地问道,有些相信又有些怀疑,“你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只是一种手段?”

靳言微微一笑,然后说:“你通知那位陈警官吧,我已经想好了。”

“真的?”我和大姐一时都有些喜出望外。

“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不想她再出现,威胁我们所有人的日常生活了。”靳言淡淡说道,随后下定了决心。

“好,我这就给陈警官打电话。”大姐当即掏出电话,打给了那位调查负责人,目前他们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只是靳言母亲狡兔三窟,并不好对付。

通知了陈警官之后,大家心里都是一片黯然。刑风走了过来,我想让刑风和靳言好好聊聊,或许有些感受我作为女人未必有男人能懂,于是我和大姐一起去了厨房。

温婉贤淑的许阿姨一直在厨房里忙碌着,对于她而言,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靳言的父亲苏醒了,一家人经历了这么久的艰难终于熬出了头了,从此家里又有了男主人了,她沉浸在这样细碎的小幸福里,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里,手中的菜肴一盘盘格外精致,她并不知道就刚才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我们在房间里聊了些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当然,我们不会告诉她。

有时候,做一个平凡的、无知的小女人,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我和大姐换上了热情的笑容帮着许阿姨的忙,三个女人在厨房里聊着琐碎的家常聊得津津有味,那一刻我忽然明白靳言父亲为什么在那么漫长的岁月里宁愿独自承受那些暗黑的痛苦也不愿意悉数施加在亲人身上,的确有些痛苦因为太大了,所以宁愿一个人默默咬牙忍受,也不愿意被最亲的人分享。因为一份痛苦若无法解除,与其形成两个人的压力,倒不如自己拼一拼,扛过去,换最爱的人的幸福。

靳言父亲是如此,靳言某些方面也像极了他,只不过他从前被父亲保护得太好,所以年少的时候身上少了些担当多了些顽劣,可是如今,他已经渐渐学会了承担了。

很快,许阿姨做了一大桌的菜肴,大家都上了桌,靳言两个刚刚成年的双胞胎弟弟也回了家。

他们一直在H城的某所私立贵族高中上学,学费很昂贵,一直是靳言负责承担。靳言的大弟弟名字叫做靳凡,二弟叫做靳飞,虽然同父异母,但是和靳言都极为相像。小时候他们两都有些婴儿肥,看上去不是很像,如今上了高中突然突飞猛涨,乍看之下竟和当年的靳言尤为相似,同样是高高瘦瘦的个子,眼神同样的清冷凛冽,同样的白皮肤,让人不得不感慨基因的强大。尤其是靳凡,和靳言18岁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让我有一种时光穿梭的感觉。

“天啊……简直太像了!”我忍不住走过去抱了抱靳凡,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你干嘛?”靳凡的腔调和当年的靳言都格外想象,他的这一句“你干嘛”,话语里透着清清冷冷的味道,让我简直恍惚。

“靳言,你两个弟弟比你当年还要帅呢!”我花痴地喊起来,原本阴郁的心情,在看到这两个小鲜肉之后突然变得通透起来。

他们两穿着同样的韩式校服,清清爽爽干干净净,黑西服白衬衫衬得两个人的皮肤格外地白,靳凡酷酷的比较像靳言当年的模样,靳飞却完全是另外一种个性。靳飞尤其活泼,一入座就兴奋地说个不停,得意地告诉我们他们在学校的趣事。

靳言父亲望着这么一大桌人坐在一块儿,他显得特别地欣慰,他慈祥地看着靳飞,又看看靳凡,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靳言的身上,缓缓说道:“你两个弟弟终于长大了,等他们上完大学,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是啊,这几年靳言为了这个家,太累了。”许阿姨跟着说道,随后拿起酒杯向靳言敬了一杯酒,“阿姨很谢谢你,虽然我来这个家的时候你已经长大了,我没怎么照顾你,你却一直这么尊重我。我岁数没大你多少,你如果不介意,以后就和飞飞、凡凡一样把我当妈妈吧,我对你们的心是一样的,只要你们都过得幸福,我就安心了。”

靳言愣了一下,随后他笑着拿起酒杯,和许阿姨一起喝了一杯。靳言伸出双手,一只手搭在靳凡的肩膀上,一只手搭在靳飞的肩膀上,随后笑着说:“这两个傻小子,终于长成帅哥了,从小到大都那么胖,我还真担心他们长残了,哈哈……”

我知道他在故意转移话题,他不想让自己的心情沉重起来,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跟着笑了起来。只是他没有回应许阿姨的话,许阿姨的眼神里一丝浓浓的失落一闪而过,但随后她便释然地跟着笑了起来。

大家都默契地回避了一开始那个沉重的话题,全身心地感受着这一场久违的家庭聚会,听着两兄弟聊着他们这个年纪的趣事,突然发觉不知不觉我们的青春已经所剩无几了,从前在毫无能力的时候总幻想着长大后的种种际遇,如今尝过了生活的滋味后,看着他们这样鲜活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忽然惊觉青春的时光是那样美好。

这一场别开生面的家庭聚会,唤醒了靳言内心本已迷失的那一份宁静,回家的路上,他拉着我的手,我们从许阿姨那里一路牵着手散步走回去。

我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散步过了,也积攒了太多太多的话想说。

“不知不觉,弟弟们都这么大了。今天看到他们,我都吓了一跳,好像突然就从小孩变成了大男孩的感觉。”靳言淡淡说道。

“嗯,不知不觉我们都不再年轻了。”我笑着附和,“记得那一年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小学生,圆头圆脑,憨态可掬。”

“今天晚上的聚会对我而言特别有意义,我突然明白人活这一辈子究竟追求的是什么。”靳言说。

“哦?说说看。”其实,即便他不说,我也明白他心中所想。

“晚上的幸福,是那个女人穷极一生都得不到,我突然觉得她特别可怜。她得到了数以万计的财产又如何,她有那么多房子,可是她真正能住的有几个地方呢;她有那么多的珠宝,可是戴在身上又能戴多少呢。游轮,金钱,珠宝,房子,豪车,无数的保镖……其实都无法填补人内心的空虚。在海上的时候,她对我说,她岁数越大,便越觉得孤独。”靳言感慨地说着,手紧紧握住我的手。

他又说:“你知道吗?我差点儿迷失在她给我的海市蜃楼里了,可是,因为你的爱,因为有父亲从小到大灌输给我的仁义思想,我扛住了她源源不断的攻势。在游轮上,她给我看她的信用卡余额,她给我看一整箱的宝石,她给我看她在世界各地的房产证,给我看成箱成箱的美币,一开始我真的很心动,我必须承认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抵挡金钱的攻势,可是在游轮上,当我最后还是拒绝的那一刻,我为自己特别骄傲。那时候我就在想,小书所要的男人,不是一定要大富大贵,但一定不是一个唯利是图、为富不仁的人。”

“你明白了就好。”我欣慰地一笑,忍不住停下脚步,勾住他的脖子,笑笑地凝望着他。

“我只明白一点,我不能也无法失去你,你才是我最重要的财富。”靳言说道。

“真的吗?”我看着他,主动吻了下他的唇。

“嗯,”他点了点头,他说:“小书,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们就结婚吧。连小凡和小飞都长大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再不娶你做我的新娘,就真的晚了。”

“所以你现在这样是在求婚?”我狡黠地笑道。

他连忙摇头,他说:“当然不是,等一切都结束了。如果,我能熬得过毒品的煎熬的话……”

他的语气变得怅然起来,他说:“这几年生活变得惊心动魄,起起落落,浮浮沉沉,枪子挨过了,毒品也染上了,还有糖尿病,除了你,没哪个女人能这么陪在我身边了。这么想想,这么多年得一个女人不离不弃在身边,是一种多么大的幸福。”

真的是好难听到他如此感慨,听得我像是喝醉了一般,迷醉在他的语气与神情里。

“晚上我看许阿姨望向父亲的眼神,我像是突然看到了许多年后的你。父亲以前英俊潇洒,许阿姨也是这样的眼神;如今父亲苍老憔悴,许阿姨的爱意依然不减。父亲得许阿姨,才有了他成功苏醒的奇迹;而我,有你,这些风雨又有什么大不了!”他握着我的手,无比虔诚地在我的手背上深吻了一下。

“能听到你这些话,我想我死也可以了。现在就让我死吧,我觉得已经很满足了!”我陶醉地眯起眼睛,笑嘻嘻地说道,把头一歪,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

突然,耳边像是被蜜蜂强烈地盯了一下一样嗡嗡作响,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下意识伸手一摸,发现手上都是血,下一秒靳言便拉住我的手,飞速闪身进入了一条巷子中。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