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我没有再碰过别的女人

我不禁沉默了。回到原点……一切还能回到原点吗?

他见我趴在他的背上并不说话,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明明已经精疲力尽却执意背着我狂奔到停车的地方,当把我放入车里的那一刻,他瘫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心疼地看着他,他气喘吁吁地大口喘着粗气,他用力解开胸前衬衫的两颗纽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明白你在顾虑什么,我刚才已经没有力气了,可我依然背着你跑了一千米。潘如书,我就想告诉你,只要人想在一起,就一定会有办法可以在一起!以前并非是我们不能在一起,而是你我都下定不了决心!”

他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钻进了驾驶室,当他坐下来准备发动车的时候,我看到他的双腿都在微微地发抖。

“走吧,我先带你去换衣服。”他说完,发动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把我带到了一个我们曾经无比熟悉的地方。

“这里……”当他推开门,我看到房间内一切的摆设如旧的时候,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一切虽如旧,可是桌上和镜子上却明显有一层薄薄的灰尘。他应该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对啊,这里。”他喃喃地说道。

“我以为你会把这里卖掉。”我说。

他扭头看了看我,笑了笑,他说:“我本来是想砸掉的,可是我下不去手。”

“可是你也没有来过这里,你看桌上都是灰。”我又说。

“我来做什么?来找不开心吗?潘如书你也太过分了!你竟然敢把男人带到这里来!”他狠狠瞪着我说道。

我低下了头,一时哑口无言,不禁想起那一天……房间里的一切都还是那天的样子,凳子是倒着的,床上的被子是凌乱的,仿佛就像刚刚昨天发生那样。只有桌上的灰尘,隐隐透露了时间流逝的痕迹。

“你该报复我的不都报复过了吗?”我苦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

“你先换衣服吧,我找找看还有没有睡衣。”他打量了我一下,大概意识到我还没有换衣服,于是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衣服。

从前他为我买的那些睡衣都还在,还有没开封的。他找到后丢给了我,我二话不说地去了洗手间洗完澡,然后换上了睡衣。

等我走出来的时候,他正打开门通着风,把被子拿起来抖了又抖,然后一脸嫌弃地说:“都是灰啊,怎么睡。”

“睡什么睡,谁要和你睡,我回家了。”我说。

“你刚才不是说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吗?来吧,今晚我们好好谈谈。首先第一个问题,你怎么没有和那个张誉在一起?”他见我要走,连忙把梳妆台前的凳子扯过来坐在了门口,一只腿盘在另一只腿上方,神情严肃地问我。

“你拷问犯人吗?”我哭笑不得地坐在床沿边上。他把门窗都关好了,打开了空调,房间里渐渐升温。他直接脱了外套,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却只扣了一个口子,坐在凳子上一副痞痞的模样。

“快点回答。”他凶我道。

“过去的事情我不想提了!”我倔强的劲头又上来了。

“潘如书你知道那对我很重要!我出国想了一年,越想越不对劲!你必须告诉我真相!”他急得吼道。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为什么故意挖苦我讽刺我?”我气呼呼地问道。

“我心里来气!”他气得喊道,又说:“你怎么好端端又突然变成大一新生了?这过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你呢,你不是去国外了吗?为什么才一年多就回来了?”我也准备了好多问题想问他。

“还有,你为什么选择Z大上学?你为什么又和那个什么赵秦汉在一起?到底谁给你钱让你读书?”他心里也有好多好多的问题。

我们谁都不肯让步,都不停地发话,却没有人先妥协先回答问题。我们就这样僵持着,彼此问着问着都生起气来,他恨得牙咬咬,一下把我扑倒在了床上,他摁住我的双手,愤愤地说:“你要是再不说,我会想办法让你开口的!”

“你敢!”我依然毫不示弱。

他直接扯开了我睡衣的领子,我一大片肌肤瞬间裸露在他面前,他说:“你就看我敢不敢!”

“你是不是只会用这种方法让女人屈服?难道你对沈紫嫣也是这样吗?”我不为所动,反而话语里对他带着浓浓的讥讽。

他一下败下阵来,悻悻地把我的衣服扯了回去,躺在我的身边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想告诉你。潘如书,从认识你之后,我没有再碰过别的女人。”

他躺在我的身边,头挨着我的头,我的头还枕在他的手臂上,他的语气那样的惆怅,我没有扭头看他的表情,可是无论这句话是真是假,我的心都被震动了。

我悻悻地好大一会儿没有作声,我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迫切,他终于忍不住开口,轻轻地问了一声:“你呢?”

“我……”我迟疑了一下,然后悠悠地回答了一句:“我当然……有过别的男人。”

那一刻,他像中枪的豹子一样突然弹了起来,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激动了鼻翼飞快地颤动,他几乎控制不住要打我,可是他没能下得去手,却带着哭腔问我:“好……很好。是谁?我想知道是谁!”

“前一段时间,”我顿了顿,然后缓缓地说:“有一天晚上我和学生会的人一起吃饭,中途我去洗手间,突然被一个蒙面人给偷袭了……他亲了我,还摸了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有过别的男人,所以……”

我明显听到他大松了一口气,这让我心里一下有了底,他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喜色,他语气急促地问我:“然后呢?你居然没报警?你是不是爱上那个蒙面人了?”

我一时气急,直接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学他一样使劲掐住了他的脖子,我说:“好啊你!你还不承认那是你?那个神秘人和蒙面人都是你对吧?靳言,你有这么爱我吗?你干嘛要那么无聊?!”

我掐他的时候是真用了力气,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大得过他,他一下就把我的手脚治住了,翻身压在了我的身上,还得瑟地朝我吐了吐舌头,用一副无比得意的语气说:“那又怎么样?你不是应该觉得荣幸吗?你个贱女人!你居然说你没有爱过任何人!你是不是欠揍?是不是想我抽你一顿?还是让我以实际行动让你回味回味爱上我的滋味?嗯?”

“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就什么都不告诉你了!”我用力挣扎着。

他果真放开了我,却趁我不备故意挠我的痒痒,我被他弄得咯咯大笑根本停不下来,他得意地问我:“说,你爱过谁?给我认真回答一遍!”

“没有没有没有!”我大声喊道。

“居然还不老实!”他龇牙咧嘴一脸坏笑,继续贱贱地挠我痒痒,我再也受不了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句:“好,好,我求饶!”

“爱过谁?”他干脆地问道,手依然不规矩地在我身上游走。

“爱过一个混蛋。”

“那个混蛋是谁?”

“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故意装蒙面人占我便宜的混蛋。”我笑着喊道,眼泪都笑出来了。

他大笑不已,他说:“除了我和蒙面人,还有哪个男人占过你的便宜?回答我!”

“没有啦!”我再也无力招架,于是只能求饶。

他这才放过了我,激动地紧紧抱住我,依然不敢置信地问我:“你真的这两年没和男人睡过?”

我一下推开了他,我说:“你要是再问一句这种话,我就走了!”

我突然黑了脸,心里一阵难过,我说:“你根本不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人永远都不是你!靳言,坦白说我都不知道爱你什么!你就是个混蛋!你差点把我毁了你知道吗?!”

我本来没想生气的,可是话赶话喊出来的那一刻,眼泪居然也流了下来。我突然意识到或许过去的那些伤痛只是随着时间隐匿了下来,但却从未淡化过。不然,我何以突然如此难过?

他被我的眼泪和话语怔住了,他怔怔地望着我,他说:“小书,那你发生了什么?我走之后你发生了什么?”

他忍不住伸手过来抚摸着我的长发,见我的眼泪一滴又一滴地往下落,他再也忍不住地把我紧紧抱在了怀里,他哽咽着说:“你以为我好过吗?我没有一天不想你,我每天都在回忆我们的曾经。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国吗?因为去了国外我才意识到我依然忘不掉你。小书,过去我以为我不过把你当成一个人的影子。可是后来我渐渐明白,不,你不是影子,你就是你,我真正爱的那个人,就是你,潘如书。”

“刑雨对吧?我都知道了……”我躺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道。

他一下松开了我,紧张兮兮地问我:“你怎么知道?谁告诉你的?是刑风吗?是他告诉你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