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紫嫣姐

小画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我,我也看着她,她顿时目光有些惧怕,不知道是怕我还是怕沈紫嫣。

“有什么事我和你谈,你别牵涉我妹妹。你们做闺蜜是你和小画的事情,希望不要和咱俩的事情搅合在一块。”我直视着沈紫嫣,一字一句地说道。

沈紫嫣端详了一下我身上的套装,眼神里微微流露出诧异:“最近被人包了?居然穿得起范思哲了。”

我微微一笑,假装听不懂她话语里的讽刺,见小画还站在原地,我又对小画说:“小画,你先回去,我的事情之后再和你解释,我不会让你为难。”

“不会让我为难?”没想到我的话却让小画来了脾气,“不让我为难,你怎么突然不告而别?不让我为难,你怎么总是做事莽莽撞撞不计后果?不让我为难,为什么你不第一时间找我告诉我你到底在哪儿?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妹妹吗?”

“我……”我自知理亏,一时哑口无言。

“可见她根本没有把你当妹妹。小画,你还不如认我做姐姐,我家还有好几个Gui的包没用呢,我知道你一直很想要今年刚出的最新款。”沈紫嫣笑意盈盈地说道,望向我的目光里充满敌意。

小画眼里顿时流露出一丝艳羡的目光,她顺着话茬问道:“紫嫣姐,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她毕竟是我老家的姐姐,我不能对她太过分。”

一句“紫嫣姐”,竟让我无言以对。我知道从小到大小画便有着强烈的虚荣心,可是我不敢想她为了自己的那点儿虚荣,愿意这样去讨好一个根本不是真心对她的女生。

“这是怎么了?小书,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顿时这闹哄哄的场景一下安静下来。

大家自发地让开了路,刑风和小雪一前一后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刑叔,你认识她?”没想到沈紫嫣也认识刑风,而且竟然称呼他为叔叔。奇怪的是刑风虽然看上去颇为老练成熟,但也不过就三十岁上下的光景。

“这是怎么了?小女生之间闹别扭?”刑风微微一笑,站在我旁边,边说话,边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似乎故意制造一种我与他亲昵的假象。

我知道他在帮我,内心虽然抗拒,但是我并没有拒绝。

“没有,呵呵,刑叔怎么在这里?刚才也不说一声,我好过去打声招呼。”沈紫嫣对刑风还挺客气,一直以晚辈自居。

刑风依然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他淡淡地说:“我正和小书还有小雪一起吃饭呢,突然小书人就没了。过了这么久还没发现,我只好找到这里,没想到她还真在这里。小嫣,小书是不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没有,小女生之间的一点儿不愉快,刑叔就别计较了。既然是你的人,你带走就好。”沈紫嫣满脸堆笑,极力否定,但与此同时,她望向我的目光却如同毒蛇吐丝一般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狠辣。

“那好,那我们走了。”刑风说完,挪开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随即低声对我说:“走吧,小书,我们去外面说。”

“小画,你要跟我走还是怎样?”我问小画道。

“哎呀好不容易姐妹团聚,先到我们包厢说会儿话呗,把误会解除就没事了。走吧,小画,姐姐也好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小雪早就瞧出了端倪,接着话茬,不依不饶地把小画一并带回了清风轩。

关上了包厢的门,小画这才挣脱了小雪的手,愤怒地质问我:“潘如书,你玩的什么把戏?怎么几天不见,你变化这么快?”

“行了行了,人安全回来就好,小画你就别介意那么多了,快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声平安,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小雪连忙和稀泥。

“现在打电话有什么用?连爸爸都被气病了现在在家躺着呢。潘如书,你和这男人又是怎么回事?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勾搭的本事这么厉害呢?”小画说完,瞄了刑风一眼,语调顿时放低了许多,随即又说:“你到底去哪儿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快点告诉我!”

“爸爸病了,那你有没有回家看过?”我不禁问道。

“我……我要上课,哪里有时间。”小画一下心虚了起来。

“这几天你姐姐和我在一起,她比较擅长写作,我让她帮我写一些材料。因为我要写的材料比较私密,不方便让她与外界联系,所以她没有联系你们。如果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我愿意为她对你们做一些弥补。”刑风居然主动开口为我解围,而且理由天衣无缝。

为了印证他自己话语的真实性,他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叠现金,然后说:“我不会让你姐姐白白辛苦,也作为对你们家人精神上的弥补。事发突然,又涉及我的内部机密,所以没有提前让你们家人知晓,这里是两万元钱的报酬,你们收好。然后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大家难得坐在一起吃饭,不如我们聊聊其他的?”

他说完,把钱推到了我们的面前。我和小画一时不禁面面相觑,小雪也被刑风的举动给惊讶到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刑……总,这个钱我不能要。”我回过神来,连忙上前推托。

他拉过我的手,把钱稳稳放入我的手中,随即在我耳边快速说了一句:“先拿着,不然你没法收场,听我的。”

他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由不得我拒绝。我手里突然多了沉甸甸的一叠钞票,本就凌乱的心此时更加凌乱不已。

小画忍不住地看着我手里的钱发了会呆,但向来嗜钱如命的她看在钱的份上选择了沉默,她一言不发地跟着坐在了我的旁边,小雪一直站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刑风,似乎怎么都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帮我。

刑风抬头望了一眼小雪,眼中带笑,温和地问:“大美女这是怎么了,怕吃太多太肥所以要坚持久站吗?”

小雪毕竟比寻常女人看得开,她很快就会意过来,连忙坐下,然后笑着说:“哪有,只是刑总对我妹妹这么好,让我这个当姐姐的忍不住感慨自己没人爱啊。”

一句“刑总”,隐隐道出了她内心的隔阂。我理解她的不快,但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内心更加惭愧了。

“我恨不能都每一位美女都尽善尽美,奈何能力有限。这位是小书的妹妹?感觉眉眼有些类似,我没有猜错吧?”刑风的回答似水过无痕。他这样常年在酒场上驰骋的人,哪里会真正在乎一个女人的喜怒哀乐呢?

小雪很快就收起了自己那份郁郁的神色,重新用那副招牌微笑武装了自己,笑着介绍说:“对,这位是小书的双胞胎妹妹,是咱们H城最高学府的高材生呢,而且是他们系的系花。和他们相比,我真是老了。”

小雪又不免妄自菲薄了一番。即便如此,她脸上依然堆砌着层层笑意,这种长年累月练就出来的假笑成为了她武装自己最好的武器,同时也把她内心真正的悲喜挡在了她的心里。小雪说过,能常年干这行的女人,根本不能有心。

“是吗?”刑风淡淡问了一句,脸上随即露出了欣赏的光芒,又问道:“小妹学的是什么专业?读大几了?”

“我是舞蹈专业的,读大一。”小画笑着回答道,望着刑风,脸上展露出狐狸一样的微笑。她只有在面对合胃口的猎物时,脸上才会挂上这样一副笑容。

“真不错,怪不得身材很好。你姐姐学文学,你学舞蹈,一静一动,相得益彰。”刑风说完,又把目光投向了我。服务员新端上来一盘新点的腰果虾仁,他不经意地夹了一个虾仁放入我的碗里。我抬头,他冲我莞尔一笑。

小画原本欣喜不已的目光因为他的话语和举动顿时暗淡了不少,小画讪讪地说:“我姐姐高中毕业就没读书了,她哪里学过什么文学。”

“噢……那看来你比较幸福。”刑风似乎并不在意,又说:“小书现在参加工作了吗?没有的话,可以考虑做我的助理,我正在寻觅一位得力的助理。”

“啊?什么?”我一下没反应过来,顿时抬头愣愣地望着他,不敢相信他是在对我说。

“刑总,你之前不是说你从不需要女助理吗?怎么……噢,我明白了。”小雪也惊得忍不住搭讪,虽然脸上一直用笑容强撑着,但是那越来越浓的悲伤我早已感受到了。

“不了,谢谢刑总的好意,我才疏学浅,哪里有资格做您的助理。”我放下了筷子,虽然肚子很饿,但是这顿饭是真的再也吃不下去了。

“没事。你如果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刑风又说道,似乎我的婉拒并非多了不起的事情。

“我今天很累,要么我和小画先走,你和小雪慢慢吃吧。”我站了起来,很抱歉地看了小雪一眼,不知道今天的事情怎么会一步步演变成这样。刑风对我的反应,也太让我不可思议了。

论身材及口才,我根本不如小雪;论学历及气质,我远远不及小画。怎么才第一次见面,他却会对我情有独钟,表现出如此大的兴趣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