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在劫难逃

“和你有关?”我不敢置信地望着他,见他点了点头,我的心不禁又沉了几分,“你在这件事里,起了什么作用?”

“我暂时不想告诉你太多,我就问你一句,你会不会怪我?”靳言又问我。

我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从赵秦汉出事那一刻起,我压根没想过这件事会和靳言有什么关联。他这么问我,让我一下脑袋空洞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却被他当成了默认。

“我不知道你对他是否有感情,小书。但是无论如何,今天我不会让你去。从今天开始,我不会让你离开潘家小镇半步。我不会让你出现一点意外。”靳言定定地看着我,直接给我系上安全带,从后座爬回前座,反锁了车门之后,开着车带着我原路返回,又对我说:“你的车等下我让人过来开回去,你回去在家乖乖的,不要胡思乱想。如果实在过于冲动的时候,就想想球球。”

靳言开车开得飞快,没多久便把我带回了村里。他直接把他的车开进了我的大院,把我放下来,跟着我进了屋。

父亲还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见靳言和我一起回来,以为靳言又来纠缠我,气得拿着扫把要把他赶出去。

靳言忙不迭地躲闪之余身上被父亲重重打了好几下,他还是依然告诉我让我哪儿也别去。

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农家乐依旧如往常一般,每天都有很多的客人光顾,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除了我夜夜失眠之外。

一天夜里,我接到了顾阿姨的电话,当看到顾阿姨用他们家的座机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心里微微迟疑,但还是依然接了起来。

电话刚接起来,那边就传来了顾阿姨低低的哭声,顾阿姨在电话那头哽咽地说:“小书,阿姨不知道该找谁说了,阿姨只能找你了。”

“阿姨,你们怎么样了?还好吗?”当听到顾阿姨的哭声,我一下被感染,也跟着心酸地掉下眼泪。

“小汉……小汉现在不知道人在哪里,现在家里乱糟糟啊,阿姨的心啊……”顾阿姨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连忙安慰,可是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阿姨又说:“小书啊,你当初怎么不劝劝他啊?你说他怎么就那么糊涂呢?从小对他的教育就很严格,你说他怎么会一时糊涂成那样呢?”

顾阿姨在电话里连连唉声叹气,我不停安慰,哽咽着问道:“球球爷爷现在怎么样了?还好吗?阿姨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想太多。”

“他一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已经好几天吃不下睡不着了。我们家算是完咯,彻底地完咯……”顾阿姨在电环那一头凄凉地说道。

当听到顾阿姨用这样的语气不断重复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心头涌起无限的无奈与悲悯,我不知道此刻我可以做些什么,我还能够做些什么。

“小书啊,你带球球回来看看我们好不好?小汉现在这样了,我们好想球球啊……”顾阿姨在电话那头苦苦地哀求道。

当听到顾阿姨这么说的时候,我心如刀绞,连忙说道:“好,那我明天带球球去看看你们。阿姨您别太伤心了,保重身体要紧。”

挂了电话,我心里反复不停地煎熬着,我知道两个老人想见的是他们的“孙子”,可是一旦他们知道球球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孙子时,他们会更受打击吧!

我心里难过至极,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一声不同寻常的口哨声,紧接着,又响起了好几声,听声音应该是在我卧室的外墙外。

我的心不由得一紧,连忙打开后门,发现后门的荒地旁抹黑站着一个人,那样高大的身影一看就是赵秦汉。

我连忙走了过去,在月光下仔细地一看,竟然真的是他。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不知道是从哪里地摊上买来的廉价红t恤和脏兮兮的长裤,看上去像是一个逃难的农民工,脸上也脏兮兮了,胡子好久没刮已经长了,头发也不像以前那样精神抖擞。

“秦汉,是你?”我惊讶地喊了出来。

我看得出他的慌乱与百感交集,当看到昔日威风凛凛的他现在这副落魄寒酸的模样时,我心里五味杂陈。

“小书,”他话刚出口,眼泪便流下来了,两行热泪把脸上的污垢冲成了两排,看上去令人无比的心酸。

我急急忙忙出来,身上穿的只是寻常的睡衣,见他这样,我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走,进屋说,我给你煮面。”

“不,不能进去。”他急着挣脱了我的手,“可能里面他们早就布控了,现在到处在找我,我沿着铁轨一路走过来的,衣服都是跟农民工买的。小书,我好害怕,我想出国,可是全部被限制了,我没办法逃脱了,可是我不想抓进去,我好害怕。”

赵秦汉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当我低头看到他脚上的鞋子满是泥巴的时候,我也不禁流出了眼泪,我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秦汉,你到底做什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一言难尽,我只是想尽力让生活更好一点。哎……也许是我年少得志太轻狂了,也许是我太过自信了。”赵秦汉悻悻地说道。

我听到他的肚子咕咕地在叫,我连忙说:“你在这儿等着我,我进去烧面,端出来给你吃。”

他点了点头,他实在是饿了,他的脸整整消瘦了一圈,估计这些天他都没怎么好好过过。

我急急忙忙奔进厨房,给他快速煮了碗面,把能放的作料都放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到了后门。

他也顾不得烫,席地而坐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他曾经一度到了餐餐必须最起码四菜一汤才肯吃饭的地步,没想到如今一碗面也能让他如此大快朵颐。

人生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瞬息万变,想回头都已然来不及了。

我静静地等着他吃完,他迅速解决完一大碗面之后,我问他:“还要吗?”

他摇了摇头,他说:“够了。”

“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你之前不是家里有人吗?”我问道。

他听我这么问,顿时愤愤地说:“有人有什么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真正针对的人是他上面的人,我不过成了第一个炮灰而已。可是我……我还这么年轻,我原本前途无限……”

赵秦汉说着说着,声音再度哽咽起来。我见他这样,连忙劝了两句,然后又说:“你妈妈打过电话给我,今天晚上。”

“是吗?妈妈说什么了?爸妈现在怎么样了?”赵秦汉一听,焦急地问道,又说,“我都不敢跟他们联系,我谁都不敢联系,我想来想去,我只有来找你了,我没地方可去了。”

“他们都很担心你,天天吃不下睡不着。”我说完,又叹了口气,我说,“这一劫,你能逃过去吗?”

我这么一问,赵秦汉瞬间无言以对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其实我们心里都深深地明白,这一劫根本逃不过,特别是牵涉这样的事情,他又是第一个被打击的对象,他怎么可能逃脱?!

“我不知道,能逃一天就是一天。我见过被双规的干部,你不知道那里面有多可怕!你完全无法想象!我宁愿一辈子躲在深山老林里!我也不要过那样的日子!我不想承认我失败了!一定会有转机的!我想一定会有转机的!我们一定还有最后的机会!”赵秦汉说着说着,眼睛突然又发亮起来。

“秦汉,”我不由得抓住了他的手,我说,“为什么不面对现实呢?你我都明白,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穷途末路的时候了。仕途和经商不一样,仕途断送了,意味着一辈子就这样断送了。你比我明白,你比我懂其中道,不是吗?这几年,被抓进去的贪官还少吗?你之前为什么不早点醒悟?”

“呵呵,当初谁又会知道,那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再说了,人有时候难免身不由己。”赵秦汉苦笑道,“这些话,你之前为什么不劝我?如果你早点劝我,也许……”

“我早点劝你,呵呵。”我也苦笑起来,“为什么你明明答应我,我嫁给你,你就帮我救靳言。为什么你却还要陶梦然给你500万?秦汉,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做,你虽然不是很有钱,但是你的家境,你根本就不缺钱。”

“你……你都知道了?”他目光里顿时有着深深的震撼。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明白。”我问道。

他顿时低下了头,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却反过来问我:“你和他见面了?在我这么落魄的时候,你居然和他见面了?”

“这并不重要。”我淡淡说道。

“这不重要?”赵秦汉冷笑了一声,“这不重要,那还有什么重要?!小书,原来你的有情有义永远都不是对我。你对我,从来都是无情无义的!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落到今天这一步,你是不是恨不能早点看到我变成今天这样?!”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