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屈服

“那就算了,我们到此为止!以后我安心上我的班,你也别来找我。”

“又谈崩了,是吗?”他的语气迅速冷却。

“你别用你对付别的女人那一套对我,没有作用。我说了,除非你弄死我,不然我绝对不会屈服。”我说。

“好,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屈服!”他又一次真生气了,站起来不再理会我,面容冷峻地打开房门离开,把我一个人留在医院里。

医生不让我出院,一连三天病房里都只有我一个人,饭菜每天按时按点送到,医生每日查房态度和煦温暖,但是靳言没有来过。我的手机早被收走,一切和外界联系的工具都被切断,唯一还能收获外界讯息的,就剩下那台大屏幕数字电视了。

这样的日子的确无比煎熬,但是我明白这是靳言想让我屈服的伎俩,或许他正暗中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所以我一定不会有丝毫不耐烦的表现。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医生终于给我找来了一摞书本。有了书,我瞬间像是从地狱一下到了天堂一样乐不思蜀,恨不能在这个地方住上十年八年,把我想看的书全部看完。

医生虽然告诉我书是她自己的,可是我看到书里面和上次我从靳言那里拿来的那几册书的批注字体一模一样的时候,我便明白这书其实还是靳言让人拿过来的。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他一直在注意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又气定神闲地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与世隔绝的生活过得无比安宁祥和。每天的起居有人照顾,花瓶每天都有人换上新鲜的花束,手边有好多本令我流连忘返的书本,房间里的温度适中,生活简洁而安然。

我的身体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下得到了无比迅速地恢复,医生告诉我再过两天就可以康复出院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却有些微微的不开心。

又要继续像从前那样辛苦地过活了……一想到这个心情就不美丽,一个人躺在床上蔫蔫的,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

“姐——”无比熟悉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居然是小画!我顿时呆了!

“好啊你!一个人在这儿住着这么高级的病房!消失大半个月也不和我联系!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她一进来就嚷嚷道,声音嗲得不行,和平时与我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

“我电话都被医生拿走了,这里也没有通讯设备,我腰闪到了一直躺床上起不来,也没办法和你联系。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连忙说道。

就在这时候,靳言穿着一身黑衣,酷酷地出现在了门口,脸上像结了冰一样冒着森森的寒气。

“没事,靳少都和我说了。说他开车不小心撞伤了你,所以让你在这儿养伤。你现在怎么样了?没事了吧?这次我没和爸妈说噢,免得爸妈在家担心你。”小画笑着说道,装模作样地摸了摸我的额头,又捏了捏我的手。

开车撞伤了我?……这个理由带点儿莫名的喜感,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他显然觉察到了我笑的缘由,冷冷地问了一句,声音嘶哑,似乎感冒了,语气带点儿浑厚的磁性。

“没什么,既然小画来接我了,那是不是我今天就可以出院了?”我问道。

“这个问题,你问医生。”他双手插兜,边说话边走了过来。就在我不知道他接下来想做什么的时候,他突然做出了一个令我无比震惊的动作!

他当着我的面,把手搭在了小画的肩上!不,不是兄弟似的那种搭肩,而是搂,对,是搂……当我确定这个动作的含义时,我整个人心惊了一下。

我一切的情绪反应被他尽收眼底,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随即又恢复了冷漠。小画并没有躲闪,一脸娇羞地低着头窃笑,似乎很满意靳言对她的这份热情。

我注意到小画又买新衣服了,她上身穿着一件短款的白色羽绒服,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裤,头上带着一顶红色贝雷帽,显得十分娇俏可人。不过……她哪儿来的钱买衣服?

我低下了头,心里涌起无尽的疑问。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响亮的亲嘴的声响。我猛地抬头,只见靳言在小画的脸上亲了一口。那一刻,我气血上涌,心都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

他这是要干嘛!

“靳言你干嘛!小画还是个孩子!”情急之下我脱口而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完全代入了自己是姐姐的身份,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和小画在岁数上相差无几。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