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果然在这里

外面竟站着一个栗色头发的外国姑娘,从猫眼里望去,身材瘦而颀长,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容貌看上去十分秀丽,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正在门口等着开门。

我一边疑惑的同时一边把门打开了,门一开,那姑娘冲着我莞尔一笑,她的眼睛好大好迷人,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十分清纯,身上的装扮却又酷酷的。我不禁看呆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有这么漂亮的外国姑娘找上门来。

“你……你是小书姐姐吧?”她用蹩脚的普通话问我,语调听上去挺有趣。

她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的确是来找我的,可是我从没有认识过外国友人,更别说这么漂亮的姑娘了。

“你是?”我不禁疑惑地问道。

“你好,我叫蜜儿。”她大大方方地伸出了手,又说,“我是多妈妈的干女儿,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不禁完全愣住了,见她的手一直悬在空中,于是下意识握住了她的手,她的手好白好冰好凉,柔软如牛奶一般润滑。

“我可以进去吗?”她见我完全呆住了,又问我道,随后往里面探了探头,吐了吐舌头说道,“房间里好小,不过好温馨。”

“你是我们的保镖?你怎么保护我们?”我不禁更加疑惑了。

“进去再说好吗?我知道你们中国人见面要带见面礼,我带了很多礼物过来。”她说完,扬了扬手里的礼品袋。

“这个……”大半夜让这么漂亮且来历不明的外国女人进门,我一时踌躇了。

这时候,靳言从房间里洗完澡走了出来,他大概听到了我在和谁说话,边用浴巾擦拭着头发边问我:“老婆,你和谁聊天呢?”

“哈喽,靳言,你好,我是蜜儿。”这个叫做蜜儿的外国女人朝着靳言招了招手,爽朗地说道。

靳言也愣住了,手里的浴巾都掉到了地上,随后马上回过神来连忙用浴巾围住了身体,和我一样惊讶地问道:“你找我们有事吗?你是不是走错门了?”

“没有没有,”蜜儿摆了摆手,有些着急地重复了一遍,“我是多妈妈叫我来找你们的,我叫蜜儿,我是多妈妈的干女儿。你可以打电话给多妈妈问一下情况。”蜜儿吃力地用中文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指的是我母亲?”靳言狐疑地问道。

蜜儿点了点头,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似洋娃娃一样望着靳言。靳言看了我一眼,我示意他打电话问问。他于是拿起电话给他妈妈打了过去。

“有一个叫蜜儿的女人来找我们……可是我这里并没有住的地方……什么?不可以,她不能住在这里……等一下……”几句话说完之后,他妈妈就挂掉了电话。我不知道他妈妈究竟说了什么,但从靳言的回复和他挂电话之后的反应,我便明白了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进来再说吧。”我淡淡地对这个叫做蜜儿的女人说道。

他妈妈不是答应让我们考虑三天么?突然安排这样一个女人过来,这是唱的哪一出?难不成这女人是她安排过来勾引靳言的吗我冷眼观察着这个外国女人,一边看着一边心里不停地揣测。

这个叫做蜜儿的女人一进门就把手里的袋子哗啦往地上一放,随后目光警觉地环顾了一眼我们的房间,像是侦查一样往四处的角落看了看,甚至连沙发底下都没有放过。

她随后径直往我们的卧室走去,靳言见状,连忙走过去拦住了她,冷冷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啊哈,没什么,”她耸了耸肩,随后又笑着说,“我只是确定一下你这里有没有别人,因为我闻到了我很熟悉的气息。”

“什么气息?”我听她这么说,连忙问道。

从进门起,我一直觉得房间里好像哪儿不对劲,但房间里又偏偏一切正常。

“闻到了一个我很熟悉的人的气息,你们让我进卧室看看。”蜜儿说完,又要往卧室里走进去。

“你指的是多米?”靳言拦住了她,随后问道,“你是不是认识多米?”

“当然,”她用英文流利地回答了一句,随后又改用中文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是我最好的伙伴。可是他背叛了多妈妈,他现在是我的敌人。你们这儿,有他的味道。”

蜜儿说完,又吸了好几下鼻子,然后说:“气味就在卧室里最浓,你们让我进去看看。”

靳言还拦在门口,我走过去,用眼神示意靳言让她进去,靳言见我授意了,于是打开了卧室的门。

还没等靳言开门,蜜儿突然直挺挺地倒下并迅速从一个高大的人影胯下溜了过去,那一幕快得不可思议,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她从门口倒下并滑到另一侧,便赫然发觉房间里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多出了一个人!而那个人的身影,正是我在楼道里看到的那个身影!

靳言此时已经把卧室里的灯打开了,蜜儿大叫了一声,冲过来直接抱住了那个人的头随后一下把他扑倒在地,那个人迅速而生猛地朝着蜜儿的头上猛砸了好几拳但被蜜儿成功躲了过去,两人在地上厮杀了一阵之后,蜜儿一个漂亮的后空翻站了起来,那个人也站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没想到竟然是多米!

“鼻子真灵。”多米冲着蜜儿诡异一笑。

“你果然在这儿!”蜜儿的眼神盛气凌人地看着多米。

“你怎么会在这里?”站在我旁边的靳言忍不住问道。

多米对靳言的话置若罔闻,他眼睛始终停留在蜜儿身上,他说:“所以,你也是来抓我的吗?”

“你现在是我的敌人,我要把你带到多妈妈面前。你把黑珍珠藏哪里了?”蜜儿问道。

“蜜儿,没想到你也会来抓我,呵呵。”多米苦笑了一下,望着蜜儿的眼神里竟藏着许多柔情。

“你随我去,乖乖向多妈妈认个错,她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会给你留一条活路的。你如果这样执迷不悔,蜜儿也只能把你当敌人了。”蜜儿说道。

“她不会,她只会毁了我,因为她现在有了他了!”多米用手愤怒地指着靳言,眼神无比痛苦。

“你依然是她的孩子,我们三个人都做她的孩子,这没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要背叛?”蜜儿用英语问道,还好我的英语还行,虽然她语速很快,但是我勉强听得懂。

“呵呵,蜜儿你太单纯了!”多米再度苦笑,随后大声问道:“我为她所做的还不够多吗?这几年我们为她做了多少事?看看她现在找到亲生儿子之后是怎么对我的,蜜儿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多妈妈对我很好,对我们都很好。没有她,我们早没有命了!你们中国人说得好,做人要有良心!你不要做一个没有良心的人!”蜜儿不为所动地说道。

“蜜儿,你比我还傻!”多米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突然指着我们说,“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你,你,还有你,你们都是一群傻瓜!你们以为那个臭女人是好人吗?!”多米突然情绪激动地指着我们大声喊道,然后朝着靳言冲了过来,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

就在那一刻,蜜儿慌忙挡在靳言的前面,她一脚踢飞了多米手上的水果刀,不知道从身上哪里掏出来一把手枪,朝着多米的胸前开了一枪。那把手枪竟是消音的,她居然随身带着消音手枪!难道她一开始就知道多米在这里吗?怎么可能?!

我还没来得及多做思考,多米已经中了枪,他难以置信地扭过头望着蜜儿:“你……你对我开枪?!”

“你不能伤害他,多妈妈交代过,一定不能让你伤害他。”蜜儿举着枪一本正经地说道。

多米捂着胸口,脸上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笑意,嘴里念念有声地说:“好,好,好……”

随后,他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手里的水果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多米!”靳言惊骇不已地大喊了一声,冲过去蹲在地上看着多米就这样倒在血泊中,不禁愤怒地抬头看着这个叫蜜儿的女人:“你怎么可以开枪?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他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该有的惩罚。”蜜儿理所当然的语气听得我毛孔悚然。

靳言把多米从地上扶了起来,多米并没有死,他还有意识,他的眼睛还睁着,靳言握住他的手,颤抖着说:“对不起,都是我害得你这样,对不起。”

“你……你要……小心……她……她不是好……”多米吃力地断断续续说完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头一歪,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

“小书!你打120!我们把他送医院!”靳言大声地对我喊道。

“不必了!马上就有人来接!”蜜儿手一摆,冷漠地说道。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蜜儿走过去打开门,靳言母亲带着一帮人出现在门口,她一眼望见了倒在血泊中的多米,竟微微一笑:“果然在这里。”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