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一技在手,天下我有

    讲经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天,原定的日程安排也已经过半了。

    但是信徒们并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是源源不断的从世界各地汇聚而来。

    这些后来的人们很多都不是佛教信徒,他们只是偶尔的在网上听了悟道大和尚的一天的**之后,就不可救药的迷上了佛教,也许这个说法不那么的准确,但是确实真真切切的迷上了悟道大和尚。

    因为他们从悟道大和尚对那些佛经深入浅出的讲解中得到一种心灵的慰藉。

    要知道现在的现代人的压力是非常的大的,工作方面、生活方面、情感方面、家庭方面总之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完全统计,健康人仅占人群总数的5%,被确诊患有各种疾病的,占人群总数的20%,处于健康与疾病之间的亚健康状态约占人群总数的75%。

    这可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比例。究其这一切原因都是现在的人们的各种压力太大了。

    因此当这些处于高压之下的人们,在听到悟道大和尚的讲经之后,他们当时就感觉到了无比的心安,在那一刻什么忧愁烦恼统统全都放在了一般,他们坐在电脑面前,带着耳麦聚精会神的听着。

    对于这些在茫茫人海中苦苦追寻的迷失了方向的人们来说,悟道大和尚的讲经无异于是一道十全大补汤的心灵鸡汤。

    犹如干涸沙漠中的一汪清泉,滋润着他们的心田;严霜冷雪中的一炉旺火,温暖着他们的身体。

    我要到现场去聆听大师的讲经。这时他们心底不约而同的发出同样一个声音。

    于是很多人秉着心动不如行动的想法,立马就搞定了老板,坐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

    有些人在请假未果的情况了,气恼之下炒了老板的由于,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前往京城的征途。

    还有一些人是从遥远的海外赶过来的。

    蜂拥而至的人群使得政府相关部门十分的紧张。

    要知道当下在八大处已经汇聚了将近四十万人了,这可大大超过了八大处景区的容客量了,这要是发生一点什么意外,那这责任是谁也承担不起的。

    为了防止意外事件发生,政府部门把他们所能派出的力量全部排了出来前来维持秩序,甚至在报请最高统帅之后,有两只机械化步兵旅在秘密的向八大处周围集结,一旦有事情发生,他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处理。

    可以说考虑的是相当的周密了。

    但是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这从讲经的结果来看,除了头一天出现的黄牛党以外,非但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一些不安定的因素和一些暴力事件,违法犯罪事件的发生,反而有很多的犯罪分子在聆听了悟道大和尚的讲经之后,他们纷纷主动的前往当地的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一审讯才知道他们都是在聆听了大师的讲经之后,他们的灵魂,得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荡涤和洗礼,使得他们幡然醒悟,才鼓起勇气,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在讲经时候的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内,他们把以前绝大部分的旧案和陈案都给了解了,当然这一切都是那些犯罪分子主动投案所致的。

    为此,公安激光后来还特地请求宗教部门还未一些德高望重的法师们,多多的开展几次这样的活动,因为这样一来不但解决了遗留的旧案问题,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社会治安的压力,虽谈不上路不拾遗,海晏河清,但是也绝对的比之前的情况好多了,可谓是教化成果显著啊。

    原来打打酱油,凑凑热闹的张丹峰也全程坚持了下来。

    这对他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七天时间内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一次灵魂的洗礼,也是在这短短七天时间内他对佛教有了一个比较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最后在金昊天的引荐下拜在灵光寺住持智信和尚的门下,当了一个俗家弟子,开启了学习佛法的进程。

    开始的时候他还很嘚瑟,要知道智信可是灵光寺的住持,.佛法、功夫样样精通啊,自己这算不算是名师高徒呢?

    “张老二,恭喜你啊!”简单的拜师仪式结束之后,金昊天笑着说道。

    “嘿嘿,这就是哥们的人品啊。”张丹峰非常的得意,笑的合不拢嘴。

    “不过张老二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金昊天促狭的说道。

    “忘了一件事,什么事?”张丹峰疑惑的问道。

    “嘿嘿,向我行礼问安。”金昊天大马金刀的坐在那边说道。

    “我去,我向你行礼,我给你行个锤子!”张丹峰笑骂道。

    “呵呵,唐哥还得麻烦你告诉这个锤子,为什么要想我行礼。”金昊天也不生气,笑着对一旁笑眯眯的唐旭成说道。

    “哈哈哈哈哈,张老二,就凭你刚才那句话,你小子就要被那些卫道士用唾沫淹死,你小子这就是在欺师灭祖简直大逆不道啊。”唐旭成笑着说道。

    “唐哥,这话怎么讲?”张丹峰疑惑的问道。

    “嘿嘿,你小子难道不知道智信方丈是谁的徒弟吗?”唐旭成问道。

    “知道啊,不是悟道大和尚的徒弟吗?”张丹峰说道。

    “着哇,那你说要不要向昊天行礼问好啊!”唐旭成笑着说道。

    “和着小子有什么关系吗?”张丹峰问道。

    “哈哈哈,看来你还真是不知道啊,那好我告诉你,悟道大和尚也是昊天老弟的徒弟哦。”唐旭成笑着说道。

    “啊……”这下张丹峰惊呆了。

    “别啊了,张老二,快点给你师叔我磕三个响头,师叔我可有好礼送给你啊!”金昊天笑着说道。

    “我……我……”一时间张丹峰不知道该说啥了,没想到这一拜师倒把自己的辈分活生生的给拉小了一辈,这着实的使他有点难看啊。

    “哈哈哈,张老二,从今以后,你小子对我也得改口了,我和昊天兄弟相称,你再也不能叫我唐哥个,虽然只比你痴长几岁,但是考虑到不坏了你不尊重长辈的名声,我就勉为其难的当你叔叔吧,以后就叫我堂叔,你就这么一叫,我就这么一应,不用当真的。”唐旭成不由的也促狭的说好,好似处处为张丹峰考虑似得。

    “我去,你们就可着劲占我便宜是吧。”张丹峰几乎无语的说道。

    “什么叫占你便宜啊,你有什么便宜让我好占的,我稀罕占你便宜啊,谁叫你上赶着要拜智信师兄为师的啊。”金昊天没好气的说道。

    “呵呵,张老二,你就任命吧,这可都是天意啊,江湖中老师傅,小徒弟,未出门的祖师爷古有名言。”唐旭成站起身来笑着拍了拍张丹峰肩膀。

    “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张丹峰再次仰天长叹。

    “哈哈哈哈。”

    众人不由一阵大笑。

    一番调侃打趣之后,张丹峰心不甘情不愿的叫了一声师叔,不过这声师叔他也没有白叫,金昊天送给他一本自己手抄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一手结体秀美,笔意潇洒,风姿俊逸,流畅稳健,神采飞扬的小楷看的唐旭成眼放精光,羡慕的说道:“张老二你这身师叔叫的不亏啊!”

    然后玩笑的和金昊天说道:“昊天,要不我也叫你一声师叔得了,你也送我一份呗。”

    “呵呵,唐哥要是喜欢,我那边还有,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说完起身往房间里走,从里面拿出几本同样的手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送给众人。

    唐旭成非常郑重的双手请了过来,看着上面还散发着墨香的手抄佛经,他不由得有些激动,对他来说这个可是宝贝啊。

    “我说昊天,你怎么又这么多的不会是个印刷厂出来的东西吧。”张丹峰疑惑的问道。

    “滚犊子。和你丫在一起简直就是丢人,连手写的和印刷的都分不清清楚,何况上面还有昊天的落款。”金昊天还没有开始说话,唐旭成抢着怒骂道。

    “落款,在哪呢?”张丹峰疑惑的问道。

    “自己找。”唐旭成没好气的说道。

    “咦,我说昊天你好好的一个人不当非当什么走狗,你有病啊。”看到落款上的“子冈门下走狗”几个字时,张丹峰不由的疑惑的说道。

    “我看唐哥说的没错,和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在一起简直是件丢人的事。”这下金昊天也无语了。

    说完就再也不理会他了。

    曲散人终,一场的法会结束了,金昊天也辞别了悟道大和尚和唐旭成等人一起回城了。

    在车上。

    唐旭成说道:“我说昊天啊,老寸那边把东西都给弄好了,我那东西你可得抓点紧,话说在和老爷子的寿辰也快到了。”

    “哎呦,不说这个我到快忘了,行没问题。”金昊天一拍脑门说道,然后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告了罪拿出手机给何涛挂了一个电话。

    上次答应过何涛要给他也雕个东西的,好像他那什么老爷子的寿辰也是快到了。

    “哈哈,真是太感谢金先生了,您现在在哪呢,我马上给您送过去。”那边何涛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的喜出望外,这么长时间过了,他还以为金昊天早就忘记了,亦或是当时就是敷衍着应承下来,没想到他还记挂在心上,心里暗道这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

    “嗯,知道寸玉可断那个翡翠市场吗?”金昊天说道。

    “知道,我那翡翠还是在那买的呢。”何涛说道。

    “行,你就到那里等我吧,我现在正道那里的路上。”金昊天说道。

    “昊天,这个何涛是不是文化部传统工艺美术保护工作小组的组长?”唐旭成问道。

    “哦,唐哥认识?”金昊天问道。

    “哈哈哈哈,那小子是我表弟,我大姑的小儿子,你说我认识不认识啊。”唐旭成笑着说道。

    “嘿嘿,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金昊天笑着说道。

    “对了昊天,我媳妇非常喜欢你做的翡翠饰品,得空给她做几件。”一旁的张丹峰说道。

    “做几件没有问题,但是我告诉你我的工钱可不低啊。”金昊天笑着说道。

    “我去,您老人家还在乎这点小钱?”张丹峰没好气的说道。

    “小钱,说得轻松,你知道我出手的价格是多少?”金昊天没好气的说道。

    “多少?”张丹峰问道。

    “呵呵,昊天现在是市场行情是,无论翡翠价值高低,最起码两百万的润笔费,再加上10%的原料价格,你还认为是小钱吗?”唐旭成非常熟悉行情的说道。

    “我擦,你丫就是个强盗啊,这么一鼓捣就好几百万,抢钱都没有你来的轻松啊。”张丹峰震惊的说道。

    “嫌贵没人强迫你啊。”金昊天淡淡的说道。

    “呵呵,老二,我实话告诉你,就这个价格求着他雕刻的人都可以从这拍到地安门了,而这家伙还要挑挑在做,没有难度,没有挑战性的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来。”唐旭成说道,他刚得到这些情况的时候也是惊得难以相信。

    “太阳的,你丫的简直就是个赚钱机器啊。”张丹峰听得目瞪口呆,久久才出来这么一句话。

    “呵呵,这就叫做一技在手,天下我有。”金昊天老神在在的说道。

    ps:兄弟们给力啊,剑韵鞠躬致谢了。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