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

早上靳言一动,我便立马也跟着醒了。他习惯性拿起手机看当日财经新闻,大概是陶梦然回复了短信,他扭头见我睁开眼睛,便问我:“你昨晚拿我的手机和陶梦然聊天了?”

“嗯,聊了两句。都没删,你可以看看。”我怕他介意,于是说。

“我看到了。老婆,其实你大可以不必理会她。”靳言笑着看着我,似乎并没有介意我私自拿他的手机聊天这件事。

“她回复了什么?”我好奇地从他手里拿过来手机,打开一看,看到陶梦然在后来回复了一句“看不出你还是绝世好男人。”

“你啊,现在也开始像那些没自信的女人一样,开始翻老公的手机咯。”靳言用手指了指我的头,笑着说道。

我微微一笑,我看着他问道:“那你介意吗?”

他摇了摇头:“你高兴就好,我只在乎你的感受。”

他起床去了洗手间,我看着他手里这个叫陶梦然的女人,顿时心生戒备。冥冥之中我总隐隐觉得,她是一个相当危险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

和靳言如此深入地谈过一次之后,我们达成了接下来对于婚姻的共识,对于他我渐渐淡出了公司的管理,靳言陪我回了趟家,按照我的意思修改了一下农家乐的设计图,也组建了工程队开始竣工。我和靳言在一起这么多年,也的确到了该定下的时候了。

父亲同意了我们的婚事,我们按照老家的习俗进行了相应的下聘仪式。这之后,靳言把农家乐的筹建事宜还有婚礼的筹办都交给我来策划,我们期盼了那么多年的婚礼,终于正式提上了日程。

我并不知道赵秦汉是从哪里得知我快要结婚的消息,有一天,当我正在农家乐那片土地上查看进度的时候,赵秦汉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小书,听说你要结婚了。”电话那一头,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怅然。

“是的。你怎么知道?”我不禁问道。

“傅杰告诉我的,不管怎么说,恭喜你。”赵秦汉说道。

毕业之后,我和傅杰学姐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前不久刚一起吃了一顿饭,在饭局上不小心说漏了嘴,不想她告诉了赵秦汉。

“谢谢,也希望你早点找到心仪的对象。”我笑着说道。

“嗯,希望吧,也许此生注定孤独一人了。”赵秦汉的语气听起来格外伤感。

我们聊着聊着便挂掉了电话,我随后不久和父亲告别后,便离开了潘家小镇,出发往H城的方向驶去。

到了H城之后,一看时间还早,于是进了商场,打算为靳言购置几件打底的衬衫。不想在阿玛尼的专卖店内,我碰到了陶梦然。

她正指着一件淡蓝色的商务衬衫在和营业员说着什么,我顿了顿,这时候已经有营业员过来和我打招呼,我想退出已经来不及了。

狭路相逢,她身上依旧一身经典的白黑OL搭配,白色衬衫袖口挽在手的中央部位,脚上穿着尖尖的高跟鞋,架势十足,脸上依旧一副傲慢的神情。

看到我,她眉毛一挑,微微笑着朝我走来:“哟,是你啊。”

“你也在呢。”她并不称呼我名字,于是我也同样以牙还牙。

“正好你在,来帮我看看,这件衬衫和靳言配不配?”她竟直接指着墙上的一件衬衫问我。

我觉得十分好笑,我说:“陶梦然,你还不具备给靳言买衬衫的资格吧?”

“现在不具备,并不代表以后不具备啊。只要我想要的男人,没有我得不到手的。”陶梦然十分淡定地说道。

“别的男人我并不确定,但是靳言……你就别惦记了。我知道你是爱情的惯偷,但是别把时间浪费在我男人身上。”我微微一笑,指着另一件深蓝色的衬衫说道:“我要这一件。”

“这件根本就不适合靳言,老气横秋,和靳言的气质一点都不搭。我还是觉得这一件好,不如我买下来送给他吧!”陶梦然在旁边淡然自若地点评,丝毫不顾及我的心里感受。

“不用了,我们自己可以买。顺便说一句,像那种淡色系的衬衫,我老公已经有好几件了。再买,只不过是浪费而已。”我说完,掏出信用卡递给营业员,并报了靳言的SIZE。

“还没结婚呢,什么老公不老公的。”陶梦然在一边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微微一笑。

陶梦然显得有些意外,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愤愤地说:“有些女人真是让人无法理解,出身不好,长相也不咋样,能吊着一个男人那么多年,真是奇迹。”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我想像你这种女人根本就无法理解。”我丝毫不理会她话中的挖苦,淡淡回复道。

“没听说过一句话么?只要锄头挥得好,不怕墙角挖不倒。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陶梦然非常自信地说道。

我十分无语,转过身正视着她,我说:“我就不明白了,像你这样的女人,正正经经去找个单身男人多好,为什么要惦记别人地里的菜啊,再好吃也并不属于你啊。”

她目光一转,身体得瑟地摆动了两下,随后说:“我喜欢的东西就是我的,不管在谁身边,最终都会归我所有。”

“可惜人不是东西,人是有心的,大姐。”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人心这种东西你也信,人心最不靠谱了。”她说。

“你可以不信,所以你也注定得不到爱情,也不会明白爱情的滋味,可悲。”我说。

我不想再和她在这里做无谓的争执,拿了卡和衣服,淡然往外面走去。

谁料,当天晚上靳言回家的时候,手里竟提着一个阿玛尼的服装袋。我正做饭,迎出来接他的时候看到了他手中的袋子,顿时惊讶万分。

“这个哪里来的?”我连忙问道。

“这不是你派人送到公司的么?下午一个姑娘送过来的,说是我女朋友让买的,我以为是你给我的惊喜呢,里面还放了一支玫瑰。”靳言说道。

我接过袋子一看,正是下午在商场里碰到陶梦然时她所指定的那件衬衫,我心里顿时冒火,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女人真是够贱的。”

“怎么了?”靳言莫名其妙地问道。

“我给你买的衬衣我自己已经提回家了,再说了,我买了也不可能让人送过去给你,我直接给你带回家不是更好吗?”我话语里忍不住有了一丝微微的怒气。

当我意识到自己生气的时候,我突然明白,我越是这样,越是中了陶梦然的诡计。她这么做,明显不就是为了离间我和靳言的感情么?

靳言听出了我语气里的不对劲,见我板着脸,顿时明白了一些什么,又问我:“难道又是那个陶梦然搞的鬼吗?”

“对啊,当初让多米去对付她就好了,你非得惹祸上身。现在好了,人家粘着你不放了。”我心里明白,嘴上却忍不住生起气来。

“好了好了,那就扔掉吧,多大点事儿啊,犯不着为了这种事情生气。这个社会形形色色的女人都有,重要的是我的心在哪儿,对吗?”靳言扶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把服装袋里的那件衬衫抖落出来,竟还真的发现了一张字条,字条上的字龙飞凤舞,霸气得像男人的笔迹,不过男人的话语可没有如此猖狂,字条上写着:“相信你已经看到这件衬衫了吧?告诉你潘如书,但凡我所想要做的事情,必然就会做到。”

当看完纸条,再看了看靳言,我的心突然有了一丝丝的沉重,我不禁抱着他,轻轻地问道:“会不会有一天,你真的被她抢走?”

“你看你,又开始担心这些没用的了。好好想想你想要一个怎么样的婚礼,室内的还是室外的,我们明天去拍婚纱照,如何?我已经预约好了。”靳言说着说道。

“你定的哪家婚纱摄影?”我不禁问道。

“一家工作室,据说婚纱照拍得很有特色。我看过样片,还不错,明天我带你一起去看看,好吗?”靳言说道。

“不如我们先去领证吧,我总觉得,领了证心里才踏实,别人想抢走你也没有那么容易。”我说。

“傻瓜,可是明天周末了,去领证可能关门了。我们不是说过了吗?领证要等到圣诞节去领,那样我们刚好相恋十周年,不是吗?”靳言笑着说道。

“可是那样的话,婚礼就比领证的日期提前了呢,那岂不是我们办了婚礼,名义上还是不属于彼此?”陶梦然的出现,让我的心突然无限戒备。而这种感觉,是我从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那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有什么关系。我们十年都过来了,半年你还等不及?”靳言笑着说道。

隔天一早,靳言便带着我去了他所说的摄影工作室,当推开门,看到屋内摆满了各种各样款式的婚纱时,我的心本能地怒放起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