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刑雨

这是他居家的一面,像是秋日里的艳阳,给人一种暖透全身的感觉。他把我照顾得事无巨细,不让我碰凉水,亲自端水过来为我泡脚,连浴缸里的水温都调好才放心地让我洗澡。最让人称绝的是他定制的餐谱,每天一日三顿营养餐,每天都不重样,或蒸或炖或炒或煮,他都信手拈来,经他手做出来的菜,甜,甜得恰到好处;香,香得淡雅清新。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把我照顾得如此妥帖,这样的细心与周到,即便是我的亲哥也未必能够达到。他没有在我耳边提过靳言的名字,我们聊天的时候也都默契地避开这个话题。直到周日晚上,他特地做了西餐,拿出了一瓶白葡萄酒,对我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你陪我喝一小杯,好吗?”

我们像往常一样寒暄着,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半杯酒下肚之后,我再也忍不住地问出口,我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不是和刑雨有关?”

直觉告诉我是这样。事实也果然如此。

刑风有些伤感地说:“如果小雨还活着,今天是她的生日。”

“能和我聊聊刑雨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好。”他对着刑雨的房间淡淡一笑。

“你之所以愿意认我做妹妹,是因为我长得像小雨对不对?”我猛喝了一口酒,终于把憋在心里许久的话问出了口。

我看到刑风的身体强烈地一怔,他愣住了,目光疑惑地望向我:“你怎么会知道靳言和小雨……?”

果然……的确一切都和刑雨有关,刹那间我的眼神灰暗了下来。

“其实就算你不问,今天我也打算和你聊一聊这件事。”刑风说道,又喝了一口酒。

“我们兄妹感情从小就好,因为我大她很多,长兄如父,我总是竭尽全力给她最好的一切。”刑风开始了艰难的回忆,尽管他刻意隐忍,我还是能感觉到他言语背后那种过于强烈的伤感气息。

“靳言和小雨是在他父亲和我表姐婚礼上认识的,后来小雨央求转学和靳言度一所小学,我答应了。”刑风说道这里,顿时哽咽了。

“后来小雨患病,我带着她四处寻医无果,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天天地瘦弱下去,头发渐渐掉光,原本漂亮的大眼睛渐渐深陷……靳言天天来看她,有一天我问小雨,我说小雨你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哥哥尽全力帮你。小雨突然脸红了,许久才害羞地对我说,哥,我想和靳言谈三天的恋爱,我都还没来得及谈恋爱,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刑风说道这里,身体已经控制不住地剧烈抖动,他扭过头去不让我看到他掉眼泪的模样,可是我依然能够感同身受那股巨大的悲伤。

他很快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又继续说道:“她说她真的很想尝试一下恋爱的味道,想知道被人爱是什么滋味。直到这时候,我才知道她和靳言相互喜欢。”

“那后来呢?你答应了?”听到这里,我不由得问道。

“是啊,小雨生命里最后的日子,靳言一直在身边陪伴着,沈紫嫣也每天都来。三个孩子那时候的感情特别真挚。小雨临终前对靳言说,希望他和沈紫嫣能够好好地走下去,带着她未了的心愿,一起到白头。当时在小雨的病床前,他们两个人都答应了。”刑风说道。

“小雨的愿望太过天真了,靳言和沈紫嫣虽然履行了对小雨的承诺成为了男女朋友,但他们并不合适。小雨去世的事情成为靳言心底的痛。那段他经常找我打球,常常旷课打架,玩飙车,不停惹事,他爸没办法,只能让两个保镖整天跟着。他和沈紫嫣都太年轻了,沈紫嫣喜欢他,但他喜欢的是小雨,两个人又怎么可能勉强在一起。那两年他们两家人常常因为他们的吵架而闹得剑拔弩张,风风雨雨不得安宁。后来大概是沈紫嫣做了什么错事,靳言一怒之下和她分了手,从此两家就变成了竞争对手,经常你来我往地恶性竞争。沈紫嫣家境深厚,父母及祖辈都是H城土生土长,靳言父亲毕竟是后起之秀根基并不牢固,这么一来二去的,靳言父亲渐渐就力不从心了……”刑风说起过去的这一段渊源,我才知道原来这中间还有着这么多的故事。

“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并非因我而起,而是早就存在的,对吗?”我连忙问道。

刑风点了点头,他说:“是啊。后来靳言遇到了你,你恰恰长得和小雨有些相像,我不确定他爱上你是不是因为小雨的原因,但是我想一开始你对他的吸引,或许是因为小雨的缘故。就像我之所以答应帮助靳言照顾你,也是因为他告诉我,你长得和小雨很像……”

刑雨,竟像是我的前身一样,我后来所有的一切都仿佛是她生命里的延续,但又并不全是。我们的命运终究不同,她是刑风捧在掌心里的宝,而我不过是穷乡僻壤中的一根野草。

“不过小书你别误会,你长得和刑雨相像的确是我接近你的理由,但我并没有把你和小雨等同起来。我想,对于靳言也是如此。”刑风大概揣测到了我心中的真正所想,于是不漏痕迹地安慰我道。

“我明白的。那天沈紫嫣在我面前隐隐提到了这些,但没有说真切。靳言在我面前从未提过刑雨,所以我心里一直好奇。”我笑着说道。

“小雨走得特别安然,去世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像是睡着了一样。我按照她的要求捐献了她的眼角膜,然后把她的骨灰撒到了高山上。对了,那座山就在你们家附近,你们当地叫做神女山,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神女山,小时候我还经常和奶奶一起去那座山的山顶采药,山顶上有一片绿幽幽的草地,草地的边上是一处悬崖,风景格外优美,常年被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那座山,是我们那一带的神山。

“原来如此。”我这才突然明白过来当初他为何去了潘家小镇,为何打算开发那一带的旅游。原来,一切还是冥冥之中和刑雨有关。

“Z省内有那么多山清水秀的大山,刑雨为什么会喜欢神女山呢?神女山在我们那一带的确出名,但是外乡人很少有人知道。像H城,几乎没人知晓那里呢。”我疑惑地问道。

“我曾经带她去过神女山的山顶。小雨特别山顶上那片平坦的草原的绿色,还有山顶清新的空气,以及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刑风侃侃道来,却让我有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感觉。

“哥,那你现在还有开发我们那一带的想法吗?”我不由得问道。

他坚定地点了点头,他说:“那是我成立国强建设集团的最终极梦想,终有一天我要把神女山变成一坐让人瞩目的名山。我要在山顶我为刑雨洒下骨灰的地方立下一座碑文,上面刻上刑雨的名字以及她与这座山的渊源,我要让后来世世代代去瞻仰神女山风光的游客都知道刑雨,知道当初因为这个女孩,才有了这一座没有被遗忘的神女山。”

我鼻子一酸,差点儿眼泪夺眶而出,我说:“哥,这也会成为我的终极梦想。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渴望着风景优美的家乡能被世人熟知,也幻想过有一天把家乡变成旅游景区。如今为了刑雨,我的这个想法更坚定了。哥,我们一起努力!”

我用力抓住他的手,他把我的双手合拢聚拢于掌心之中,轻轻地说:“好,我们一起努力。”

我的心情特别激动,从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普通,也从未想过自己这一生能干出什么大事。我不敢立下过于远大的梦想,也因为荒废了学业而随波逐流懵懵懂懂地过活,可是从这一天起,我觉得我变了,我不想再做从前的潘如书,我打从心里想改变我从前的生活态度,我渴望着改变,渴望着涅槃,渴望着有朝一日我能有足够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中留下一些什么。但同时我也明白,我离我所期望的目光还尤其遥远,我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还有很多很多的努力要做。

他伸手捏了把我的脸,忍住了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终于对我笑了一下,调侃似地说:“好了,你知道得太多了。”

我被他的这一句话给逗笑了,我们同时笑了起来,不约而同地朝刑雨的房间里望去,刑风突然问我:“你想不想去刑雨的房间里看看?”

我连忙点了点头。

我太想去了。我太想了解她了。我觉得我和她才是真正在这个世界上分离出来的两个个体。我一点儿也不介意做她的影子,相反,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至少,我的存在,终于让刑风开怀了许多。

这一晚上,我和刑风之间彻底打开了心扉。当一切谜底揭开的时候,我们原本稍有缝隙的心便实现了对接。这种能够敞开心扉放心倾诉的感觉,真好。

几天后,我在收拾客厅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病历本。病历本被刑风夹在了书架里,和几本有关心理的书放在了一起。

医生开的处方字我看得并不真切,但是其中放着一张B超单,上面显示的内容让我浑身一怔。

我认识上面的图案,一团灰暗的图像中有一个小小的、蝌蚪状的黑点,下面的文字上面赫然写着“宫内早孕”四个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