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别捣乱

我回到了宿舍,当我把靳言的外套从肩膀上拿下来之时,韩小水眼尖立马喊道:“天啊!这不是靳少穿的衣服吗?如书你昨晚没回宿舍,不会是……哦买噶!”

她高分贝的喊声把还在睡梦中的其他二人都炸了起来,廖小钟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问道:“怎么回事?昨晚如书不是和学生会那帮人过圣诞吗?”

“说来话长,我好困呢,先让我睡一觉再说吧。”一夜未睡的我此时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了,我爬上了床,盖上了被子,把靳言的外套紧紧抱在怀里,闻着外套上熟悉的香水味,懒理韩小水和廖小钟的嘀嘀咕咕,直接把坏掉的手机丢给了韩小水,让她去帮我拿去修理,随后睡了个天翻地覆。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小水猛拍床板把我叫醒:“小书小书,赵秦汉到处找你呢!说昨晚把你弄丢了!”

我迷迷糊糊中醒过来,韩小水把她的手机放在我耳边,我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句。

“小书,你没事吧?昨晚我和许颂都喝多了,等我们睡醒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赵秦汉在那边急急地问道。

“没事,我回宿舍了,正睡觉呢,你们也好好休息,不多说了。”我无力地掐掉了电话,把电话换给了韩小水。

这一觉睡得天翻地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宿舍里一个人都没有了,我才意识到今天还有许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做,于是匆忙换好衣服简单洗漱之后冲到了学生会。

经过了好几天紧锣密鼓的筹备之后,今年年底的重头戏——元旦晚会终于来了。元旦晚会的当天下午,我们进行了盛大的彩排。

整个过程因为没有观众,所以没有出现什么插曲,一切按照活动程序按部就班地进行下去。这虽然是我第一次登台,但是因为整场晚会都可以拿着手牌进行主持,所以整个流程进行下来还算顺畅。彩排结束时,我激动得出了一身的汗。

彩排后,我和傅杰一同去洗了澡,然后回到化妆间里换上了我们之前自己去挑选的晚礼服。我所穿的是一件湖蓝色单肩蕾丝长款礼服,傅杰穿的是一件中国红一字肩鱼尾礼服,赵秦汉和许颂为了和我们相搭配,分别穿上了一件深蓝色西服和黑色西服。

就在我们一切准备就绪之时,化妆间突然出现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我循声望去,竟看到靳言出现在了化妆间,当下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靳少怎么来了?是不是又想为我们临时来一段舞蹈?”许颂和靳言的关系还算不错,见靳言来了,连忙笑着走过去打招呼。

靳言亲热地把手搭在许颂的肩上,然后笑着说:“没有,我就过来看看,刚好路过。今晚的晚会看上去搞得不错的样子。”

“今年的晚会策划是如书的创意,我们只是帮忙完善了完善。”许颂说完,把目光投向了我,笑得一脸温和。此时的许颂依然意气风发,和那天晚上醉酒失意的他截然不同,或许这就是人前人后的区别吧!看得出来,他依然没有走出失恋的阴影。突然是小画多日没有出现在校园里,不仅仅是他,我心里同样有一层深深的隐忧。

“噢?”靳言下意识看了我一眼,放开了许颂,朝着我走了过来。

“今天的打扮不错啊。头发梳起来挺好看。”他赞叹道。今天我的头发经过了特殊的定型,显得利落了许多,也比平时多了一份气质。

“谢谢。”我淡淡地说道。

“靳少,你既然过来了,要么晚上献上一段舞吧!你的舞姿,不在元旦晚会上表现一番太可惜了!”傅杰笑着说道。

赵秦汉并没有说话,却下意识站在我的旁边。靳言看了一眼他的服装,又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然后问道:“今晚你两搭档?”

“嗯。”我应了一声。

他顿时脸上一脸的不悦,就那么一瞬间就拉下了脸来。但是他隐忍着没有发火,只挑衅似地看了赵秦汉一眼,然后就这样一脸黑沉、莫名其妙地离开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随后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我。我顿时尴尬不已,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只能沉默。好在时间将近,大家准备好之后,连忙上了台。

台下已经里里外外全是人了,今天同学们参与的积极性格外高涨。一方面是因为今年的晚会模式和以往有所不同,美女帅哥格外多;另一方面是今年我们挖空心思拉来不少赞助并且事先把相关礼品进行了宣传,所以引来了不少同学的关注。

晚会时间一到,我们陆续携手走上台,刚刚站定就听到了台下热烈的掌声。我站定往台下一看,就看到了坐在最前面的靳言。当下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也会有兴趣来观看元旦晚会。不过,我很快稳定了心绪。

许颂率先进行了开场:“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时光的车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08年元旦如约而至……”

然后,傅杰接上了他的话,傅杰的普通话流利而标准,颇有一种专业主持人的架势。傅杰说完之后,赵秦汉刚准备接上他的台词,却一下被台下的掌声打断。我一开始以为是大家的热情过于高涨,定睛一看,却发现是靳言身边的那一帮人正在带头鼓掌,而靳言则气定神闲地边嚼着槟榔边对着台上的我眨了下眼睛。

他离舞台很近,我可以清晰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我意识到可能是我刚才和赵秦汉携手上台的姿态让他不爽,所以他才故意让人用掌声打断赵秦汉的话。不过赵秦汉毕竟曾经主持过多场晚会,很快就用话阻断了大家的热情,然后继续流利地念完了他该说的词,之后便到我了。

赵秦汉一说完,我立马接了上去,以我最宏亮的声音念出了我的台词:“健美操是一种集动感音乐和优美动作于一体的健身运动。动感的旋律,奔放的个性,火一般的情感,演绎出风一样的舞蹈,像火山爆发,像热带风暴。青春无限,散发着一种无可阻挡的魅力,接下来请欣赏健美操社团为大家带来的开场舞《青春的旋律》!大家掌声欢迎!”

还好,虽然高度紧张,但是之前做足了准备,所以没有卡壳,我甚至连手稿都没有看就流利地念了出来。当我念完后,我们四个人陆续下了场。

下一次上台是许颂和傅杰单独站在台上,所以还有一小段的空余时间。我连忙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拿着刚修好的手机给靳言发了短信:“别捣乱。”

“我有捣乱吗?”还好,他很快回复了我。

“我不喜欢你这样。”我很直接地发了过去。

“那你喜欢什么样?你搭档那样?”他回复过来的语气依然火药味很重,我隐隐觉得,他或许是真的吃醋了……

“你如果明白元旦晚会对于我的意义,就请你别捣乱。靳言,喜欢一个人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式。”我一下急了,也顾不上语气问题了,直接发了过去。

“呵呵,好。”他飞速回了一句话,语气里满满的失望。

等我再度和赵秦汉一同上台主持的时候,台下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那一个空空的位置格外显眼,差点儿让我晃神忘词,幸好被赵秦汉圆了回去。

下了台,赵秦汉问我:“如书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心神不宁的?是因为台下那家伙的缘故?”

我连忙否认,可是立马发红的脸蛋还是让他看出了端倪。

赵秦汉微微皱了皱眉,他说:“那家伙比我还幼稚。明明有女朋友,干嘛要盯着你不放?”

赵秦汉不经意的话提醒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我一下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我说:“没事了,我会调节好。”

接下来的环节进行得都很顺利,尤其是韩小水自编自演的舞蹈,让无数男生都为之尖叫。她的舞姿原来竟丝毫不亚于小画,这是我从未料到的。

多次的抽奖活动把晚会推向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这一次晚会我们准备了充足的礼品,让许多同学在看晚会的同时还能够凭运气得到一份份精美的礼品。晚会在无比欢乐的气氛中圆满落幕,等我们最后谢幕的时候,台下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下了台,回到化妆间之后,我们四个人都长长地舒了口气,互道了一句辛苦。我闻到了一股百合的清香,这才发现我的化妆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放了一束包装精美的花。

我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大家也纷纷望了过来。傅杰笑道:“小书最近桃花运越来越旺啊,现在都开始有人送花了,秦汉你要抓紧啊。”

我拿起那一束捧花,下意识往花丛里找了找,却没有发现一张卡片,也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一时竟不安起来。

这是送给我的吗?如果是,难道是靳言送的?……可是,他怎么可能会送我花呢?我心里涌起无数个问号,几乎忍不住想给他发条短信,可是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我想如果真的是他,他会想办法让我知道送花的人是他吧!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