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再遇多米

“小凡你还叫她嫂子?我看你真是被蒙蔽得不清,那样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女人,你们为什么个个都对她念念不忘,她到底有什么好?”那女人听靳凡这么说,更是觉得心里不平衡了。

“喂,拜托了,这位大姐,你能不能别吵了?人家亲哥在里面做手术,家里都担心得要死,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大妈似地絮絮叨叨,你是见不得人好还是怎么的了?你一不是他女朋友,二不是他老婆,人家对事情有人家自己的看法,碍着你什么了?凭什么你在这儿给人指指点点的?你算哪根葱啊?你有什么资格吗?你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给我安静一会儿?”我一下暴脾气上来了,忍不住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喊道。

“你个小丫头凭什么教训我,我没有资格难道你有资格吗?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你给我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这女人被我这么一说,脾气更加火暴起来。

我正词穷呢,靳言“嚯”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搂过我的肩膀便对这个女人吼道:“她当然有资格,她是我女朋友。麻烦你别再这里吵了,一会儿我爸妈就过来了。我希望我爸妈来的时候,你能离开,谢谢配合。”

我去!那一刻我觉得靳凡简直不要太帅!他这样n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搂着他的脖子跳起来亲了他一口!他这句话简直给我长了莫大的威风!让我瞬间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P友一下华丽丽地上升到了女友的位置!

我这么激动的表现让靳凡微微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反抗,那女人见我们这样,愈发气不打一处来地说:“我不走,我就在这儿等着靳言出来,除非确定他没事了,不然我不会走的。”

“那你就别BB了,安生点坐着玩你的手机。”我顺势补了一枪。

有靳凡护着我,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我鼻孔朝天地望着她做了个鬼脸,拉着靳凡坐到了另一边。

靳凡的心情自然没有我那么轻松,他哥哥现在情况如何他并不知道,所以他脸上一脸的凝重。

不一会儿,靳凡的爸妈就过来了。我抬头一看,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哥俩都长得这么帅这么像了,原来靳凡的爸爸就是个帅哥,靳凡妈妈看上去气质也很好。

这一家人的基因也太强大了!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感叹!靳凡连忙迎了上去说了说情况,靳凡爸爸坐在轮椅上似乎不能走路了,但是一看样子就知道年轻时候的帅气一定不输于靳凡。

我看着靳凡爸爸的脸有些微微地面熟,猛然一想,对了,前几年我家拿来糊窗户的财经报纸上有一次整版登了一个人的照片,那个人不正是靳凡父亲么?!

我记得标题是什么集团说忽然破产、总裁变成植物人,从此商业王国倒塌一蹶不振之类的,当时报纸上登的就是他坐在办公室里和躺在医院里的对比照片,因为一直糊在我家的窗户上所以对这张脸印象深刻。

“叔叔,你不是变成植物人了吗?难道成功苏醒了?”我禁不住好奇地问道。

我这么一发问,他们才注意到现场还有一个我,靳凡连忙把我挡在身后说:“爸,这个是我同学,她刚好和我在一起,我们一起把哥送到医院的。”

“同学?你刚才不说是女朋友吗?”这时候,那个女人忽然插嘴,也走了过来。

我和靳凡顿时都一脸的尴尬,他妈妈倒是慈祥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温和地问道:“你哥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不知道,忽然就昏倒,还吐血了,现在什么情况不知道,还在抢救。”靳凡说道。

“叔叔,阿姨,你们不用担心,需要多少钱都没问题,我可以先帮忙垫付。我是靳言的朋友,我叫陶梦然。”这女人连忙自报家门,谄媚的程度令人觉得恶心。

靳凡的父亲没有说话,但是靳凡的妈妈和她微微寒暄了两句,靳凡的父亲在她们聊完之后冷冷地说:“我们家现在虽然没以前富裕了,但是并不缺钱。”

“你怎么知道我爸爸以前变成植物人了?”靳凡似乎这时候才回过神来,转身茫然地问我。

“当初报纸上登过啊,我以前也是看报纸的人好不好。”我汗颜,心虚地说道。

“姑娘你还会看财经新闻?”靳凡父亲忽然来了兴趣,又问,“你们是同学?那你现在在哪里读大学?”

我一时哑口无言,靳凡见马上要被戳穿,连忙说:“她和我一个大学的,爸爸。”

我们正聊着,这时候手术室里走出来一个医生,我们连忙迎了上去,医生说:“患者是急性胃穿孔,应该是最近酗酒过多了。经过抢救,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过患者的生命体征有些奇怪,身体里有些器官异于常人,我初步怀疑是以前吃过什么特殊成分的药物导致,目前还不能确定,先把患者转入病房,两个小时后患者能够苏醒。”

医生说完之后,我们都长长地舒了口气,靳凡妈妈连声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孩子,也太苦了。”

“是啊……”靳凡爸爸也跟着怅然地叹了口气,应声说道。

很快,靳凡的哥哥被推了出来,推到了病房,那女人死活不走,非要留下来等着靳言苏醒。靳凡于是借着买饭的由头,带着我离开了医院。

路上,他快步走在前面,我在后面默默跟着,忽然就冲了过去跳在他的身上,他冷不丁没料到,差点儿我们两都摔在了路边。我咯咯地笑了起来,他无奈地看着我,哭笑不得地说:“你还真是心大,我现在哪有心情笑出来。”

“你哥哥已经没事了,你干嘛不开心一点?又不是什么大病,怕什么呢。”我笑嘻嘻地说道,我又说,“靳凡,你刚才可是承认我是你女朋友呢,哈哈哈……”

我没心没肺地在路边笑了起来,他皱着眉头看着我,他说:“你伶牙利嘴的,我也说不过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的意思,你要做我男朋友咯?”我立马扑到了他的怀里,不管不顾地搂住了他的腰,故意贱贱地问道:“这附近有没有宾馆?”

“你要干嘛?”他简直本能地往后弹了三步,十分谨慎地看着我说,“你可别乱来啊,我可是出来买饭的,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我无家可归了啊,我跟着你一起混吧,反正你都承认我是女朋友了,我这样突然走了,你爸妈也会奇怪。还不如我们相处一段时间,到时候你找个由头说和我分了手,你爸妈也不会追究。再说了,我们睡都睡过了,处个对象也不稀奇,你说是吧?”我笑呵呵地问道。

靳凡简直无语,他看着我,一副一百个无可奈何的模样,他又问我:“你饿了没?我先带你吃点东西,我可伺候不了你,现在我二哥也不在,我大哥又这副样子,爸妈都需要我安慰呢。”

“安慰人我可在行了,帅哥,我跟你说,你现在最需要的人就是我,真的。上天派每一个人出现在你的身边都是有原因的,你有理由相信我就是你的天使。”我夸夸其谈道。

我渐渐吃准了靳凡的个性,发现他其实是闷骚的哪一款,不外向也不内向,在不熟的人面前高冷,在熟悉的人面前没准比我还放肆。他一定喜欢我,不然他不会花这么多时间来搭理我。

想到这里,我愈发胆大起来,他去小炒店订了几份饭菜,然后我们在路边等着,天气很热,我却故意黏在他的身上,他尝试着推了几下,但并没有推开我。

我本来想一直调戏他调戏下去,却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穿着黑色t恤和黑色短裤,高大帅气的外表十分引人注目,他在一家小卖店里买了一包烟,然后往拐角处走去。

“再见了,靳凡,再联系。”我直接放开了靳凡便朝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

“不是,你干嘛去啊?”靳凡见我这副模样,完全愣住了。

“我有点急事,晚点再约,你要是寂寞了就call我。”我头也不回地冲到了拐角处,但是却没有再看到多米的踪影。

奇怪了,人哪去了呢?我疑惑中朝着前面走去,忽然一个人勾住了我的脖子迅速把我拖到了拐角,然后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吓都吓死了,我想说话却不能,我只能拼命挣扎,他却忽然在我耳边说:“我是多米,别说话。”

“我的妈啊,真的是你啊。”我吓了一跳,连忙扭头看着他,发觉他一脸的笑意。

几天没见,他好像黑了不少,不像之前那么白皙了,我于是又问:“你干嘛去了?怎么晒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刚才那个男生,是你的新男朋友还是你和我说的那个人?”他笑盈盈地问道,忽然有些怅然地说,“他和我的一个朋友长得挺像,我刚才看到的那一瞬间,还有点害怕。”

“害怕?为什么?”我不禁问道。

他皱着眉头没有回答我,他摸了摸我的头说:“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靳凡的哥哥啊?靳凡有个哥哥叫做靳言,他长得和靳凡很像。”我下意识说道。

没想到,多米浑身都跟着怔了怔,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说:“什么?他是靳言的弟弟?”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