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你真是傻的可以

难道区区一个赵秦汉,就让他变得如此脆弱吗?我在湖边静静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我想不行,我还是必须去找他。

我在他宿舍楼下拦住了他,他刚从宿舍楼里搬出来,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包,身后阿松阿杰大包小包地帮他扛着各种东西。

远远地看到我,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见我径直朝他走去,他站住了脚步,示意阿松和阿杰先走。我站在他前面,有些失望地问道:“靳言,你到底怎么了?”

阳光似炉一样滚烫地烧在我的脸上,气温炎热,豆大的汗珠从我们的脸上滚滚而落,我穿着人字拖站在地面上,感觉脚底像是踩着火球一般。

他悻悻地望了我一会儿,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太热了,我们去吃冷饮,然后慢慢聊,好吗?”

我点了点头,他于是走在了我的前面,和我保持了几步的距离,我快步跟了上去。当我们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赵秦汉正在校门口处,正和几个人对校门口的一些横幅指指点点,似乎在相商着什么。

靳言似乎愣了愣,但随即还是朝着门口走去。靳言没有和赵秦汉打招呼,我本想快速闪出校门,不想赵秦汉却大声叫了声我的名字,随后大步朝我们走来。

“如书,你去哪儿?这么热的天。”他明明看到了靳言,却依然语气亲热地问我。

靳言也停在了原地,回头望着赵秦汉,淡淡地说:“我请她喝冷饮,你要一起来吗?”

这半年的交锋虽然靳言输了气势和人心,但是他们并未真正撕破脸,毕竟如今不再是孩子,很多事情虽未完全按照成年人的规则而行,但到底是遵循成年的套路。见面三分情,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靳言本来只是客气一句,没想到赵秦汉却欣然应允,他说:“好啊,我刚好也渴了,这天气真是太热了。”

我和靳言皆是一愣。二十分钟后,我们一同出现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冷饮店里,各自点了饮料冰淇淋,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赵秦汉笑着说:“今天毕业了,应该很开心吧?大学四年,终于学业有成,我们才刚刚开始。”

这句话本来理所应当,但是听在靳言耳朵里却未免有些讽刺,毕竟这四年的时光对他而言大多都是虚度。所以,赵秦汉这句话一出口,靳言的脸色又暗淡了几分,他说:“没什么值得开心的,你也不必这么说。在学校里混得好,未必在社会上能够如鱼得水。所以,不用得意。”

靳言的话让我的心里微微松了口气,服务员把冷饮端了过来,我十分自然地端起靳言最爱的芒果汁放在他的面前,然后再把我自己点的红豆布丁和冰淇淋挪到了自己边上。赵秦汉环抱着双手坐在一边,似乎在等我替他拿饮料,但是我并没有。

不过他似乎并不介意,他伸手过来把他要的橙汁挪了过去,然后微微一笑:“我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我想你或许想多了。如书,最近傅杰打算辞职了,宣传部部长的位置空缺了,你要不要回来顶替一下?”

“不了,学生会不适合我。我不去了。”我说完,下意识看了一眼靳言,发现他脸色舒缓了许多。

“最近看你瘦了挺多,是不是又不按时吃饭了?前几天我让韩小水给你拿的水果,你吃了吗?”赵秦汉不以为意,又嘘寒问暖地问我。

“给他们吃了,谢谢了,以后不要给我送这送那了。”我淡淡说道,这样婉拒的话说了许多次了,但是他从未在意,依然一如既往地对我关怀备至。

“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很欣慰。”赵秦汉说完,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靳言的脸色再度暗淡了几分,我看到他鼻翼微微的颤动,知道他已经生气了。果然,他很快开了口:“请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对如书嘘寒问暖。”

赵秦汉微微一笑,很淡定地看着他说:“为什么?给我个理由。”

我目光紧紧注意着靳言,我见他脸上的表情又纠结了几分,我感觉出他似乎有浓浓的心事,让他很难做一个明确的决定。

这半年来,其实他和赵秦汉的较量毫无意义,他明知道只要他一开口,我一定会答应做他的女友,可是不知道为何他迟迟未曾向我表白。而且,我能感觉到,某种程度上,他似乎真的觉得赵秦汉比他更适合我。可是……这没有道理,他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退缩?这并非他的个性。

他纠结了好久,几次欲言又止,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我的心随着他脸上的表情起起伏伏,我期盼着他说出口那一句话,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让我感到失望的同时,心底深深的诧异。

“如书,你看到了吗?”赵秦汉脸上闪过一丝丝的鄙夷,随后把目光投向了我,又说:“我早说过了他,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像他们这样的人,玩玩可以,不会当真的。”

“你根本就不了解他!”我生气地脱口而出。

“如书,我现在不急着解释,总有一天你会发现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才真的适合你。”赵秦汉依然从容不迫,似乎当着靳言的面也无所畏惧。

靳言依然沉闷地呆坐在原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桌上那杯纹丝未动的芒果汁,不同寻常地发着呆,眼神里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神采。

“如果你给不了潘如书幸福,我会不惜代价废了你!赵秦汉,你记住就好!”靳言突然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随后站起身来,就这样唐突地朝外走去。

我的心一下六神无主,我不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我更不敢相信他会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我。我连忙追了上去,赵秦汉冲上来抓住了我的手,我气得狠狠甩开了赵秦汉,再也没有顾及他颜面地说了一句:“赵秦汉,我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你这种人!”

我冲了出去,在烈日之下疾奔了一阵,发现大街上哪里还有靳言的身影。我心里生出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我感觉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靳言变得如此消沉。只是,究竟是什么,他为什么对我只字未提?

我疯狂地拨打靳言的电话,他却一直没有接听。我急得不行,于是拨打了刑风的电话。他刚一接通,我便急着问道:“哥,靳言家里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刑风并不知道我和靳言如今的关系,见我突然提起靳言,先是诧异,紧接着说:“没有发生什么啊,一切正常,怎么了?你在哪儿?怎么这么着急?”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我的心七上八下地悬在那儿,一时没有功夫跟刑风解释那么多,我说:“没事,哥,一时我也说不清楚,以后我慢慢和你解释。我在找靳言,我感觉他好像很不对劲,我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没等刑风说话就挂了电话,拦了辆的士上了车,却不知道该去哪儿。

我让师傅先开车前往靳言独住的别墅看看,路上我一个劲地拨打靳言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最后,他终于接了,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懒懒的一声“喂”的时候,我的心都仿佛要炸了。

“靳言,你在哪儿?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我急忙说道。

“你找我做什么?你和他在一起吧。”靳言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格外飘忽,这不像他,根本不像他。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放弃我?

“你先告诉我你在哪里,我现在就想见你。”我不管不顾地说道。

“别来找我了,那个姓赵的比我好。潘如书,你好好珍惜吧,就这样。”他消沉地说完之后,就这样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传来的“嘟嘟”声让我的心刺痛不已,我怎么都想不通他为何会这样,他怎么会这样?

我固执地打车去了他家,他别墅的大门紧紧关闭着,我敲了许久没人理我,我呆呆地坐在门口的石阶上,就这样度秒如年地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

从天亮等到天黑,从天黑等到了凌晨,终于,我远远地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停在了别墅门口。随后,靳言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第一时间看到了蹲在门口的我,那一刻,他神色大动,不禁快步朝我走来,厉声问我:“你一直等在这里?你等了多久?”

“从你挂掉电话开始。”我站了起来,一脸倔强地说道。

“你真是傻得可以。”他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他伸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我竟看到他的嘴角明显抽动了一下,随后,他无比大力地伸手过来,一把把我搂入了怀中。

那一刻,我的心如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里无助漂泊的小船终于有了停泊的港湾一般,瞬间安静了下来。他把我抱得很紧很紧,然后,我听到了他哽咽着说出口的一句话:“我这样的人,怎么值得你这样对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