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顺其自然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许颂和傅杰对我如此掏心掏肺,他们哪里是因为把我当朋友,原来是他们早已把赵秦汉当做朋友,所以刚才才会如此沆瀣一气地故意排斥靳言。他们以为我和靳言又重新走到了一起,他们在为赵秦汉担忧,他们可能早就明白了赵秦汉对我的心迹。作为朋友,他们已经本能地偏向赵秦汉这一方了。

这让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和靳言如果真的走到一起,竟是如此地不被看好,亦不被祝福。

或许在他们眼里,我如今再次和靳言联系,根本就是飞蛾扑火,是十分不明智的决定。

还没等我还没开口,傅杰又迫不及待地劝慰道:“先不说靳言和你合不合适,小书,你要明白一点,他有女朋友啊。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在感情的事情上如此糊涂?放着身边这些优秀的男人熟视无睹,却像那些小女生一样去迷恋那样不着调的富二代,到头来你除了弄得一身伤,你还剩下什么?难道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们真的会有结局吧?”

原来我以为的轰轰烈烈的感情,在不懂的人眼里竟是如此一文不值。不过世俗的目光或许就是这样吧,谁会愿意花心思去了解那些心酸的感情历程,大家只会从所有外面的表面去衡量去评估,想当然地认为不可取,偏见地认为我们之间不过是玩弄与被玩弄的关系,而那些真正决定我们在一起的感情因素,谁又会去在乎?

童年时候那种不被理解、总被人以偏见对待的感觉再一次滚滚袭来,往往就在自己内心感觉最良好最自在的时候,突然身边的人会猝不及防地泼你一盆冷水,他们不会理会你的内心感受就直接下结论,站在道德或人道主义的高度来指责你,告诉你你就是错了……可是,我已经不再是童年的那个我了,那时候我微小瘦弱没有主见,我会被这股莫名的力量劝退,以为自己真的错了。

不过现在,我不会了。

我静静地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苦口婆心地为我分析不断规劝,安静地听着他们每个人都发言完之后,我平静地望着他们,轻声问道:“你们说完了吗?”

我的语气没有一丝波澜,他们有些微微的愣神,随即他们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傅杰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我明白那声叹息代表什么。在那一刻,或许他们的心里都是同义句潜台词:不听劝。

我很平静很平静地喝了一口水,我说:“那我来表达下我的观点。首先,我想申明几点。第一,靳言和沈紫嫣已经分手了,可能你们并不知道,因此你们误会我我也不怪你们。第二,我和他现在只是朋友,未来会怎样我不得而知。第三,我很意外你们会劝我这么多,说真的我很感动,因为我知道你们没别把我当外人。我很感谢大家把我当朋友,害怕我走错路所以这样劝我,真的很感谢,心里也很温暖。”

“他和沈紫嫣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如书你没有被骗吧?”傅杰惊讶得不能再惊讶,满脸的不敢置信。

“刚刚分手,没有被骗,我看到了过程。”我淡淡说道。话一出口,他们更是惊讶。

在我平静诉说的整个过程里,赵秦汉一直用那种洞察人心的目光在观望着我,他脸色没有像傅杰和许颂一样惊讶或不解。相反,我感觉他的目光似乎有些许的欣慰,不知道是为何。

他像是很懂我的心思一般,他对傅杰说:“你先别急着发言,我们先听小书说下去,我知道她还有话要说。”

我冲着他微微一笑,傅杰顿时也不做声了。

于是,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的担心和顾虑,都是因为害怕我受伤,我自己则更是一样。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可能我现在还不够成熟,考虑事情的角度还不够全面,但是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我了,我不会再草率就给自己的人生下定论。我就算选择谁做我的男朋友,也一定会综合权衡后再做考虑,不会再轻率而为。目前我和靳言只是朋友关系,一切顺其自然。谢谢大家为我担心,只是目前,我想你们的担心或许是多余的。”

许颂坐在我的正对面,当我说完这一番话时,我首先看到了他的反应。他眼神里显露出浓浓的欣赏,同时也似乎若有所思。

我的一席话把大家心里的担忧浇灭得无声无息,一瞬间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过了一会儿,傅杰才讪讪地说:“既然你自己心里都明白,我们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不管怎样,你好就行。”

赵秦汉双手环抱着坐在椅子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傅杰说完后,他抬起头突然问我:“小书,那你和靳言有可能吗?”

我笑了笑,我说:“我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他眼里闪过微微的失落,但随即,他眼里重新燃起了那种野心勃勃的目光,那种眼神让我有些隐隐的担忧,我知道他是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男人。而且我隐隐感觉到,似乎就在那一瞬间,他仿佛做了一个什么决定。只是他没有说出来。

我们大家就这样结束了这一顿不期而遇的晚餐,等我们聊完之后走出那条巷子时,靳言的车已经开走了。于是,我和他们三人一起回到了学校里。

这之后,一直到晚上很晚,靳言都没有给我发信息或打电话。我本来想发短信对他说些什么,可是编辑了几条,终觉得不妥,于是始终没有发送。我想,他如果有心,会联系我的。如果计较我没有和他一起走,那就随他去吧!

倒是赵秦汉,夜里11点多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信息,信息的内容让我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我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他的短信内容是这样的,他说:“小书,我就想问你一句,我有没有机会?”

我当然看得懂他说的是什么,只是他向来说话都格外隐晦,他不明说,我便装傻,打着哈哈回道:“啊?什么机会?”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很快回复了我。

“我不知道,顺其自然吧。”我依然以这四个字回复了他。

的确现在的我并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我将来会和谁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际遇,会和怎样的男人结婚生子,这些都是将来的事情。我以前总是想很多,可是幻想太多的后果就是让自己变得不切实际。如今我渐渐学会不再多想,一步步按部就班脚踏实地地去走,心反而渐渐踏实。

我无意给他希望,我现在不过是抱着一副随遇而安的态度罢了。可是,他却像是得到了期许一般地回复我:“那就好,我明白了,请看我怎么做。”

“秦汉,我觉得我们做朋友就很好。”我明白他误会了,于是连忙委婉地补发了一条信息过去。一方面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的尊严,另一方面我表达我的态度。

可是,他没有再回复我的短信。

这之后的几天,许颂、傅杰还有赵秦汉都相继离开了校园回家过年。临走前我们再次聚在一起吃一顿饭,我因为无家可归,所以打算留在校园里,于是只有我一个人为他们践行。

那一晚,许颂和我聊了挺多关于小画的事情。小画自从和他分手之后,便很少出现在校园里,她整日和小雪为伍,渐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许颂说自己十分心痛但是毫无办法,也渐渐放下了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他说他深深爱过但是真的爱累了。

许颂最后临走前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要是小画能像你一样就好了。这几年,我看到你不断地在改变在进步,可是小画却越来越倒退了。”

我笑了笑,心里莫名地沉重,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啊,尽管如今我们互不相认,可是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依然存在。我想,或许我应该找她谈一谈了,不管她会怎么想我。

我送走了他们之后,靳言终于和我联系了。这一天下午,我正在图书馆里看书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

“在干吗?”电话刚接通,他就粗声粗气地问道。

“在图书馆看书,怎么了?”我平静地说道。

“是不是我不联系你,你就不会联系我?”他没好气地问道。

“没有啊,一直在忙。”我回答得有些心虚,只有自己才明白自己强忍住了多少次想发短信打电话的冲动。

“沈紫嫣那天闹自杀了,所以我没有等你。她吞了安眠药,差点儿就真的死了。”靳言在电话那头说道,听得我十分吃惊。

“不会吧?那现在怎么样了?”我急急问道。

“现在没事了应该,我也不知道。你在哪儿,我想见你!”他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回答我道。

我告诉他我在图书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的光景,他竟真的来了。当时我正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他站在我身后突然蒙住了我的眼睛。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