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哥……

我苦笑着,我也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中的月亮依然皎洁,月色依然那么美,无论我们是喜是悲,这个世界依然固执地遵循着它的轨迹,完全不会因为你悲伤或者喜悦而有一丝一毫任性的改变。

世界很大,大到能够包容无数生物的喜怒哀乐;世界很小,小得连心底的悲伤都无处安放,只能自己捧着一颗伤了的心在原地,自己小心翼翼放回胸腔再小心翼翼地缝上,痛也好,恨也罢,最终都会随风而去。

“好,靳言,只要你快乐。”我轻轻地说道。

“你给我滚。潘如书,从今以后你我是路人。”他在最后一刻对我说出了最狠绝的一句话。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滚。而“滚”这个字眼,是我这一生最害怕触及的噩梦。

“你给我滚”,这四个字,曾经是我父亲对我的口头禅,每听到一次,我的心就滴血。靳言,我从没想过,他会对我说出这四个字。

“好。”

我沙哑着声音从喉咙里蹦出来一个“好”字,什么话都不想多说了,我让他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听到身后引擎声大响,我听到了他飞速朝反方向驶去的声音,我想这样也好,从此一个向左一个向右,一切都能回到原点,一切都会回到原点。

我捧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地朝着宿舍走去,胃一阵阵地绞痛起来,原来心竟然真的连着胃。心疼起来,胃跟着疼。

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何诗盈刚好从她的房间里出来,我双眼红肿、满脸是泪的情形被她尽收眼底,她冷眼嘲讽道:“哟,这是怎么了?路上被小流氓欺负了?”

我已经无力和她争辩什么,我用钥匙打开门,此刻只想躺在床上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心都快要痛死了。

没想到我的胳膊却被她拉扯住,她大声喊:“问你话呢,哑巴啊?”

“别惹我!”

我冷冷地说道。

她被我的语气给惊到,下意识放了手,但随后又紧紧拽住了我,凶巴巴地说道:“我好心关心你,你不回话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这样和我说话!”

“何诗盈,你想要怎样?我心情不好,不想和你说话。”我甩开了她的手,推开门想走进去。

如果是在平时,我不会对她这种态度。可是今天,我忍不了,也不想忍。如果此时此刻她真的想和我打一架,我也会不管不顾地和她打起来。我觉得心里好苦,太苦太苦了。

“潘如书你不要太猖狂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没想到,她不依不饶地非拽着我不让我走,当下我心里哪里的火气都冒了出来,我转身重重地打了她一记耳光,随后大声对她说:“我说了别惹我!”

或许是我的一记耳光让她把新仇旧恨全部记起来了,她拽着我的手臂不让我,手开始揪住我的头发,我精疲力尽被她直接拽到了地上,我的嘴角磕在了门角,嘴里咸腥的味道让我突然觉得心里有一丝丝的痛快,我和她扭打在了一起……

半小时后,我们都被同事送到了医院。我才知道她原来喝多了酒,所以才会如此情绪失控。

我们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轻伤,医院皱着眉头为我们处理了伤口,一听说我们居然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而且都是女性,顿时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也的确,两个女撕扯在一起的画面并不美好。

当捧着输液瓶坐在走廊上挂着点滴的时候,我想到今天这一天的遭遇,自己都忍不住自嘲地笑了。这一天真是够了,所有的狗血竟都让我碰上了。

我迷迷糊糊中靠着长椅就这样天昏地暗地睡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觉身上被什么盖住,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眼前站着的是刑风。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见我睁开眼,他微微叹了口气,坐在了我的旁边,问我:“你好点没?”

“你怎么来了?”我疑惑地问道。

“你怎么会和何秘书打起来呢?你们也太幼稚了。”他说完,又叹了口气。

我扭头看他,突然看到了他眼角的一片淤青。他的嘴角居然也有伤口,而且和我的伤口位置基本一致。我心里一惊,忙问道:“你怎么也受伤了?你和谁打架了?”

“你和靳言那小子瞎说什么,你还不知道他的臭脾气?他跑我家去,和我打了一架,我也没还手。”刑风的话里带着一丝丝的愠怒。

“晚上我们在车里的一切互动他都看到了,他当时就在附近,在离我们不远的另一辆车上。”我淡淡说道。

刑风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原来那辆车是他开来的,我当时还奇怪哪个员工的车这么豪华。如果他看到了,那解释也没用了,他不会再相信了。”

“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已经彻底结束了……”我说完,不禁哽咽起来。

“哎,怪我了。”他悠悠地叹了口气,又说:“我不应该告诉他找不到你了,不然他也不好冒着风险跑到宿舍楼下去等你。”

“是你告诉他的?”我不禁诧异。

他点了点头,又说:“当时跟谁联系都没有你的消息,所以我一时急了,就告诉了他。”

我的心又疼了起来。他还是在意我的,如果不在意,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宿舍楼下?可是我,我都说些什么?我的那些话,哪一句不是直直戳他心窝?

“没事,算了吧,都不重要了。我和他已经完了。我不希望因为我影响你们的关系,明天我就辞职。”我淡淡地说道。

即便没有和靳言的事情,和何诗盈打成这样,我也已经没脸在公司待下去了。

“说的什么话,不用你辞职。我和他的关系我会处理好,你安心上你的班,别想那么多就行。”他说完,转身仔细看了看我的脸,一脸心疼地说:“你看看你这脸被抓的,从明天起我得宣布让公司的所有女员工都不能留长指甲了。”

他明明不是开玩笑,可是这话却把我逗笑了。他的话语就像是冬日的阳光,让我感觉特别地暖,也特别地踏实。一种妥妥的、完全可以靠岸的踏实感。

“可是……”我心里依旧有着强烈的不安。

“没有什么可是,安心吧。昨晚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从今以后我是你的哥哥,不过公开场合你还是得叫我刑总,这种关系仅限于私下。以后我对你,会多一份责任的。”他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把盖在我身上的毛毯裹紧了一些。

他说:“你先坐这儿,我去问问有没有床位,能让你好好躺一会儿。”

我刚好开口说“不”,他已经起身去张罗了。不远处的护士见到他无比的热情,或许是他那一张英俊的脸和那完美的谈吐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很快他就为我搞定了一个床位,扶着我躺在了床上,随后对我说:“睡吧,已经很晚了。我先回家,明天早上我给你送早餐过来。”

“现在几点了?”我问道。

“凌晨三点多。”他说。

“那你回家也不能睡多久了。”我说。

“没有关系。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处理下伤口,明天一早还有事情。”他说完,站起身来,又转身看了看我,对我说:“你安心休息吧,天亮我就过来。”

“哥……”在他正欲离开之际,我绵绵地喊了一声。

“怎么啦?”他回过头来一脸的关切。

“我就想说声谢谢。”我冲着他笑了笑。

“傻丫头,以后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明白吗?”他笑着对我说,随后穿上外套,和我道了别,消失在了病房里。

我迷迷糊糊中睡去了,一醒来就闻到了一股香喷喷的早餐气味。我睁开眼,他已经坐在了我的身边。穿戴整齐,一身商务打扮,身上还萦绕着淡淡的香水气息。他和靳言都爱用香水,不过他身上的香水气味更沉静,一闻就让人莫名地安心。

“你这么这么早就来了?”我不禁问道。

“不早了,现在都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我处理完事情才过来的,见你在睡觉,就没叫醒你。”他淡淡说道,随后又说:“吊针已经挂好了,咱们可以走了。我一会儿送你回家,你今天就不用上班了,在家好好休息吧。”

说完,他又从公文包里掏出来一盒全是英文的药膏递给我:“这个是药用的面霜,你每天早晚在脸上各抹一遍,一个星期后脸应该就没事了。”

他十分自然地说道,仿佛我从此真的是他的妹妹一般,对我说话的语气带着一种浑然天成的关心,没有一点刻意的成分。

他如今对我说话也不再似之前那样没有分寸,反而因为我们如今的身份,他的语调已经十分克制,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位兄长。我感动于这种萍水相逢却有缘成为兄妹的缘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以为报,不禁又有些黯然。

他开车带我回家的路上,我忍不住问起靳言今天的情况。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说靳言根本不接他的电话,似乎已经完全误会了我和刑风的关系。我于是问刑风怎么办,他只淡淡说了四个字:“顺其自然。”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