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肥水不流外人田

姐姐打来电话的隔天中午,她便约我和小画一起吃顿饭,顺便把杂志社寄来的稿费单和样刊拿过来一并给我。这一次来找我,二姐潘如棋也随她一起。

二姐潘如棋在北京上大学,因为还没有开学,先随着姐姐如琴来H城玩几天,顺道看望我和小画,随后再北上。

因为我和小画过年都没有回家,父母托姐姐们为我们带来了家里的一些干菜腊肉之类,两位姐姐这一次一并提了过来。

二姐如棋是大圆脸,皮肤出奇地白,身材有些微胖,个子比大姐如琴略高一些,相貌中等,笑起来眼睛完成月牙,两边腮红鼓鼓,一副能干精明的模样。长相虽然不出众,但是在我们四姐妹里,是最有福相的一个人。

二姐比大姐健谈,口齿伶俐,为人热情,特别擅长打交道。我们约在一家餐厅见面,为了见他们,我特地穿上了大姐为我买的新衣服,化了个淡妆,不想让她们看到我连日以来苍白的气色。

大姐酷爱呢子大衣,这一回穿的是一件月白色的呢子大衣,围着一条深蓝色的丝巾,静坐一隅,低头浅笑,很有东方神韵;二姐上身则是一件红彤彤的短款羽绒服,下身是一条紧身牛仔裤搭配黑色长靴,腰上一条金光闪闪的镀金皮带,头发烫成了时下流行的卷发,用发带高高扎起,脸上洋溢着红光。

“哎呀,小书,好久没见到你了,真是越来越好看了!”见我进来,二姐抢先站起身来,十分热情地拥抱了我。

“二姐,大姐。”我和二姐打招呼之时,不忘对大姐投去一个调皮的眼神。大姐冲着我微微一笑,从她的眼神里我再次看到了慈母一般的怜惜。

“小鬼你怎么瘦成这样皮包骨了?现在比小画还要瘦吧?哎呀你们两姐妹怎么搞的,家里没钱给你们买饭么?一个个瘦得和白骨精似的,你看看二姐,去北京读书两年,又胖了好几斤。”二姐的嘴巴像机关枪一样说个不停,话语迅速而直接,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在几个姐妹里性格略显张狂。

我不怎么习惯面对二姐的凌厉与直接,只是一个劲地傻笑,嗯啊几句作为附和。

她拉着我坐在她的身边,我和大姐对视了一眼,大姐已明白我此刻的心中所想。

她从包里把那包装完好的样刊拿出来,递到了我的手中,笑着说:“看看吧,当初你还说不想投稿,你看看,这不是中了吗?”

我大喜,连忙接了过来,无比迫切地开打开快递,把样刊拿出来,找到目录,再从一篇篇标题里找到自己的文章和笔名,然后翻开。当看到那熟悉的字字句句整洁清晰地变成铅字、成为杂志的一部分时,我的眼眶瞬间湿润了,手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哟,这是你写的?让二姐看看。”二姐并未觉察到我的神情,一把抢过去粗略地看了几眼,然后笑道:“小书你还会写爱情故事呢,你谈过恋爱吗?上过大学吗?还写校园爱情故事呢。”

二姐的话让我难为情起来。

“如棋,小书脸皮薄,你就别打趣她了。”大姐这才忍不住开了口。

二姐不禁大笑,她说:“我开玩笑嘛,姐。我和小书在男生眼里都不受欢迎,只能互相打趣。哪像你和小画,从小到大追求者不断。”

二姐的笑声真的很夸张,嗓门又大,一说话便引来这个餐厅的人侧目。

听二姐这么说,餐厅里不少人下意识看了大姐一眼。大姐不由得脸红了起来,很不自然地喝了一口橙汁,然后说:“快别说了,怪难为情的。”

“有什么难为情的,我要是有孟长青这样的男朋友,我恨不能天天把他当佛一样供着呢。姐,你从小到大就是比我幸运。不像我和小书,天生就是命苦。小书是吧?”二姐说着说着,话里又顺带捎上了我。

我连忙点头,其实丝毫没在意她究竟在说些什么,只注意到大姐的不自然。二姐有时候说话过于尖酸,事事喜欢与人比较,因为大姐从小到大一直都很拔尖,所以二姐有时候话里难免带刺。

我们正聊着天的时候,小画带着许颂姗姗来迟。头一天我就告诉她两位姐姐会过来让她有所准备,可是早上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是忘记了这回事,这不都到了这个点,她才和许颂赶来。

当小画和许颂牵手走到我们面前时,二姐一下起身,先是吃惊地直愣愣盯着许颂看了许久,紧接着不可思议地“啧啧”了好几声,然后才和小画拥抱,艳羡地说:“小画你找这么帅的男朋友,是要羡慕死姐姐吗?不知道姐姐受不了刺激啊,带这么个帅男人过来。”

小画从小和二姐的关系比较亲厚,大概是因为她们都性格外向的缘故。二姐会说,小画会哄,两个人相得益彰,你吹我捧地亲热了半天,把许颂完全晾在了一边。

我站起来走到了大姐的那一侧和大姐坐下来,指着二姐旁边的位置对许颂微笑着说道:“许颂,你快坐吧。”

许颂于是坐在了最靠窗的位置,二姐本想立即坐下,但小画微微咳嗽了一声,二姐随即说:“小画,你坐中间,姐坐边上。”

他们三个人很快就热聊了起来,大多聊的都是各自学校的事儿。二姐是北京某重点高校的学生,自然自鸣得意,语气之中无限自豪;小画和许颂则谈着自己学校的事情,也是津津有味兴致勃勃。

大姐于是拉着我小声地聊起了天,她先是挽起我的袖子用手比了比我和她的胳膊,心疼地说:“原来咱俩差不多的,你看看你看看,你现在又比我瘦了一圈。”

“没事的,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连忙说道。

“你啊,”她半真半假地埋怨了一句,之后拉着我的手说:“怎么样,发表处女作的感觉开心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毫不掩饰地甜甜笑了起来。

许颂拿起了那本样刊,捧在手里细细地读了起来。半晌,他抬起头说:“这篇故事很不错啊,风格清新,文字别致,故事情节也很扣人心弦。”

“这是小书写的。”大姐笑着回应道。

许颂顿时惊讶地望了我一眼,大概没有想到作者会是我。他竖起了大拇指,说:“想不到小书的文笔居然这么棒。”

许颂这么一说,小画立即捧起那本杂志来大概看了看,微微不爽道:“我姐就爱写些这种不切实际的故事,现实怎么可能嘛!姐,我看你以后别这么不切实际了,省得被人渣伤害!”

“我觉得没有不切实际啊,一切皆有可能,总不能因为我们没有经历,就去否定这种感情。”许颂又说道。

小画顿时更不爽了,伸手狠狠掐了他一下:“喂,你是我男朋友还是小书男朋友?怎么胳膊总是往外拐?”

小画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二姐打趣道:“都是自家人,拐哪儿不是一样,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

“二姐!”小画娇嗔地喊了一句,故作害羞状:“哼,你们就知道打趣我。早知道你们都不带男朋友,我就也不带来了。”

“我倒是想带,没有帅哥让我带。你大姐呢,找个男朋友跟找到稀世珍宝似的,就怕带到我面前被我抢走,她怎么可能带过来呢?”二姐又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可是从这玩笑里,我还是听出了一点儿别样的意味。

姐妹之间有时候感情好归好,但因为性格迥异也很容易产生分歧。大姐因为从小到大过于优秀,导致二姐总是在各方面略显逊色;可二姐又偏偏是个不肯服输、个性要强的主儿,所以事事喜欢和大姐争抢。

父母面前争宠,老师面前争宠,凡是大姐感兴趣的东西她都会想尽办法得到或者干脆据为己有,甚至喜欢大姐的男生她也要想尽办法成为朋友。从前大姐对恋爱这回事儿根本不感兴趣,只要不妨碍她的学习,她都由着二姐去争去抢;可是对于孟长青,大姐是真的动了心想许他一生,所以对二姐就有了一点点提防之心。

可是这一点点提防之心,二姐早有感知,难免心生不满。姐妹情的微妙之处,可见一斑。

“就是啊,大姐你应该把姐夫叫过来,要不然我们家松仁一个人和三个大美女在一块,会拘谨的。”小画也笑着打趣道。

自从发生了那件意外之后,小画倒是也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和许颂谈起了恋爱。我不知道他们至今为止究竟到了哪一步,有没有更亲密的关系。可是看情况,许颂对小画越来越爱,只是不知道他一旦知道小画那天的经历后,究竟会怎么去想。

“下次吧,孟长青今天去他导师家拜年了,没有时间过来,要不然也会一起来的。”大姐身上自有一派沉静,无论大家如何打趣如何挑唆,她都淡然以对。这种与生俱来的沉静与从容,是我特别渴望学到却又很难达其境界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