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小舅妈”

“那曾经你的青春之火岂不是燃烧得格外猛烈?”我笑着问道,脑海里想到的却是另外一幅场景。

我不知道为何想到了前几日在电视里偶然看到的《西游记》片段,孙悟空被太上老君投入炼丹炉内足足七七四十九天,烈焰并未把他熔成丹药,却反而练就了他那双天下独有的火眼金睛。或许人生也是同理吧!挨得过烈焰,便换得来重生。

“那都是很遥远的过去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晚上打算怎么扮演我的小女友吧!我迫不及待想看看靳言那小子气得鼻孔生烟、却对我无可奈何的情景呢。”刑风说。

“我不会演戏。”我听他这么说,顿时心里一片黯然,有些泄气的同时又无限盼望自己争气。输人不输阵,这是姐姐告诉我的话。所以,既然打算去了,就一定要死撑到底。

“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刑风微微一笑道。

车很快就开到了本色娱乐会所的后院停车场,这里曾经是我最熟悉的地方。此时这个时刻,也是我曾经最翘首企盼的时刻。我不由自主地抬头望向三楼的某一处窗口,记得曾经在每一个靳言可能到来的日子里,我都会在收到保安的讯号之后,忙不迭地跑到那个窗口,看着那辆车以无比酷炫的姿态驶入后院的那个专属停车位上。

此时我依然看到了那辆橙色的超跑,当然,也看见了旁边那辆同样色系的奥迪TT。看来,他们已经到了。

刑风把车停在了靳言的超跑旁边,他把车窗徐徐关上,安慰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会怯场吧?要是觉得怯场的话,我现在送你回去还不迟。”

话听上去是关切的语气,可他的表情分明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态度,让人莫名不爽的同时,心里也不禁较起劲来:“我要是怕,就根本不会来。”

“恩,不错,保持这劲头就好。放心,我会保护你的。”他顿时笑了起来,带着我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就快走到门边的时候,他扭头笑着对我说:“别脚软啊,小芳。”

我简直无语。

当再次踏入本色娱乐会所之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慨。门口的保安还是同样一批人,站在门口的姑娘们却俨然换了一批,小菜依然在吧台里的工作台上忙碌着,听说我来了,他十分热情地出来和我简单聊了几句。曾经我们相处融洽,如今他在我面前却拘谨起来。他显然听小雪说过我的事情,看待我的态度在不似从前那样亲和,也许他认为我们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言谈举止里都透着一种排斥与生分,让我的心有一些微微的失落。

小雪很快就迎了出来,左手和右手分别挽着两个新来的妹子。她的头衔说得好听些是这儿的高级营销经理,其实浅显点儿说,就是这儿妈妈桑中的一个。小雪一向为人豪爽,对新来的姑娘格外照顾,所以她在这儿很得人心,已经混成了人精。

“刑总,你可算来了。来来,这是我新来的两个妹妹,一个叫做露露,一个叫做双双。”小雪殷勤地围了上来,亲热地挽着刑风的手,一边又怕冷落我,使劲冲着我抛了个媚眼。

刑风微微一笑,对两个妹子很友好地说了一句“你们好”,随后,他在小雪耳边耳语道:“让这两个妹子先去陪客户,晚上你我包了。”

小雪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她连忙对那两个姑娘说:“刑总晚上找我有重要事情,你们先去那边候着,快去快去。”

两姑娘恋恋不舍地望了刑风一眼,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还是转身离开了。小雪把刑风挽得更紧了一些,羞怯地说:“我……我现在其实很少出台了。”

刑风大笑不已,他用手捏了捏小雪的鼻子以示亲热,然后说:“不是让你陪我怎样,而是晚上你得帮着小书。晚上我们是被靳言叫过来的,沈紫嫣估计也在999包厢吧?小书今天晚上是我女朋友,但是她不能喝太多,所以一会儿……你得帮忙。”

从我的角度清晰地看到了小雪眼中刹那的失望,不过她毕竟是历经沧桑之人,很快就用无比夸张的大笑把自己的情绪掩饰过去了,她说:“哈哈……我和你开玩笑的嘛,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行了,小书是我姐妹,你又是我哥们,我当然会帮你们!”

小雪说完,顺势挎上我的胳膊,三个人并肩朝着“999”那间包厢走去。一推开门,我便听到了沈紫嫣正用无比清脆的歌喉唱着那首早已烂俗的《今天你要嫁给我》。

沈紫嫣今天穿着一条千鸟格的紧身裙,腰身很细,腰上别了一根细细的金色流苏链子,脚上一双粉红色的高跟鞋,长长的卷发被精心打理过,看起来依旧娇艳可人。我们进去之后,她望着刑风微微一笑,转而看到了刑风身后的我,随即惊讶不已,连歌都忘了唱……

靳言默默放下了话筒,脸上呈现出一丝丝的尴尬。很显然,刚才他们正在情歌对唱。我的心不由得一紧。他不是说他很讨厌很讨厌沈紫嫣吗?可为什么他还愿意与她唱如此甜蜜的歌?

包厢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那个短发也在现场,穿着打扮依然是一袭黑衣。她向我投来一道阴鸷的目光,但随即低下头,默不作声地拿起桌上的一瓶啤酒,仰头喝了个精光。

小雪迅速进入了她要扮演的角色,十分风尘气地贴过去和沈紫嫣称姐道妹,不管对方是不是领情,先拉着对方坐了下来,随后开始张罗着酒和果盘。不一会儿,原本空荡荡的大茶几上便摆满了酒和各类小吃拼盘。

我是被刑风拉着坐下来的,就在我错愕万分之时,他果断地拉住了我的手,不由分说地让我和他一起坐下。随即,我看到了靳言眼里闪烁着的无穷愤怒。

就在这时候,刑风在靳言耳边耳语了一句什么。我不清楚他究竟说了什么,我只看到靳言的表情一下松懈下来,然后对沈紫嫣淡漠地喊了一句:“别唱了,过来陪小舅喝几杯。”

看得出来,他在“外人”的面前还是挺给刑风面子的,至少愿意称呼他一声“小舅”。沈紫嫣于是放下了话筒,表情郁郁地坐了过来,当着我的面故意亲热地挽着靳言的手,另一只手则拿起桌上的酒,很快切换了一副笑靥如花的表情,然后对刑风说:“小舅,我敬你一杯。请问,这是……?”

她指了指我。

“我女朋友。”刑风正色说道。说完,他转身柔情脉脉地看了我一眼,握住我的手在唇边轻轻一吻,那模样真可以以假乱真。

我留意着靳言的表情,发现他居然面不改色一脸沉着。那一刹那,心再次一紧。

沈紫嫣没料到刑风会这么回答,一时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她看了看刑风,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靳言,见我们三个人都没有任何表情,于是更不明所以,反而悻悻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想她的诧异是可以理解的,不久前我还和靳言搅合不清,怎么这么快我却搭上了刑风而且变成了刑风的女朋友,更诡异的是刑风领着我到靳言和她面前,靳言却不动声色而且默认了我们的关系。她或许根本无法理解,一时觉得我们三个人之间扑朔迷离,再顾及到刑风和靳言的身份,一时反倒不好说什么了。

一开始,靳言还能面色如常地和刑风聊天喝酒,后来见刑风对我嘘寒问暖、几次三番为我挡杯之后,脸色渐渐变得沉郁起来。

而我,每每见到沈紫嫣拉着他的手、连上洗手间都需要他陪同才肯去的时候,我的心也无法平静了。我索性豁了出去,干脆假戏真做起来,主动握着刑风的手,有意无意地靠着刑风的肩膀,甚至与刑风一起合唱了一首《广岛之恋》,我拿出了我这一辈子最羞于见人的唱功卯足了劲唱到最好,没想到却意外获得了大家的赞许。

这是我第一次敢在公众面前唱歌,虽然声音有一丝丝微微的怯,但是透过话筒传出来的时候却别有一番滋味。唱完后,刑风洋装深情地望了我一眼,随即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在我耳边小声耳语了一句:“演得很不错,我们继续。”

我会心一笑。

我们的拥抱和我脸上的笑意让靳言的脸色变得格外地难看,他猛地站了起来,朝着我们走了过来。那一刻,他似乎要与刑风决战一般,眼里透着源源不断的恨意与怒火。

刑风快步向前,在靳言耳畔耳语了一句什么,两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夸张的大笑,随后互相击了下掌,随后若无其事地再次坐下来继续喝酒。

当我坐下后,靳言居然当着我的面堂而皇之地主动搂着沈紫嫣,然后指着我说:“以后别成天瞎吃醋,看到没?她现在是我小舅的女朋友,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对吧,小舅妈?”

沈紫嫣娇俏地往他怀里一躲,手环着他的腰说:“知道了,以后我会乖乖的,不会再乱怀疑你了。”

这一幕在我眼里格外地讽刺。我不知道靳言究竟是故意在我面前演戏,还是纯粹为了讨沈紫嫣的欢心。那一刻,我强忍着心中的不快,恨不能立马走人,右手却突然被小雪环上,一直在和短发拼酒的她略带娇嗔地对我说:“小书我快喝不下了,快替我喝一杯。”

这一杯酒来得正是时候。我接了过来,一仰而尽,喉咙火辣辣地疼,却硬生生挤出一丝笑容对小雪说:“我已经替你喝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