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你

“姐,你们难道都对赵秦汉十分满意吗?”我皱着眉头问道,“没觉得他哪里怪怪的么?”

“我不知道你指的怪是什么意思,就我接触下来,人还是挺好的。”大姐中肯地评价。

我又问刑风:“哥,如果大姐怀着别人的孩子嫁给你,你能坦然接受并且把孩子视如己出吗?”

刑风顿时有些尴尬,我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唐突,不过刑风还是回答了我:“这个怎么说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吧。如果你姐是在和我关系存续期间怀上了别人的孩子,那这种情况肯定断断不能容忍。但是如果一切我都知情,并且我深爱着你姐,我觉得或许我会接受,但只是或许。”

大姐和刑风的一席话听起来都很有道理,让我原本对赵秦汉的抵触微微少了一点点。刑风见我情绪低落,于是问我:“花店的事情筹备得怎么样了?农家乐你不如就放一放吧,反正自己的地,什么时候建都可以。”

“不,我已经打算好了,我打算在农家乐周围承包些土地用来培植花木,这样一来,农家乐不单单有了自己的特色,而且我的花店负责销售鲜花,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如果只弄单一的农家乐,未免没有竞争力。”我说。

“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呢?这样也不错,一边自己培育花木,一边打理花店。只不过,你还要养育球球,这样能够兼顾下来吗?”刑风惊喜地说道。

“事在人为吧,我不想闲在家里,这一年多闲在家里,我感觉自己都快要发霉了。忙起来挺好的,我可以少去思考很多事情。”我淡淡地说。

“小书,我觉得你变了。现在的你,太平静了。”大姐见我这么说,有些担忧地看着我。

“姐,你放心吧,我身边有球球,无论如何,我都会做一个好母亲,好好抚养他平安长大。“我说。

“嗯,我相信你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至于靳言……你如果能够放下,就放下吧。”大姐说道。

“姐,哥,我和赵秦汉之间是这么回事你们两很清楚。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此生要我放下靳言是不可能的。我只爱过这么一个男人,未来我依然还会爱下去。”我坚定地说道。

“哎……”刑风深深地叹了口气,“你们三个人,真是孽缘啊,都太固执了,其实退一步海阔天空,为什么却都要那么执着?”

“主要靳言和小书之间经历的那些过往太深刻了,人生短短几十年,有几个人能够和你拥有那么深刻的过往呢。如果我是小书,我也做不到放下。”大姐用力搂了搂我的肩膀,话锋一转,又说:“不过,秦汉对你这么多年,这份心也挺不容易的。姐理解归理解,但是姐还是不希望你对秦汉太过刻薄。”

“嗯。我知道了,姐。”我苦涩地笑了笑,又对刑风说,“哥,农家乐那里,你别告诉靳言和那个女人是我在操作,那女人用心太险恶,我不想多生事端。这件事还得麻烦你为我出头,我在幕后,行吗?”

“行,我理解你的意思。”刑风立马明白了我的用意。

这么商定后,回家不久,我便做出了详细而周详的计划书,开始自己一手注册成立了公司,然后,我以回老家筹办农家乐为由,带着孩子回到了潘家小镇,打算在潘家小镇长久居住,直到我的第一批鲜花成功收获。回去的那天,赵秦汉执意送我。

在路上,他边开着车边说:“依我看,还是把小芹叫过来吧,你一个人操办这么多事情,没有保姆帮忙顾着孩子,根本就不行。”

“不用了,我自己能够搞定,再说了,老家有很多亲戚,忙不过来的时候随便让那个婶婶带一下,他们都会很乐意。”我淡淡回绝。

“我给你准备了很多你可能用得到的东西,孩子的尿不湿我让人从海外专门代购了两箱,我都带过来了。孩子的奶粉我也买好了,都是你平时买的那个牌子。对了,还有孩子的衣服,湿巾,纸巾,奶瓶我都备了三份,我怕你在这儿买不到容易着急,还有……”赵秦汉边开着车边碎碎念地说道。

“好了!”我努力压制着内心深处涌起的那一丝丝感动,冷冷地说,“劳你费心了,花了多少钱我到时候给你转账。以后你可以不必操心这些,我让大姐帮晓晓置办这些物品的时候一并给我买了就好。”

“大姐要上班又要顾自己的孩子,未必兼顾得过来,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和球球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我真的发自内心很喜欢这个小家伙。现在你和他要住在乡下,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赵秦汉轻声说道。

我扭头不经意看了他一眼,看到他眼里竟有泪花在闪烁,那模样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伪装,我惊讶不已的同时,心里有了一丝丝的触动,“你也不用对我们这么好,你明知道我不会感动,也不会教球球感动。”

“我所做的,不是为了让你感动,只是内心想这么去做,也自然而然这么去做了。这两年每天都能看着你,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并不快乐,可是我还是自私了,我觉得每天能看到你,能和你在一张桌上一起吃饭,我就心满意足了。以前我哪里敢幻想这样的生活,做梦都不敢想,有一天你真的成为了我的妻子,尽管我知道你心里没有一刻是心甘情愿的。”赵秦汉边说,边心虚地看了我一眼,那一副怯怯的、小心翼翼生怕我生气的模样让我原本坚硬如岩石的心稍微软了一些。

人非草木啊,赵秦汉为我所做的那些事,如果说我都不领情,的确显得我太过刻薄了。从我怀孕到生下球球,他一直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我,无论是饮食也好,生活起居也好,他都样样亲力亲为……我不敢想这些,我觉得他越好我越心里觉得别扭,因为他越好显得我越不知好歹,可是我不喜欢这样强加于我身上的好。

凭什么他爱我他为我全身心付出,我便要感动要要感恩?我没要求过他这么做啊。

可是,身边的人却都越来越偏向他,越来越觉得他无可挑剔,越来越觉得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就连保姆小芹,都好几次在我面前哭诉自己丈夫对她不好的同时,忍不住夸赞赵秦汉对我的脾气与耐心。

要不人为什么总说,在这个世界上,欠别人任何东西,都不能欠人情。赵秦汉的这一份恩情,给了我莫大的情感压力,这样日复一日滴水穿石,难保我有一天不会被他感动……这也是我宁愿借口回到乡下、也不愿意和赵秦汉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原因。

“你别再说下去了,你知道你说这些对我没用的。我不爱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你,懂吗?”我依旧冷冷地拒绝。

“我知道,但是我爱你,我愿意为你这么做。”无论我说的话有多么残忍,赵秦汉就好像不会受伤一样,依旧我行我素地坚持着。

我没了脾气,索性闭嘴。不一会儿,他又说:“我可以一有空就来看你吧?要么你先住大伯家里,我让人把你家装修一下你再住回自己家,要不然我太不放心了。”

“不用了,我回去就会找人修缮,不劳你费心。”我说。

赵秦汉掏出了电话,居然直接打给刑风:“哥,是这样,小书家的房子不是老了么?我想你让你的工程队去帮她家房子重新粉刷,简单装修一下……”

我心里顿时来了脾气,我大喊道:“赵秦汉,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吗?!”

赵秦汉坚持打完了电话,这才对我说:“我已经帮你搞定了,这些天你先住大伯家里,就这样。”

“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主。”我脾气一下爆发了,愤愤地盯着他。

“至少结婚证上和你合照的那个男人是我,如果无法妥善照顾好你的生活,我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小书,我不要求你接受我,我只希望从今以后我对你的好,你能坦然地好好接受就行。”赵秦汉毫无回绝余地地给我来了这么一句。

我就这样回到了老家,因为赵秦汉的决定,我于是只能住在大伯家里,好在大姐最近休假过几天就会回来,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住在一起也有伴,所以我没有抗拒。

球球在老家十分讨喜,大伯母又整天没有事做,于是照顾球球的重任落在了大伯母和奶奶的身上,妈妈去世后,大伯母和奶奶对我的疼爱比从前更甚,我不知道赵秦汉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获得了父亲以及我所有亲戚的认可,总之我回到老家,非但没有因为我和他还有靳言的三角关系遭受任何非议,反而乡亲们对我的和气更甚从前。我想,这大概和赵秦汉的头衔有关系吧,毕竟在未受过教育的邻里乡亲那里,仕途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远远大于钱途,就连奶奶都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早就说过你这丫头是最有福的。

谁会理会那些错综复杂的感情,世人所在乎的,只不过是你的表象而已。我没有为此做任何的辩解,只是日复一日地忙碌在花木的培育上,重金请来了懂得花木和盆栽的老师,每日躬身于田地之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个月后的一天,正当我不经意抬头揩一把汗的时候,眼前出现的一个人让我大吃一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