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7 文静请辞

    秋水山脉深处,最高峰秋水山自海拔五百米的高度往上,终年被白云缭绕。

    虽然人们对着上面的景色充满了好奇,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够顺利登上上看,看一看那边的风景,即使是世界上那些最致命的登山运动员,还是那些最不要命的探险家们,都无法办到。

    对于征服无数险峻高山的他们的来说,这个既不险峻又不高的秋水山确确实实成为了他们心头当一个难解之名。

    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他们都是始终无法征服这座不知道又多少高的秋水山。

    为了一探上面的究竟,有一个米国冒险家,在相关的部门的配合和支持下,他决定乘飞机飞临秋水山的山顶之上,然后再往下跳伞。

    虽然他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也做了一跳不复返的准备。

    但是结果是,他跳下去之后刚进入云雾之中,他整个人就突然进入了昏迷之中,待醒来之时,已经是在秋水山的云雾下面的一个平台上了,身上其他的设备虽然都在,但是这其中的电子摄像及录音设备中的存储的一些信息却也随着自己的昏迷而烟消云散了。

    后外也接连有本国的,其他国家的冒险家来一探究竟,但是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都是在云雾下方不到两米的地方发现他们,而且是昏迷不醒,身上的各种仪器,依旧都在,只是莫名消失的一些原本应该有的画面而已。

    历经几次之后,这个地方被世人称为“华夏的百慕大“,只是一个比较温柔的百慕大没有危险的百慕大。

    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听到在这个地方有什么意外发生。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得益于,那个牛叉的幻阵。

    正因为有了这个幻阵的保护,在秋水山顶上的念慈庵众位仙姑们,才有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宁的修炼之所,不会让世俗影响到了他们的清修。

    “静空师叔,庵里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文静一边说,一边将手上的象征念慈庵掌门身份的一个形制古朴的陨铁戒指,摘了下来递给一个中年道姑。

    “掌门师侄,你这是在怎么回事?“看到文静递过来的戒指,叫做静空的中年道姑不有脸色一变问道。

    “师叔,弟子我尘缘未了,实在无言再担任庵主这个重任了,为了不给念慈庵的列祖列宗蒙羞,还请师叔成全弟子,接人庵主之职。”文静情真意切的说道。

    “咯咯咯。“闻言,静空不禁莞尔一笑,然后开言说道:”傻孩子,当了这么长时间,难道不知道我们念慈庵是属于正一派吗?“静空笑着说道。

    “正一派?“文静疑惑的问道。

    “呵呵,是啊。在道家系统中分为正一派和全真派,全真派道士为出家道士,不结婚,素食,而我们正一派则不然没有这个,在山上这么长时间你何曾见过我们只是单纯的食素?“静空笑着问道。

    “呃。“这是文静突然想了起来,自从自己上山以后,还真是餐餐有鱼,顿顿有肉。当时自己也曾就此提出过疑问,当时师傅给予的答案是,他们都是练武修真之士,要是没有摄入大量的营养和能量,就无法使自己的气血充盈,在修为上能有什么成就。

    “而且我们念慈庵的弟子也是可以结婚生子,也是可以有自己的感情生活。要知道我们念慈庵可是以医显世的门派,怎么会不清楚孤阳不生独阴不长这个道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我们的藏经阁里有很多的男女双修的功法?这个功法可都是出自我们念慈庵历代前辈之手,要是没有经过实践他们在怎么能够有这些体会,写出那样的精妙玄通的功法来,而且我们的门规上也没有特别的指出门徒不能结婚生子啊?“静空继续笑着说道。

    “对啊,我好想还真没有看到过这个记载啊。“文静恍然大悟的说道。

    “呵呵,这也正常,一般人来到这里之后,肯定会把我们当成出家人的,谁叫我们既住庵堂又穿道袍呢。“静空笑着说道。

    “那……那师叔您,还有众位前辈和姐妹们也都结婚了吗?”文静问道。

    闻言,静空轻轻的摇摇头。

    “为什么?“文静疑惑的问道。

    “哎,我们都是一些在情感上有着累累伤痕的可怜人,对于男女感情之事在我们的心中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阴影和心里障碍,所以我们是不会再轻易的去触碰了。“静空喃喃的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不知道呢?”文静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作为一代庵主,不但对自己这一门派的历史和教义不甚了解,而且对自己的门徒也了解不多,这实在有些丢人啊。

    “呵呵,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可怜人心中的永远的痛楚,你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别说你不知道,其实大家相互之间都是不甚了解的。”静空宽慰的说了一句。

    “这也是我这个掌门人的太不关心众位前辈和师姐妹们了,着实不是一个称职的掌门人啊。”文静有些自责的说道。

    “没有人会怪你的。“静空笑着说道。

    “但是我自己这内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文静摇摇头说道。”师叔,您就接任这个掌门吧,弟子是在有愧这个掌门之职啊。“

    “呵呵,师叔老了,没有能力在重塑念慈庵往日的辉煌,这一切还都得靠你们的这些年轻人。再说了师叔要是相当庵主,当年的时候就接任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为了念慈庵的未来,这个庵主你还是继续担任下去吧,这也是你师父对你的期望,别辜负了你师父的在天之灵。“静空结果戒指,又重新给文静带上,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一听这话,文静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现在我们念慈庵年轻一辈也只有你才有这个实力胜任庵主一职,其他的弟子在修为上远远没有达到你的境界,而你的那些个师叔师伯们他们也和我一样,都不是这块料,自己修行还过得去,但是想要将念慈庵重塑往日的辉煌,确实没有这个能力。“静空又劝说一句。

    其实静空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只要文静当这个庵主,那么他们就会有武当那位老神仙有了联系了,自己念慈庵可算是就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了。

    修真界那些想要打自己念慈庵主义的不轨之徒就要掂量掂量他们是否有能力承担那位老神仙的怒火。

    如果换成自己等人,虽然靠着上辈还有些许香火情缘留下,要是自己求上门他也不会置之不理,但是毕竟隔了这么就,这香火情缘还是薄了许多。

    有了文静在那就是大大的不一样了,要知道那可是老神仙的关门子弟的媳妇,而且老神仙对这个弟子比较重视,爱屋及乌连带着对文静也是比较的爱护,这一点从当初念慈庵被围攻时,老神仙不但及时赶到救念慈庵一众子弟于危难之际,而且后来还以偷天换日之手段帮助文静突破玄关,一句进入先天境界就可见一般了。

    当然了这一点她并没有说出来,要不然也显得太功利了。

    到最终文静额偶没人辞掉这掌门之职,于是只好继续担任下去。

    ...

    ...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