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偶遇乔昊辰

第173章乔昊辰

我看得出他眼里还有血丝,想必他已经为了工作熬了无数个晚,虽然我看着他眼里的血丝,对他感到非常的心痛,但是他的语气却让我非常的生气,他这是什么意SI?我答应了温佑隼什么?他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我什么都没有答应温佑隼,我只是将当年的误会解释清楚而已。

“裴曜竣,你什么意SI?你把这句话给我说清楚,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是那些随随便便的人吗?”

是,我曾经是做过一些职业,这些职业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不是什么正经的行当,但是就算我在那烂泥沼里,我也从来没有亲见过自己,从来没有出卖过自己。

我不会为了任何人而出卖自己,这是我的底线,这是我死守的底线,我清楚地明白一旦过了这条底线,我将彻彻底底地得什么都不是。

我曾经以为就算他知道我以前曾做过的事,他也应该会懂的我会明白我,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一个人,可是我错了,没想到他然和那些普通的男人一样,在他的眼里我就是那么一个自甘轻贱的人,会出卖自己而获得回报吗?

如果我是那样的人,我早会在一解开温佑隼的心结之后,就向他来邀功请赏,而不是什么都不说。

“我,我不是这个意SI。”裴曜竣脸上出现懊恼的神,“我,我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你,先出去吧!”

什么?裴曜竣这人该不会是神分裂了吧?

分裂出了不同的人格,要不然我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他刚刚那些怪异的举动。一会儿和善温和,一会突然又得非常的严厉残暴,他眼里透出的凶狠的光就像是要把人吃了似的。

“你,你没事吧?”我不确定的再次问了问她,如果他一个人呆在这里,万一出个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没事,你出去之后就把徐铭东叫进来吧!”

裴曜竣那语气有些些许的寞,我真的好想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了,真的好想安他,可是我又站在一个什么样的立场去做这些事呢,我又该怎么去和他说呢?

我只好走出办室去找徐铭东,只希望他这会儿不要太忙,以便能够充当裴曜竣的心灵导师,带他走出孤寂,或许我应该再给乔昊辰个电话?还是算了吧,人家两口子的事我还是不要掺和了。

“咚咚…”我的敲门声断了正在认真工作的徐铭东。他一脸诧异的看一下我,估计是好奇我怎么在这个时候来找他,其实我也不想,还不是迫于某人的威。

徐铭东这个人平常十分的沉默言,如果不是特别注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存在感,但是做事却是非常的果断凌厉,他可以说是裴曜竣最为信任的人,为裴曜竣解决了非常非常多的事。

这是很好奇他然能够养出圆圆那样外向可爱的孩,圆圆子那样的活泼估计一部分是遗传自她的妈妈吧!真好奇他的妻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过听说他的妻子好像去世的比较早,而且还不是正常的si wang原因,不过具体是由于什么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徐总,裴总有事找您。”我走进去的时候徐铭东正在盯着手上的东西发呆,他这样子和我平时见到他时大相径庭,平常看到的徐铭东就是一个阴狠凌厉的人,肚子里装了一大堆算计别人的阴谋。

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东西然让他能够产生这样的绪?由于好奇我前顷子想要看看他手里的东西,但是我还没有机会仔细看清,他就把东西收回了,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对我来说也不是特别重要,就算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好,我知道了。”

话既然已经传到了,我也没必要再过去,索就在外面等他们结束。

就在我等得昏昏睡的时候,他们终于结束了谈话走了出来。裴曜竣走到我边皱着眉头问一边的林秘书“司没有毯子吗?”

林秘书一惊有些不知所措,我急忙搭腔“不怪她,她有跟我说过,我自己没有要。”闻言林秘书感激地朝我看了一眼,我对她微微笑了一下。

“这次就算了,我不希望再看到下次。”林秘书听后急忙点头,随后裴曜竣对她摆了摆手,林秘书就离开了这里。

裴曜竣坐在我旁边,紧皱的眉头还没有疏散,我有点好奇,像他这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人物,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如此的担心以至于眉头紧皱如斯。

“怎么了?”我看他那样心里也揪了起来,就靠近他给他揉揉肩膀,希望他能够好一点。虽然我可能没有办法帮助他解决实际的问题,但是也希望他最起码体上能够放松一些。

我的手刚刚搭在裴曜竣的肩膀上,就感觉他的体明显一僵,随后在我的按揉下逐渐放松了很多。

“没事儿!只是最近你要注意安全!”裴曜竣拍了拍我的手,我知道他是不想要我担心。其实如果他不是喜男人的话,我想我一定会被他所倾倒。

有的时候这个世界真的是太过于邪门儿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哟,段宁也在啊!”乔昊辰穿着衬下配着牛仔。牛仔型十分的好,完美的勒出了他修长笔直的型以及他那挺翘圆润的臀部。乔昊辰长相也是十分的妖孽,他的皮肤异常的白皙,巴掌大的脸上,的眼睛水灵灵的。他可以说是gay心中完美的神吧!

“嗯!”我不着痕迹的把手挪开,坐到了另一边的沙发上。在坐下来之后,突然感觉我的行为就像是被正SHI 抓的小三一样,我不自嘲了一下,我什么时候然也至此了。

“你今天怎么来了?”裴曜竣微笑的看着乔昊辰,紧皱的眉头也早已舒展开来,果然,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一看到自己喜的人,就算再怎么不高兴的事也会转眼成为云烟飘散而去。裴曜竣也是这样的人一看到自己喜的人,立马就换了一张开心的笑脸。

“怎么不迎我?”乔昊辰俏皮的冲裴曜竣眨了眨他那水灵灵的大眼睛。

“哈哈,当然不是,只是你平常很少来这里。”

“哎呀,难道你是怪我平常很少来看你吧好,那我以后就多来看看你好了,省得你想我了。”乔昊辰说着就自顾自的走到了裴曜竣的面前,端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水,一饮而尽。

我有些愣怔,乔昊辰喝的好像就是裴曜竣刚喝了一口的水,不,那就是裴曜竣刚喝了一口的水。我又看了看裴曜竣的脸,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显然已经习惯了乔昊辰的动作,果然关系亲密就是不一样。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