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靳言生病

“噢……”他显得依然很是恍惚,那种感觉,仿佛是灵魂被掏空了的感觉。我不禁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一个男人在痛失她之后如此失魂落魄?

“你们下午没事的话先在公司玩玩,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他又说,然后对靳凡说,“小凡,那边有一间空置的办公室有几台电脑,你们想玩游戏的话就去那儿。”

“哥,你不想要我帮忙做事了?”靳凡惊喜地问道。

“不用了,你能帮什么忙,你现在对公司的经营还一窍不通。”靳言笑着说道。

我感觉靳凡的哥哥靳言一副对靳凡脾气很好的模样,心里不由得有些羡慕他们这种和谐的兄弟关系起来。

我从小一个孤独地长大,因为父母总是吵架,所以我从小性格比较乖张孤僻,不太爱与人交往,我没有感受过家人之间有这么和睦的氛围。

“好的,哥,那我们去玩了。”靳凡说完,对我眨了眨眼睛,然后让我和他一起去别的办公室里。

这家公司规模看上去很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人不多,很多电脑都是空着的,曾经这个品牌是电子商务的领导品牌,可是现在看上去一副空空的模样。

我好奇地问靳凡:“你哥公司怎么大多数岗位都是空的啊?”

“以前这里都坐满了人,还有好几个分公司办事处,但是后来公司出了点事情,这之后嫂子就嫁给了别人,哥哥也没有心思继续发展事业了,所以公司渐渐就凋零了。我很想帮我哥的忙,但是我懂的不多,我也不知道能从哪里帮起。”靳凡苦恼地说道。

“是吗?我就说嘛,原来悠品的广告做得很大的,怎么现在会是一副这样的情景。”我纳闷地说道。

“哎,这几年我们家经历的变故太多了。”靳言推开了那间办公室的门,带着我走了进去。

“你嫂子怎么那么无情,你哥出了事,她转身就嫁给了别人?”我不禁好奇地问道。

“也许嫂子有嫂子的无奈吧,那个人是当官的,和我嫂子是大学同学。嫂子自从18岁和我哥谈恋爱之后,就一直分分合合,中间经历过很多挫折。也许,嫂子累了。她是个好女人,在我们家最难的时候她没有离开,她一直不离不弃。现在,她放了手,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们也不能说什么。我就是心疼我哥,我哥这么痛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靳凡说道。

这时候,我们听到了外面有一个女人高喊着“靳言”的名字,靳凡微微皱起了眉头说:“怎么又是她?她怎么又来烦我哥了。”

“谁啊?”我连忙问道。

“一个追着我哥不放的女人,现在见我嫂子和我哥分了手,就天天来找我哥,说要和我哥在一起。”靳凡说道。

“那不是挺好吗?你为什么那么讨厌她?她长得很丑吗?”我不禁又问道。

“丑倒是不丑,就是她说话的方式我不喜欢。”靳凡说道,又说,“反正没有我嫂子看上去温柔贤惠,这个女人一副很强势的样子。”

“走,我们过去看看。”我瞬间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连忙对靳凡说道。

“啊?你不玩游戏了?有什么好看的。”靳凡疑惑地看着我。

“我被你说得好奇了,想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我笑嘻嘻地说道,拉着靳凡不由分说地走了出去。

他哥哥办公室的门大开着,那女人的嗓门真的很大,隔了老远都能听到她的声音,我听到她在对靳言说:“靳言,我明天要去上海,你陪我一起去吧,我们一起去散散心也好,你总闷在办公室里,会闷出病来的。”

我和靳凡走到了门口,听到靳言淡淡地说:“我不想出门,你好好忙你的工作吧,没事别天天来找我了。”

靳凡对我抖了抖眉毛,我也笑了起来,也许是靳凡的渲染的缘故吧,我心里也总是为他哥哥的上一段感情鸣不平,我想一定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才能让他哥哥这么难忘。

“那可不行,你现在这个时候最需要有人陪了,我经过水果店买了新鲜的樱桃,你吃几粒吧。”那女人说道。

听到这里,我便直接走了进去,我佯装不经意地喊道:“哥,那边的电脑开不开机呢,我们也玩不了,不如就坐在这里吧。”

靳凡想拉住我已经来不及了,我这才来得及自己看一看那个女人的样子,这个女人化着很浓的妆容,但看得出来她的五官还算好看,身材看上去挺匀称的,可是面相的确不讨喜。明明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是给人的第一印象却不是很好。

她大概误会了我,以为我是靳言的新欢,所以看我的目光极不友善,声音听上去也立马尖酸刻薄了很多:“哟,这小妹妹是谁啊?新来的员工吗?之前没见过啊。”

“这是我朋友。”靳凡连忙上前说道。

她见到靳凡,先是愣了愣,这才立马神情舒缓下来,装出一副亲和大姐姐的模样说:“原来是小弟的朋友啊,来来,吃樱桃,姐姐刚刚买过来的,进口樱桃。靳言,你别坐在那儿了,过来一起吃吧。”

“我不吃了,你们吃吧。”靳言盯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靳凡有些别扭,我却干干脆脆上前抓起樱桃尝了一口,我笑着说:“嗯,这樱桃真好吃,酸甜酸甜的。姐姐,这樱桃很贵吧?”

“一般了,对我来说不贵。”她的神情里有一丝丝的得意,她又拿了两颗樱桃走到了靳言的面前,把手搭在靳言的肩膀上说:“靳言,你就吃两颗吧,你看你最近都瘦了,看得我特别心疼。”

我原本以为他哥哥会拒绝的,但是没想到他哥哥还是接了过来,只是放在了桌上,然后说:“行,我一会儿忙完就吃。你如果有空,就带着我弟弟和弟妹一起去逛逛商场吧。”

我听他哥这么说,连忙极其小声地问靳凡:“她是你哥女朋友吗?现在的女朋友?”

“还不是,不过估计很快就是了吧,我哥和她有合作,现在不能得罪他。”靳凡见说法不方便,于是用手机飞快地打出一行字发给我。

这时候,那女的突然就发作了,我们还没看清楚,她就拿着桌上的一个什么东西扔在了地上,“哐当”一声,把我和靳凡都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靳言很大声地凶了一句,连忙跑过去捡了起来。

“她的照片你怎么还留着?她都跟别的男人跑了,你怎么还忘不了她?她现在都快要生孩子了!人都去了医院了!你还在这儿心心念念着别人!呵呵,靳言,你也太傻了吧?”她对靳言喊道。

听到这里,我和靳凡也都愣了,下意识地都望向了靳言,想看看他脸上的表情。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小心翼翼捡起地上的照片,小心地放进了相框中,我下意识瞄了一眼照片中的女人,因为离得太远看得并不真切,但是看轮廓依稀觉得应该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

“以后不要乱动我的东西,也不要对我发火。”靳言的语气听上去依旧十分平缓,波澜不惊。

“靳言,我喜欢你,我爱你,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你把她的照片收起来好不好?”那女人当着我们的面,对靳言苦苦哀求道。

靳言捂着胸口不知道忽然怎么了,脸上一阵阵地冒着冷汗,他的声音却依旧清冷,他说:“别对我说这些,现在的我不想听这些。”

话刚说出口,他的嘴角就溢出了血来,我和靳凡当时都吓坏了,不知道究竟怎么了。

那女人上前扶住了靳言,但是被靳言推开了,靳凡连忙冲过去,紧张地问道:“哥,哥,你怎么了?”

“没……没事。”他话音刚落,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把我们都吓坏了,我连忙打电话给了120,我对靳凡说:“你别动你哥,先别动,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哥之前有什么病没有?”

“我哥之前好像得过糖尿病,后来因为误食了什么药物好了,但是头发变白了,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靳凡着急地说道。

那女人也愣在了原地,那女人说:“一定是最近伤心过度了,或者喝酒喝太多了。”

我们几个在原地急得团团转,但却素手无策,直到120过来,医生和护士用担架抬起他哥哥往医院去,我也不明所以地跟着靳凡一起跑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他哥哥被推进了手术室里,我们几个人在外面等着,那个女人一直在一旁絮絮叨叨地说着靳凡前嫂子的坏话,她说:“她现在倒好,现在攀上高枝了,就把靳言祸害成这样。好好一个男人,被她折磨成这样。等我见到她,一定饶不了她……”

我的耳朵被她吵得没有一刻安宁,好想说一句让她别吵了但是又不能开口,她絮絮叨叨了半个小时,靳凡终于听不过去,抬起头来对她说:“你能不能不说了?我嫂子是一个很好的女人,她一定有她的无奈。我哥现在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们心情很乱,请你不要这样给我们添堵了,行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