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桌球对弈

“傅杰,你怎么会认识她?”沈紫嫣诧异地问道,她和傅杰是一个系的,又是同年级,可能早就认识。

“她加入了我们宣传部了,现在是我们宣传部的干事。”傅杰笑着说道,然后又说:“咱们都是女生,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呢?你这样带着外校的女生到宿舍里来闹,万一有人告诉宿管,宿管再往上报,对你的学籍也有影响。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在意,你家也有能力解决这些。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都大了,马上就毕业了,何必因为这些小事横生枝节,你说对吧?”

沈紫嫣似乎有些听了进去,顿时沉默不语地站在原地。她身旁的短发冷笑着说:“我们怕什么?姐,只要你一句话,任何后果我来承担!”

沈紫嫣摆了摆手,随后说:“算了,闹大对谁都不好,你先别动。”

短发一听脾气就上来了,但当着沈紫嫣的面又不太好发作,于是干脆气得跺脚往门外走去。

“潘如书,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招惹靳言。再有下一次,我会不客气的!”沈紫嫣指着我的鼻子,恨恨地说道。

“不会的,放心吧,我替她保证。紫嫣你还是先回去吧,要不然一会儿宿管来了就不好了。”我没说话,一旁的傅杰却为我开了腔。

沈紫嫣这才悻悻地带着那几个穿着新潮的女生走了,宿舍里顿时一片安静。傅杰问我:“如书,咋回事啊?”

“咱们丢失的海报,是靳言找人帮忙贴上去的,所以我发短信谢谢他,刚好短信被沈紫嫣看到了。”我淡淡地解释道。

“以后还是不要和他们来往的好,他们有钱有势,和我们这些普通学生不一样,还是尽量划清界限吧。”傅杰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告诉我她学生会干部要开会了,随后便匆匆离开了。

傅杰走后,室友们这才聚拢过来,韩小水说:“如书你以后得小心点儿,这个沈紫嫣听说和黑道有关系。”

“好恐怖啊……”杨梅悠悠地来了一句,似乎对刚才的情形还心有余悸。

“别担心,就算他们找我茬,我也会承担,不会波及到你们的。”我连忙对大家说道,不想让她们因此而对我生了嫌隙。

大家这才纷纷开始忙活自己的事情,我也洗漱好准备出门,待大家都走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廖小钟趴在我耳边说:“下次有人找你茬告诉我,我学过跆拳道,记住了!”

我一阵诧异,没想到看起来冷心冷面的她内心竟然对我如此仗义。我笑着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感觉到了一阵温暖。

眼看时间快中午了,我穿戴好后直接去了食堂。刚吃完饭,赵秦汉就打了我的电话,他问我在哪儿,我说在食堂。不一会儿,就看到他端着饭菜笑意盈盈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昨晚没事吧?回去吐了吗?”我问道。

“吐了,难受死了,不过现在好多了,我估计那小子也差不多。”赵秦汉有些得意地说道,似乎为自己昨天的表现很满意。

“你们的约定还算数吗?”我想起昨天他们说要打台球的事情,于是又问道。

“我已经定好了位置了,来不来就是他的事了。他如果不来,那就是他承认他已经输了。”赵秦汉开怀地说道。

“你不是一个那么爱较劲的人啊。”我疑惑地看着他,感觉这样不太像他的个性。

“那得看跟谁。有些事情,必须得一决高下。要是在西方,直接就决斗了。”赵秦汉笑嘻嘻地说道。

“想不明白你们这么做是为什么。”我不由得嘟囔了一句。

“真是当局者迷。”他突然伸手弹了下我的鼻子,这样的亲昵举动让我诧异不已。

“你干嘛?”我顿时脸色有了一丝的愠怒,但转念一想,食堂人这么多,他又是风云人物,我大庭广众之下训斥他让他太没有面子,于是我语气放柔和了许多,我说:“别这样,大家会误会的。”

“好……”他倒是也不以为意,应了一声之后,埋头开始拼命吃饭。

吃完饭后,我被他拽到了明翰台球厅。我们到的时候,靳言竟已经等在了那里。大概昨晚醉酒的关系,他的脸色看上去格外地憔悴,眼窝深陷,整个人没有什么精神。今天他穿着一身休闲的黑色潮服,看上去依然很酷。

“你们来了?”靳言见我和赵秦汉一起进来,懒懒地问我们道。

“让你等久了,我们才吃完饭。”赵秦汉说道。

“你们一起吃的?”靳言抬头,目光却是望着我的。紧接着,他的话像刀一样剜着我的心,他说:“听说早上我女朋友去找你麻烦了,先跟你道个歉。她不懂事,希望你包涵。”

“我女朋友”……呵呵,他这是为了沈紫嫣向我求情?我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刺痛,却逞强地说:“没事,我能理解。”

“那我们开始吧。”靳言突然快速说了一句,似乎一秒也不愿多耽误地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随后快速地从一旁抽出一根球杆,对赵秦汉说:“你如果没带球杆的话,可以用我的,没有关系。”

“不用,我用店家的球杆就好。”赵秦汉不愿妥协地说道。

他们很快就开始了,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格外地凝重。第一杆靳言发球,第一下打出去,便有三个球进洞了。靳言选择了一个未进的花球开了第二杆,接连打进去四个球之后才失手,赵秦汉这才有了打球的机会。

靳言打球的样子格外专注,脸上呈现出一种腾腾上升的杀气,他俯下身手握球杆、眼睛目视前方白球的时候,眼睛里有一点星星的亮光。明明球一个接一个的进洞,他脸上却没有半丝的喜悦,整个过程下来,他的目光都停留在球案之上。

轮到赵秦汉了,靳言率先进了四个球、并帮他打进去三个让他心里有了不少压力,不过他似乎也很不错,连进了两个球,第三个球微微打偏,快要进入洞口之时从洞口弹了出来。

靳言又一次得到了发球的机会,这一回,他变得格外谨慎,每一杆发球都把握好力道和角度,有时候快如闪电把球推进洞中,有时候力道很轻让球悠悠地自己进洞。第二次发球,他便已经完成了完美收官,把黑球打进了洞中,看得我和赵秦汉目瞪口呆。

他自己却十分淡然,他说:“我球杆比你好,又是先发球的一方,不怎么公平。这一盘,我也有店家的球杆和你打,你先开球,来!”

他做了一个先请的手势,把自己的球杆放进了袋子里,拿了店家的普通球杆,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赵秦汉发球。他就站在我的对面,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我能清晰看到他脸上的毛孔,他的额头太阳穴的位置冒了一颗巨大的痘痘,不过有刘海的遮挡显得并不明显。他穿着一件银灰色的英伦图案毛衣,白色衬衫的领子从毛衣里露了出来,袖口全部挽起,毛衣的下摆微微地晃动着,看上去很空荡。我突然意识到,他似乎比早两年瘦了许多。

赵秦汉最先开球,明明进了两个花球,他却学靳言一样,选择了色球,可是第一杆就出师不利,没有打中。当下,我就看到赵秦汉额头冒出了微微的细汗,他心虚地看了我一眼,我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却不巧靳言再次抬头,刚好看到我对赵秦汉展露笑容。

这一次他对我的误会更深了,他的脸色更加冰冷,像一块冰冻千年的寒冰。他发球的速度更加令人咋舌,每一杆打得都格外用力,球一次次地从他的杆下飞了出去,他连进了两个球,但第三个球却因为水平发挥不稳而飞到了地上。他放下球杆,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赵秦汉又继续开始了,靳言不稳的心绪他已经有所察觉,所以这一次发球他打得格外沉稳,他很谨慎地瞄准角度测算好间距,然后把一个个色球送进了洞中。这一回,他一下进了三个球。

这台球厅空调开得很大,我感觉到喉咙一阵干渴,见他们两都出了不少汗,于是悄然去了吧台,买了三瓶饮料。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台球桌上只剩下了一个花球和一个黑球,而此时靳言正在专心致志地找角度。

我生怕因为我而让他受到影响,我连忙把饮料放在一边,无比紧张地看着球案旁的他。花球和黑球挨到了一起,而白球的位置却偏黑球这边,这意味着靳言发球的时候很容易打到黑球,那样就直接输了,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死局,我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上。

靳言并未放弃,他手握球杆目视前方,几经考量之后,终于重重地击了一杆。他先把白球打到了球案的一边,利用球案的撞击力形成一股强烈的反冲力,随后白球飞速地朝着花球和黑球的方向跑去,竟绕过了黑球,直接装上了花球,不仅如此,还把花球撞进了洞内,而黑球却安然无恙。

那一刻真是精彩!连赵秦汉和球童都忍不住鼓起掌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