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我会对你好的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转过头,愤怒地望着赵秦汉。若不是赵秦汉告诉她,她又是从何得知靳言这时候从里面出来?

“我不知道,或许她在里面有熟人吧,我和这个女人没有过联系。”赵秦汉说。

“你觉得我会信吗?赵秦汉,你们太卑鄙了。”我恨恨地说道,可惜我毫无证据。

“小书,你太阴谋论了。我对你的目的一直很纯粹。”赵秦汉信誓旦旦,丝毫不予承认。

我的目光紧紧盯着车窗外,我看到靳言和陶梦然在那里说着什么,然后似乎起了争执,之后靳言朝着马路的方向走来,从我的方向能够看到他的正脸,他脸上的那种既绝望又坚定的表情让我永生难忘……

我看到陶梦然追了上去,不知道陶梦然究竟对他说了什么,他脸上满脸的震惊之后,他竟跟着陶梦然一起上了她的车。那一刻,我万念俱灰。

“你看,他跟着陶梦然走了,我们也走吧。”赵秦汉的语气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意味。

“赵秦汉,所以现在的一切,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对吗?”我扭头,愤恨地望着他,随后打开车门,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找靳言。

可是,赵秦汉一句话喊醒了我:“小书,别忘了你已经和我领证了!”

仿佛晴天霹雳一般,我推开车门的手就那样缩了回来。是啊,我已经和赵秦汉领证了,即便我再追上去,我和靳言的关系和从前也是云泥之别了!

我呆坐在座位上,眼睁睁看着陶梦然开着车带着靳言在我的面前经过,而我无能为力。

我靠在座椅上,努力地深呼吸,不断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努力让自己不要激动。

“我会对你好的。”赵秦汉淡淡说了一句,发动了车子,往他家的方向驶去。

我的手机响了,当看到屏幕上显示的“老公”两个字时,我心如刀绞,手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赵秦汉抢过了我的手机,直接把我的手机关了机,然后冷冷地说:“明天我给你买个新的号码,这个号码以后不要用了。”

“所以,你现在就开始控制我了?”我冷笑着问道。

“不是控制,是不想你再和他有任何瓜葛。我知道你情感上暂时不能接受,但是名义上,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而且,我想,他既然能上陶梦然的车,说明对你的感情也不是那么纯粹。我知道在你心里他很完美我很龌龊,可是你不妨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事情究竟是不是如此。如果他对陶梦然反感至极,又怎么可能坐陶梦然的车离开呢?一切,也没有人逼他,不是么?”

“你不用挑拨离间,我不想听这些。”我心烦意乱。

“究竟是我挑拨离间,还是事实的真相就是如此,我想你自己心里明白。你闭上眼睛安静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到了我家,我叫你起来。”赵秦汉的语调又变得温柔了许多。

我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不断盘旋着靳言的身影,我丝毫没有睡意,过了一会儿,我问他:“你确保靳言没事了吗?以后会不会再被调查,他的公司还在吗?”

“我办事,你放心。”他从车内的储物箱里拿出来一叠文件递给我,“你自己看吧,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不过这些文件,我想你应该可以信任。”

我打开他递给我的档案袋,一张张仔细地翻阅起来,翻阅到最后,我心里顿时有了底。心,这才放轻松了一些。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想我这么不经意的动作,却引起了赵秦汉的注意。然而,他的话更让我吃惊:“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吧?其实,你不说我也能够料到。”

我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坚决地说:“你想让我打掉是不可能的,这个孩子我不可能不要。”

“我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会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赵秦汉说。

“你别假惺惺的了。”我极度反感地说。

“究竟是不是假惺惺,以后我会用行动来表示的。小书,我对你的心,比谁都真。我想靳言绝对接受不了你和别的男人有过孩子,但是我赵秦汉,我不单单可以做到,我还可以把他当做亲生,无论男孩女孩,我都会一视同仁。”赵秦汉说。

我有点意外他这样的回答,听上去无比地诚恳,可是谁又知道他是否真的是发自内心。

他开着车带着我进入了H城市中心靠近中央公园的一座山间别院,这样的地方,这样的规格,这样的水准,一看就是只有高级官员才有资格入住的地方。

这里因为地处市中心,建筑风格都比较古旧,外表看上去并不眨眼,但是安防却比别的小区要严格好几倍都不止,甚至能看到武警士兵出入,可见这里住着的人都是什么样的级别。

我知道赵秦汉的根基深厚,可是当看到他父母来到H城便可以入住这样的地方时,我心里还是暗暗咋舌。

赵秦汉如今换车了,换了一辆相当低调的奥迪A4,还是老款。他的车一开到小区的大门口,保安队长便亲自出来迎接了:“赵科长,回来看父母啊。”

“是啊,麻烦请帮忙开下门。”赵秦汉笑着对保安队长说道。

保安队长敬了个礼,随后一声招呼,大门便开了,赵秦汉直接开着车带着我进入了其中,环山行驶了一小段路,才来到了一处绿树丛荫的房子旁。这房子看上去也有些年代了,连院子里的大树都已经参天了,处处鸟语花香,一看就是老干部们热衷养老的所在。

我没想到,我会这么仓促便以准儿媳的身份进入了赵秦汉家里。更没有想到,赵秦汉的父亲知道赵秦汉找我做女朋友的事情,竟然那样反对。

整场家庭聚会里,我的话极少极少,顾阿姨对我依旧一如既往的热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顾阿姨对我这样家庭出身的女孩子没有一丝偏见,大概是因为她自己本身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退休体育老师的缘故。

可是赵秦汉的父亲整场黑着脸,到最后赵秦汉对他说准备和我结婚的时候,他当时便说了:“别的事情我都可以依你,只有这件事,我不会同意。”

“爸,我已经决定好了。而且,我们已经领证了。”赵秦汉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一刻,看到赵秦汉父亲面色铁青的脸,再看赵秦汉一脸的坚决,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心有了一丝丝的松动。

我在想,是否是我真的误会了赵秦汉。最起码对他而言,找我这样的女人,的确方方面面都不够门当户对。可是他在这样的情况下,硬是和我领证了,并且知道我有孩子这件事,竟也没有太大的反对。我越想,越不懂他的心理。

我们自然被他父亲在盛怒之下赶了出来,顾阿姨一路追到了门口,拉着我的手说:“他爸爸就这个脾气,没事,我会劝他。你们能在一起,我就放心了。我知道秦汉对你的心思,现在看你们终于走到一起,阿姨高兴。”

当对上顾阿姨真诚的眼睛,想起高中那一年她对我的照顾,我的心里涌起微微的愧疚感。如果她知道我和赵秦汉之间不过是利益的关系,如果她知道她儿子就这样随随便便和一个女人定下了终身,她会怎么想呢?

回去的路上,我问了赵秦汉一个问题:“你想过,你这样做,不单单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你的父母吗?”

“这些我都想过了,但是没有办法,我不能阻止自己的内心。我和别人不一样,别人或许注重的只是过程不在乎结果。我不是,我是一个只要结果的人。”赵秦汉直言不讳地说道。

“呵呵……只要结果。”我无奈至极,“你应该和陶梦然在一起猜对,我觉得你们简直就是绝配。”

“我喜欢的人是你,这一点,这十年没有变过。我中间也试图说服自己去接受别的女人,但是我做不到。每一次当我下定决心想要亲吻一个女人的时候,她的脸一瞬间会变成你的脸。”赵秦汉边开着车,边说。

我无言以对,望着窗外,当车开过盘山公路,我望着山下,有那么一瞬间有了一种轻生的念头。可是上天,偏偏让我在这个时候有了孩子。

孩子……为了这个孩子,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孩子。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

赵秦汉把我送回了酒店,当赵秦汉送我上楼然后离开之后,我的房门突然被敲响。

这个时候谁回来找我?难道是赵秦汉打道回府了?我一阵诧异,走过去,往猫眼里一看,外面站着的人让我大吃一惊。

靳言……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怎么找到的我?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那一刻,我的心剧烈地疼痛开来。随后,我透过猫眼看到了站在电梯口的陶梦然,我顿时全然明白了一切。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