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她死了

第2章她死了

我疑进了电梯,不得不佩服笙歌到位的保密和关工作,来了这么多警察,这里竟一点不乱,按理说今天是周末,定然是Ke人档,可是现在,我一个都没见着,静得瘆人。

五到了,警察们从另外一侧高层专属电梯出来,竟跟我走的是同一个层……同一个间!他们看我的神充量,让我几近窒息。

门开,他们悄无声息的冲进去,我迅速跟上。

在门要关上的那刹,我闪进去,其中一个警察推搡我,一个高大的影拦在他跟前,随后一把悉的声音穿来,“你是不是段宁?”

我盯着眼前这个面相尚算不错,阴着脸,薄唇紧抿的男人,猜想他便是刚刚给我电话那个男人,警惕地点头。

警察看了他一眼,他摇头示意,便放开我,气氛压抑至极,他们都安静的站着,似是来参加追悼会一般。

我扫视一圈,发现这个间大厅中间竟坐着我刚刚在门口见到的男人,灯光下,他脸上的轮廓更显俊朗,眸光如同DAO锋锐利,他此刻被零星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围着半圆围着,灰大已褪下,里面穿一修棒球服,双脚随意交叠,右手撑着眉心,手肘抵在一张致的雕木桌上,漫不经心回答警察的问题。

警察站着,看起来有些ZHAN兢,仿似古时臣子向皇帝报告奏折,而他便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问完了吗?”他突然抬眸,语气依旧漫不经心,一只手把玩桌上茶具,鹰一般锐利的眸光直直盯着做笔录的警察,显得十分不耐。

警察几近讨好地讪笑,“还有一个小疑问……请问”

“若是问完,我们裴总可要走了,耽误一分钟,便是上亿元的损失,你赔得起吗?”抢话的是刚刚那个给我电话的男人,随后他指着我:“这位是死者朋友,我帮你把她叫来,有事你问她,她肯定比我们欧总清楚。”

刹时间,所有的目光齐刷刷的往我这边看过来。

死者……

我完全懵了。

对上中央那男人冷漠的眸光,我颤声问:“刚刚……你们说什么?死者?谁死了?”

那男人站起来,微抬下巴,不理我,淡漠地看我一眼便迈出去。

刚刚那推搡我出去的警察马上上前拦他:“裴总,希望您能跟我们合作,毕竟她出事的时候,只有您一个人在间,刚刚我们去监控,发现这栋所有的监控都已被人毁坏,显然是有目的有准备而来,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除了您之外其他人进了紫竹阁,我们并不是说您就是凶手,我们只需要您提供一点细节,若是裴总在这里不肯配合,怕是要跟韩某走一趟警署。”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无视,刚刚他们说什么?死者?到底是谁死了?!

我上前去,一把抓住那姓韩警察的手,激动问道:“你们倒是告诉我到底是谁死了?!”

他不答我,却翻手上的手机,那个手机的子,我认得,是甘苗苗的,是我送给她的大嘴孩水钻皮!

“你是段宁?”他问我,眸光犀利。

“是不是苗苗出什么事了?她现在在哪里?”我不答,大声追问。

他阴沉的脸是遗憾,“她死了,手机里唯一能找到的联系方SHI 就是你的,你跟她什么关系?”

我不理会他连珠弹的问话,脑子里嗡嗡作响,死了……甘苗苗竟然死了……怎么可能!这群混蛋!他们肯定是骗我!

“她在哪?!”我声音沙哑,指甲几近要掐进他手臂的肌肉里。

他不答,刚刚给我电话的男人倒是指了指间左侧,此时我才发现,那里竟然还有一个间,我疯了一样拨开人群往那个间走,门前守着的两名警员见我冲过来,显然措不及防,正拦我,我在警校平日里也有训练,加上时常去健,有些力气,此时加上着急和愤怒,不消几下便撞开他们一头扎进去。

进了门,看到眼前景,我险些晕过去。

那地的鲜血,殷红刺目,味弥漫,已经干涸,看样子是在左腹出,那里的血块很厚实,而我亲爱的甘苗苗,倒在那血泊中,手臂上那DAO疤触目惊心,子被粉笔画出死时的形状,双手摊开,一只脚斜斜的弓着,一直脚伸直,披头散发,头歪到一边,眼睛都没有合上,好像在看着我,向我求救,问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出现。

我哀嚎一声,正扑上去,外头已经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

“拦住她!”

“不要让她破坏现场!”

刚触碰到苗苗冰凉的手指,那两个刚刚守门的警员将我一把拉起,狠声道:“小,请你出去,这是现场,法医还没来检查,你不能破坏!”

“苗苗”我声音嘶哑地吼道,挣扎了几下子轻飘飘的被他们拖着往外走,一只运动鞋掉了,隔着袜子触碰到地板,一阵锥心的冰凉。

而我亲爱的甘苗苗,就躺在那冰凉的地板上,死不瞑目。

他们把我拖出去众人中央,将激动吼叫放声大哭的我死死地按在刚刚那个男人座位的对面,此时他已重新坐下来,玩味般的喝着热茶,法医在这个时候赶来,也穿的便装,提着药箱,似是见不得人一般闷着头往间走。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