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1 戏耍胡军

    金昊天和郑听雨两人还有闻讯赶来的张丹峰和任少天夫妇四人,在早茶之后驱车赶往医院去看望胡颖。

    张丹峰特地把胡军拉到了自己的那辆车上。

    “峰哥我又不是没有车,我还是不打扰你和嫂子两人世界了?”话虽这么说胡军还是坐到了张丹峰的车上。

    “小军,胆子不小啊,竟敢当面和昊天那小子龇牙,尤其还是当着郑大主播的面。佩服,哥哥我实在是佩服你啊。”张丹峰戏谑的调侃道。

    “峰哥,我这算是哪门子的龇牙啊。再说就算是龇牙又怎么了,兴他害得我姐酒精中毒,就不兴我说他几句发发脾气了?”胡军带着点怨气说道。

    一方面是因为胡颖的酒精中毒,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此行非但没有把金昊天收拾一顿,反到被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说出去,他胡大公子的颜面还往哪里搁啊。

    “嘿嘿,兄弟要不怎么说你流弊呢?你知道这些年曾经对那煞星龇过牙,那些个大小衙内们都是什么下场吗?”

    一听这话,胡军不由心有惴惴的问道:“什么下场?”

    “呵呵,不是被送进了大狱,就是被赶到了国外,最好的也落了个被他们的家族当做了弃子任其自生自灭。”张丹峰淡淡一笑说道。

    “啊……”胡军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半句话来。

    “呵呵,你要是只惹毛昊天那煞星,这还是好的,至少没有生命威。胁可是你现在连郑大主播也得罪了,嘿嘿……。”张丹峰接着坏笑着说道。

    “难……难不成她还能杀了我不成啊。”胡军弱弱的说道。

    “嘿嘿,这可说不准啊。”张丹峰笑着说道。

    “呃,峰哥,你在吓唬我。”胡军讪讪的说道。

    “吓唬你?我吓唬你有钱赚啊。”张丹峰嗤之以鼻的说道。

    “可是,我又也没有得罪她啊?”胡军委屈的说道。

    “没得罪?呵呵,你也不看看你小子干的那叫啥事?我真不知道你小子有没有头脑,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啊?你说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感情纠葛呢,你小子倒好竟然当着那姑奶奶的面,说你姐和昊天的事情,还说出一些令人浮想联翩的话,你这不是找死嘛。”张丹峰没好气的说道。

    “呃,还真是不知道。“胡军弱弱的说道。

    “哼,不知道,你没有眼睛啊。“张丹峰不爽的说道。

    “呃,峰哥,那郑女士真的不会记恨我吧。“胡军不安的问道,不待张丹峰回答,又甩甩头像是自我的安慰道:“不能,肯定不会,虽说我和她不熟悉,但是就我刚才的短暂的接触来看,她肯定是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来的。绝对不会,峰哥肯定是你在吓唬我。”

    “呵呵,吓唬你?小军,我告诉你,这看人不能从外表上去看一人,这老话不是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吗,你看着听雨表面上人畜无害,温柔体贴的样子,活脱一个邻家大姐,但是我告诉你,这丫头要是发起很来,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张丹峰轻蔑的一笑,然后正色说道。

    “啊,还有这事?”胡军不信的问道。

    “知道最近岛国发生的是吗?”张丹峰淡淡一笑然后神秘的问道。

    “岛国,你说说,岛国前政府那些个高官被人追杀的事情?”胡军问道。

    “恩。”张丹峰点点头。

    “知道啊,这不是说是李老将军为他孙子实施的报仇行动。哦,对了这个金昊天貌似就是李老将军的孙子啊。“胡军道。

    “呵呵,你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这件事情虽说是李老爷子的决定,但是这背后却也有着听雨那位姑奶奶的影子在。“张丹峰笑着解释道。

    “什么?真的?”胡军惊讶的问道。

    “那是自然,我还告诉你,那姑奶奶为了替金昊天那小子复仇,他将昊天留给她的几百亿米金全部拿了出来,充当复仇基金,要不然就凭这李老的几句话,那会在岛国掀起如此的腥风血雨啊,要知道那些亡命之徒眼睛里除了钱,其他的一概不认的。”张丹峰道,然后又诡异的一笑说道:“从这你就可以想象的出金昊天在她心目中是何等的重要,你小子既然当着她的面,要昊天那小子对你姐姐负责,你说这位姑奶奶生气不生气?忘了跟你说了,据说姑奶奶手上还掌握着世界上对牛逼的杀手组织啊。”

    张丹峰的这番话把胡军震得不轻,久久不能回神。

    “对了,刚才的那话,除了我的嘴,进了你的耳,别给我传到第三个耳朵里去,否则丢了小命可不关我的事情啊。”看着一脸震惊的胡军,张丹峰又正色的警告道。

    “啊……”胡军再次石化,说实话刚才的这些事儿事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见识范围了,当然了也完全的超乎了他的想象了。

    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应对了,除了震惊就是后怕。

    吓得都脸色惨白,手脚冰凉了

    看到胡军是真的被吓到了,刚才在一旁强忍着笑意的冷竞秋再也忍不住了,于是不顾形象的格格大小,笑的是花枝乱颤,好久才止住了笑意,在张丹峰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说道:“玩笑开过了,看你把小军吓得。“

    “哈哈哈哈哈,小军,想好不到你小子竟然是如此的胆小,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哎呦,不行了,我的肚子啊。”这时张丹峰也猛的捧腹大笑起来。

    原本被吓得不该如何办的胡军,被眼前两人突入起来的大笑给搞蒙了,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给耍了,于是不有急的跳了起来。

    但是他忘了,此时他们正身处车内,蹿起来的是这头被车顶给狠狠的撞了一下,他一边揉着被撞痛的头顶,一边幽怨的看着张丹峰,委屈的说道:“峰哥,弟弟我没有得罪你吧,你竟然这么戏耍我,好在我心理素质不错,要不然还不被你吓出心脏病啊。”

    “啊哈哈,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还嘴硬,就你刚才那副熊样还心理素质不错。”张丹峰笑着说道。

    “哼,我真是遇人不淑,枉我还把你叫你哥,你就这样当哥的啊。“胡军不爽的说道。

    “哈哈哈,说知道你小子竟然这么的单纯啊,连这也信啊。“张丹峰大笑着说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老奸巨猾啊,为了我这可受伤的幼小的心灵,峰哥你的给我点补偿。”胡军幽怨的说道

    “哈哈,好说,你想要什么说来看看,我是否能办到。要是能办,哥哥我一定满足,要是办不到你就换一个。”张丹峰笑着说道。

    “哼,真是奸商。之余什么样的补偿我现在还没有想到,等我想到了再说。”胡军道。

    “好,我等着。哈哈哈,想不到你小子还真好骗啊。“一想到刚才的事情,张丹峰就不有的又捧腹大笑起来,连冷竞秋也是忍俊不禁。

    他俩的笑声听得胡军十分的郁闷,脸上直冒黑线啊。

    ...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