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别离开我

“其他我不想多说了。总之你别和你父母说,也别影响你们两家人的关系。一个星期内,我会把靳言还给你。”我抹掉眼泪,站了起来。

“慢着!”她喝住了我。

我扭头,望着她,不知道她要对我说什么。

她也站了起来,她对我说:“潘如书,除非你答应我,以后无论如何时候,无论靳言是否找你,你都不会再和他在一起。”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感觉心冷得像一块沉甸甸的寒冰。

我咬着嘴唇,沉默了一小会儿之后,点头说:“好。”

她满意地看着我,笑着从头到尾打量着我。从前每一次见到我,她都会像这样仔仔细细地打量我一番,然后脸上露出无比鄙夷的神情。这一次,更甚。

我在她的目光下转身离开了,她在后面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高声喊道:“喂,潘如书,不用你买单。这里你消费不起。”

这些话已经不能刺痛我了。还有什么痛,比失而复得之后又失去更痛呢?我拖着沉重的步伐从餐厅里缓缓地走出去,餐厅早就打烊了,一男一女两个服务员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面如死灰般地从他们面前经过,像幽魂一样飘出了餐厅,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

H城的天也阴晴不定得很,我出门的时候还是绵绵细雨,没走几步,就变成了漂泊大雨。路灯依然明亮,路上往来的行人却十分稀少,即便是有,也是撑着雨伞急促地迈开步伐从我身旁经过,并且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每一个人都有家的方向,家里都有亲人或爱人在等待着,只有我,突然又一次被全世界抛弃,无人问津。

我在雨里暴走,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脸上不停地有雨水流下来,一个看起来衣衫褴褛的人突然不远不近地跟上了我,我一回头就看到他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心里顿时打起了鼓,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安全,于是连忙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小画学校的名字。

好心的出租车司机让湿漉漉的我坐上了车,还给我递过来一条干净的毛巾让我擦脸。师傅以为我是那所学校的学生,不停问我为什么在路上淋雨不回学校,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一直保持沉默。

师傅把空调打开了,可我依然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冷。之前有多美好,现在就有多痛。原来美好和痛苦是成正比的,我想我从今以后,都不敢再期待幸福了。

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师傅告诉我要一百多元的车费。我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湿漉漉的百元大钞递给他,随后,我被放在了小画大学的大门门口。

一个人在校园的大门口枯坐了一整夜,身体的每一寸皮肤早已冰冷,体温把湿漉漉的衣服都烘干了。流了很多很多的泪,打了很多很多的喷嚏,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心里说不出的绝望。

从天黑坐到天亮,看着天空从一片漆黑变成了一片橙色。太阳升起了,新的一天又来了。

我握着手机的手机,颤抖着双手,给一个我从未打过电话的人打去了电话。

“喂……”对方正睡眼朦胧。

“张誉,我是潘如书。”

“啊?”他的声音一下高昂,紧接着变得十分欣喜:“小书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我在你校门口。”

……

十分钟后,他满头大汗地出现在了校门口。或许是因为太慌乱了,他身上衬衫的扣子都扣错了,头发乱糟糟的,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脸上却呈现出一种朝阳初升般的蓬勃:“小书,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好像发烧了。”我虚弱地说道。这就是作的后果。

“啊?”他连忙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他说:“我这就带你去医院,走,我扶你。”

“不去医院。”我连忙说道,我说:“这附近有一处房子我有钥匙,你陪我一起去就好。今天你有课吗?”

“没事,没有关系。”他连忙扶起了我。

我把靳言买下的公寓地址告诉了他,他惊讶地望着我:“那可是这一片最高级的公寓啊。”

“嗯。你敢不敢去吧?”我见他有退缩的意思,顿时推开了他。

“去。我有什么不敢的。我就是奇怪你怎么会有那里的钥匙,难道是你们公司给你们配的?听说你现在工作不错,没想到待遇这么好啊。”张誉一脸狂喜地望着我,滔滔不绝地和我说话。

“别问那么多了。”我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头晕,乏力,身体一阵阵地发热,天旋地转般的感觉,恨不能赶紧有有床可以躺下。

可我非常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现在走的这一步,会让靳言多恨我。可是,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他说过,唯有背叛能让他放弃我。既然如此,我只能用最让他痛恨的方式来快速终结这一切。

恨就恨吧,我不要因为我,毁了他的一切和前程。

当打开门,看到那小小的、可爱的梳妆台,看到床上大大小小的布娃娃,看到他精心布置的这一切之后,我泪落不止。心好痛啊,真的好痛。

这本可以成为我们的小家,成为我们的天堂。而我现在要做的,却是要将这梦幻的一切,变成靳言心里的地狱。我无法想象他会有多恨我,只要一想到他会恨我,我的心便像是快要窒息。

“哇,这里面也太漂亮了!这是你们女生最喜欢的布置吧?小书,你现在真是发财了啊?”张誉环视着这房间里的一切,用一种艳羡且粗鄙的语气说道。

他的一切都引起我内心的反感,可是,我没有更好的人选了。我知道张誉喜欢我,也知道我在利用他对我的喜欢,可是我,我别无选择。

房间里还有靳言为我买好的睡衣,都是HelloKitty式的粉色系,棉质的,真丝的,性感的,可爱的,都有。他从来对睡衣的要求就很挑剔,也十分注重。

我挑了一件最保守的、长袖长衫款的睡衣,去洗手间里冲了个澡,把睡衣换上了。

洗完澡后,我在洗手间里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在几经删改之后,把短信发给了靳言。心绞痛不已,浑身有一种几欲虚脱的感觉。这一条信息发出去之后,一切全毁了,全毁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誉,我在锦屏公寓6号楼1314室等你,快点噢,要不然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呵呵……发出去的那一刻,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感觉世界顿时一片黑暗了。我失声痛哭起来,张誉在洗手间门外拼命敲门问我怎么了。

我知道还是要面对的,我停止了哭泣,擦干泪水,打开门走了出去,我看着站在门口的张誉,他脸上一脸的紧张加慌张,我轻轻地说:“我没事,你在这儿陪着我就行,我想睡一觉,好吗?”

“嗯。”他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扶着我走到了床边,掀开被子的一角让我躺了进去。

他的呼吸变得无比地急促,这或许是他人生第一次和一位异性同处一室。我感觉身体的热度越来越高,整个人像是有一种即将被蒸发的眩晕感,我说:“张誉,你给我倒点水,弄块湿毛巾给我擦擦好不好?”

他显然没照顾过别人,看到我这样完全手足无措,他慌里慌张地奔去洗手间,很快我就听到了洗手间“哐当”一声,紧接着他大喊道:“小书我不小心把脸盆掉地上了,你别担心,没事啊,我在呢。”

发烧烧得我浑身都酸疼无比,朦胧中我似乎看到靳言就站在窗口,他穿着白衬衫回头对我微笑的样子好帅好帅,他像是笼罩在一层雾中,缓缓朝我伸出了手。

躺在床上后,我的意志力一点点地退却,我感觉我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我的眼前一会儿变成了张誉,一会儿又变成了靳言,我使劲努力想睁开眼睛,我忍不住拉着那个人的手,嘤咛道:“别走,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好,好,我不会离开你的,小书。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喜欢你好久好久了,你就像是我的女神一样,你现在好美,脸红红的样子好可爱,我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和你这样,能握住你的手。小书,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陪着你,你放心,放心啊……”朦胧中我的手被一个人紧紧握着,他的话我听得并不真切,恍惚中我只听到一个人在对我说:“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小书,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我似乎看到了靳言,他不停地对我微笑,他拥吻着我,他把我拦腰抱起,他深情亲吻着我的额头,他拉着我的手在马路上狂奔……他是那样一个疾风少年,他是那样浑身都闪耀着光芒的男生,他是那样一个深情慢慢的男人。

门被重重地踢开了,突如其来地“哐当”一声,整扇门轰然倒下了。我被这声音震得睁开了眼睛,只见眼前站在两个我无比熟悉的壮汉,而他们的身边,站着的那个男人,他的脸像是被毒雾侵袭过一般,泛着青紫,目光如箭,直直地刺向床上的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