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董事大会

晚上11点左右,趁着医院人员不多、大多数病患家属都已经休息的当下,我们快速把靳言父亲转院到了靳言家的私人医院。王主任因为和靳言父亲之前私交甚好,所以已经答应在外国专家没有到达之前,靳言父亲的身体状况他来负责。

我们按照事先的计划成功把靳言父亲转院,等一切办理妥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刑风在陪着我们处理完一切之后,把伤心过度的许阿姨送回家去,我和靳言留在了医院。

好在靳言家医院有两间病房空了出来,靳言不愿意回家休息,于是我陪着他一起住在了医院。安顿好了一切,确定有人值班和监护之后,靳言这才躺了下来,此时他已经十分疲惫了。

“我撑不住了,要是我先睡着的话,你别怪我,好吗?”临睡前,他拉着我的手说道。

这三年里,我们之间有一个甜蜜的约定,那就是不管我们如何吵架,我们每晚入睡之前,只要我没有睡着,他就一定不能比我先睡着。这三年以来,他虽然很多时候很幼稚很混蛋,常常把我气得鼻孔生烟,但是对于这项约定却一直谨记并且履行得十分到位,三年时光里,他从没有一起比我先睡着,而且他都能在隔天早晨醒来之时得意地把他拍下来的我睡着的各种丑态照片展示给我看,故意以此来奚落我。

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能记得这么微小的细枝末节,我不由得抱住他的头,像一个母亲抱住孩子一样把他抱在我的怀里,我说:“你睡吧,今晚我比你晚睡,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叫你,你别担心明天早上起不来,我会定好闹钟,放心吧。”

他紧紧抱着我,大概因为太过疲惫了,他很快就睡去了。医院里出奇地安静,房间里开着泛着紫光的夜灯,我迷迷糊糊中也很快睡去了。

隔天早晨脑中一响,我们便不约而同地从床上爬了起,靳言先去看望了他父亲,随后带着我回家各换了一套正装,紧接着驱车往本色大厦驶去。

因为担心他的精神不济,所以一路上都是我在开车。和靳言恋爱后,我不想因为他的家境背景让我太有压力,于是我从来没有要求他带着我出现在他家或者他家的任何餐厅或办公楼里,他本身也不喜欢那种压抑的环境,所以和我在一起之后,他完全淡出了他父亲的商圈,陪着我一起过着简简单单的小日子,连他日常的零用钱都是他父亲直接让秘书转到他的卡里。

所以,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本色大厦——这栋刚刚新建不久、H城里最高的地标性建筑。

停好了车之后,靳言和我互相怔怔地望了彼此一眼,随后异口同声地说:“走吧,我们。”

我特意替靳言理了理他的西装,正了正领带,然后和他一起迈入了本色大厦。他虽然很少来这里,但是总裁的儿子人尽皆知,所以他一出现在大厅,很快就有人殷勤地走上前来陪同我们,靳言像模像样地说了几句之后,来人便把我们带到了顶楼的会议厅。

由靳言召开董事大会的事情早已通过李敏传到了各位董事的耳中,靳言父亲车祸负伤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所以今天大家早早等在了会议厅里,就等着靳言的出现。

场面之大可想而知,初次经历这种场面的我十分胆怯,我紧紧跟随着靳言,看着他昂首挺胸、器宇轩昂地走到了会议大圆桌最中间的那个位置时,我的心跟着砰砰直跳开来。

因为我并非是这家公司的员工,本没有资格参与这样的董事大会,但是因为我是靳言的女朋友,虽然大家虽然心存疑虑到底不敢多言什么。靳言父亲的个性一向铁面无私威风凛凛,如今他虽然病倒,但是威信犹存,他们并不清楚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所以一时倒是不敢发难。

我以助理的身份坐在靳言的身后,负责为靳言记录董事大会上发生的一切。我们刚刚在座位上坐下,那位“陈伯伯”便耐不住性子站起来说道:“我们一路追随靳总到现在,能坐在这里的,都不是公司的外人。靳言,你父亲目前到底什么情况,你不妨直说。”

“陈伯伯稍安勿躁,请先坐下吧,我今天代替父亲召开董事大会的目的,就是向诸位传达父亲的指示。”靳言连忙站起来,语气凝重地说道。

靳言虽年纪不大,但是声音浑厚和他父亲如出一辙,他虽然从未掌管过集团任何事务,但是靳言这些人的为人处事风格这些董事都颇为了解。靳言的性格和他父亲年轻时很像,所以他这么一说,大家倒是不敢太为难于他。

我冷眼观察着会议桌上这些董事们的表情,大家或交头接耳,或一脸茫然,或目光锐利,或微微思量,总之神情各异。

靳言见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随后又说:“请大家放心,父亲现在已经苏醒,意识清醒,但是行动仍有不便,目前还需要密切治疗,所以暂不接见任何人,一切指示皆由我来传达。现在,烦请各位董事按照从前开会的步骤,逐一陈述事情,接下来一切都将由我代理,李董事协助我处理,希望大家看在与父亲多年共事的份上,一起共度眼下的难关。”

靳言话刚说出口,那位陈董事就冷哼了一声,随后大声说道:“眼下你父亲是生是死我们都不知情,一切怎能让你一个小孩说了算?”

“欸,”李敏连忙站起来,然后说:“靳言作为董事长的长子,董事长多年以前就有心让他多多历练。既然现在董事长大病未愈,一切由靳言来抉择也理所应当。我看,我们大家还是多说说眼下的难题吧,依我看那,本色今年,难办咯……”

李敏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李敏说完后,其他人纷纷懂了他话语中的意思,于是接下来,每一位董事都开始向靳言“诉苦”,纷纷开始诉说现在的种种窘境。

我这时才知晓,原来因为当初筹建本色大厦、诸多董事持反对意见、但是靳言父亲依然我行我素地建起了这一栋高楼,已导致了董事会里诸多矛盾的发生。后来又因大楼的筹建问题导致资金周转困难,再加上今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导致本色旗下诸多企业一片萧条,原本是吸金主力的娱乐行业因为近年来势头不对逐一关闭,最后连本色娱乐会所都因为靳言和沈紫嫣的问题、被靳言父亲大方赠送给了沈家,虽然这件事上靳言父亲早有安排不让诸位董事及股东吃亏,但是也导致了诸多问题。

此时随着靳言父亲遭遇车祸、问题逐一浮出水面,一切的难题都摆在了面前,而更为关键的是,靳言父亲一直以来奉行的都是独裁统治,一直以来没有培养过得力助手,更没有形成派系这些董事表面上虽然迎合靳言父亲,但是背地里早已沆瀣一气,见如今势头不对,就纷纷开始发难。第一场董事大会,就已经有好几位董事提出来要撤出资金退出董事会。

那个李敏,虽然表面上处处拥护靳言,实际上却是在推波助澜,几次三番煽风点火,使得整场董事大会变得剑拔弩张,有两位董事当众吵闹起来,其中一位竟中途退场拂袖而去。

一场大会开完,靳言明显力不从心,面无血色坐在那里,看他这样烦心,我心里不由得跟着焦急。

李敏再度走进会议室,走到靳言身边坐下,随后语重心长地说:“孩子啊,我和你父亲在一起多年,曾经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如今你父亲究竟实情如何,你告诉伯父一声,伯父好为你做主。你看现在人心涣散一盘散沙,接下来万一股东们都知道,纷纷要求撤资,实情就难办啦!”

靳言心里明白李敏就是罪魁祸首,本来应该笑呵呵陪他演戏到底,但是他到底年轻沉不住气,听李敏这么说,不由得窝火万分地说道:“李伯伯,我认为这种时候,您不应该推波助澜。吃水不忘挖井人,你别忘了当年我父亲是怎么一路提拔,你才能有今天。怎么如今我父亲一有不测,你就开始煽动大家落井下石?!”

靳言此话一出,李敏脸色大变,我也吓了一大跳,心里不由得责怪他过于轻率,可是我明白他此刻的心情。父亲性命危在旦夕,这些昔日跟随他父亲的人非但不关心他父亲的安危,反而个个都惦记着自己的利益,他那么血性的一个人,一时习惯不了这种尔虞我诈的虚假场合,难免沉不住气。

李敏气得面色铁青,指着靳言好半天,这才说:“靳言,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和李伯伯说话?!刚才是谁为你挡枪,是谁帮你说话?!好了,看在你年轻的份上,我不和你追究这些!你不肯说就算了!公司的事情我看,就凭你的能力也处理不了!哼!”

李敏气得拂袖而去,靳言的拳头握在一起咯咯作响,如果以他以前的脾气可能早就冲上去把这些虚情假意的人暴打一顿了,可是他在拼命隐忍。就在李敏快要消失在会议室的那一刻时,他噌地站了起来,我连忙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靳言,稍安勿躁。”

我这么一拉,他顿时清醒过来,当他意识到他刚才说了些什么的时候,他气得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自己骂自己道:“妈的你是不是蠢?你这么说了,那混蛋更要提防你了!”

我忙拉住了他的手,我说:“靳言,别这样,我明白你的心情,这里人多眼杂,不能露出蛛丝马迹,我们赶紧回去医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