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虚构人物

彭喜乃是正六品的功曹主事,而且还是郡守庞成安的心腹。

在整个望沙郡,彭喜都是很有脸面的官员。

他的干女儿,自然要穿绫罗绸缎了。

不然这般穷酸的出去,肯定会惹来旁人的耻笑。

官员很少有不好脸面的,彭喜也在其中。

眼见胡宝应声出门,潘文长立即开口阻止,恩惠是他的女儿,怎么好意思让彭喜破费,给女儿买绸缎制衣?

这笔钱,应该由他来出。

尽管,他不愿意。

“胡宝请留步,还是由本官去购买布匹吧。”

虽然心疼买布要花的银钱,但彭喜是潘文长要巴结的大贵人,潘文长不能不阻止。

潘文长老了,想要升职比较难,但有上官照应,总是更好一些。

更何况他还想要纳妾生子,继承香火。

现在就要提早打算,有了足够的人脉关系,将来才好给儿子铺路。

他有个心结,就是一直认为自己本身的学问很深,但之所以没有中进士没能当上大官,是因为家世贫寒,没有亲戚族人照拂,所以他绝对不能让儿子也因为这个原因不能一酬壮志。

他要给儿子铺好路,将来科举夺魁,再步步高升,光宗耀祖!

彭喜笑呵呵的出声打断,并上前几步,轻轻摸了摸潘恩惠的脑袋,“收恩惠为干女儿,不出点血怎么能行?

买些绸缎,就当是我这个父亲给干女儿的见面礼好了。

恩惠,你喜不喜欢?”

“喜欢。”潘恩惠对彭喜很有好感,所以任由彭喜摸自己的头,而并没有去躲闪,并且很享受,家中只有父亲一个男子,却从来没有亲近过她,其他的男人则是不能轻易触碰她。

所以潘恩惠自记事起,这还是第一次被男子如此的亲近。

这种感觉很新鲜。

而只要是女孩子就没有不喜欢漂亮衣裙的,她自然也是一样,连连点着脑袋回道。

“哈哈,喜欢就好!”彭喜爽朗大笑。

而胡宝听到潘文长的阻止声,根本没有停留,就径直走了。

以潘文长之前如此对待女儿来看,能买什么好料子给潘恩惠做衣裙?

而穿的不体面,则是会给彭喜丢脸。

重要的是彭喜的脸面,不是潘恩惠穿的好不好。

胡宝去买衣料,潘文长带路,领着彭喜等人一路来到山味楼。

潘恩惠眼巴巴的望着他们离开,几人却是没有带上,彭喜收她作干女儿别有用心,并不是真的喜欢她,没有出门见人的衣服,彭喜又讲究身份,是绝对不会带着她给自己丢脸的。

潘文长则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女儿的神色。

一路上,潘文长都是笑呵呵的。

与彭喜拉上关系,他也算是有路子,有靠山了。

山味楼,顾名思义,酒楼菜肴以野味为主。

而在北疆这个地方,夏天秋天野物并不难抓,所以野味的价格较低,不过山味楼的厨子手艺极佳,所以味道很是不错。

潘文长刚刚踏入酒楼大门,就招呼伙计上酒上菜。

菜肴足足点了一桌子,酒则是先上了一坛。

彭喜吃着味道不错,心下颇为满意。

不过此次来找潘文长,彭喜的目的可不是来认干女儿,再骗着白吃一顿酒席的。

吃了个半饱,彭喜又喝了几杯酒,终于步入正题,“潘先生,本官瞧着灵通县这绝对是大手笔啊,居然搞全城改建,让所有百姓都住进了新宅子,这得花多少钱啊!”

“彭大人说的极是。”灵通县的政绩摆在眼前,潘文长也有出力,所以提及此事颇有几分骄傲,但是到也实话实说,“其实当初景大人提议改建城池,下官也是不太看好的。

想着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却不想河道开工,许多百姓看到榜文纷纷赶来,县城一下就热闹了。

上工的百姓每天都有工钱拿,而且人数越来越多,于是许多富户商家都是看中了其中的商机,纷纷跑来高价购买商铺店面。

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就生生让临街商铺的价格翻了一倍还多!

现在更是翻了足足近五倍!

而且那些富户商家不惜大量的投入人力物力,就一下把县城内的商业给盘活了。”

潘文长酒量不济,几杯水酒下肚,脸庞通红,这话也就多了,滔滔不绝。

“那起先的大笔银子都是谁投入的?”彭喜不解的发问。

“具体是谁下官不知道,景大人只说一位好友资助。”潘文长立即就是一脸赞服的开口答道:“本以为那人是个傻子,但是如今看来,人家才是真正的眼光长远!”

“怎么说?”胡宝好奇的询问。

饭菜吃到一半的时候,胡宝就已经买好衣料送到潘家宅院,然后脚步匆匆的赶来了。

“前期改建的确是要投入大笔银子,但改建之前民宅参差不齐,土地大面积浪费,改建之后,就能多建出许多民宅来,放在以前,这里的房子土地不值钱倒也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嘛,民宅的价格也是翻了有近三倍了。

这些空宅子则全是景大人那位好友的了。”

听到潘文长如此说,彭喜大惊。

此次他来到灵通县就是要捞上一大笔油水的,如果真是这般,那么想要霸占些地产,难度就大了!

“那临街的商铺店面呢?”卫勇急声问道。

“景大人的那位好友也是大手笔,舍得花银子,够大气!要把临街商铺全都改建成两层或三层的,到时其中的一层还给以前的商铺主人,而多余出来的仍然拿出来售卖。”潘文长摇头晃脑,神色很是得意,好像他是那位投入银子的幕后人一般,“那些多余出来的商铺店面,自然也是景大人朋友的。”

潘文长之所以有这般说法,自然是江龙编造的。

江龙是灵通县令,有此身份,实在不好在此处投资商业。

不然投入银钱时别人会骂他傻,而等到心获的时候,又会招来人眼红。

于是便虚编了个好友。

如今侯江也时常在人前出现,是以江龙好友手下管事的身份出现人前的。

听潘文长如此说,彭喜等人都是沉下了脸色。

事情不好办啊!

改建后,整个灵通县城内所有多余出来的民宅与商铺,居然全都是江龙好友的。

想要霸占一些……能投入这般大手笔,其人身份肯定不简单。

由江龙的身份推测,对方很可能是京城的豪门公子。

并且极可能是出身大齐顶级豪门!

这般的人物,是那么好得罪的?

再有,江龙身份不简单,景贤曾在北疆闯出赫赫威名,并且留下庞大的人脉关系。

之前都尉姜奇,不就出手帮助江龙了么?

不然上次庞成安想要把江龙拖在望沙城内,江龙也不能轻易就脱身。

想要霸占商钱地产,江龙也不能答应。

彭喜等人脸色难看下来,潘文长却是没有发现,仍然在那里说着。

“彭大人!”眼见油水要捞不到了,卫勇急切的凑过去,压低声音急切的说道。

胡宝,赵平,还有另外三个衙役,也是着急的把目光定在彭喜的脸上。

出现了意外情况,还得由彭喜出头。

彭喜紧紧皱眉,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吃饭,自己则是在心下暗中仔细推敲思索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是卫勇等人哪里还能吃的下饭?

手下动着筷子,但却没有一口喂到嘴里。

只是把菜肴戳来戳去。

不时的还会抬眼瞄一眼彭喜的脸色。

潘文长今天高兴,兴致也高,便多喝了几杯,直到过了好久,才发现包厢内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但又不知道是何原因。

有心想问,但对于彭喜他怀有敬畏之心。

卫勇等衙役,他又不熟悉。

实在是问不出口,最终只是闭了嘴,沉默下来。

片晌之后,彭喜拿定了主意。

目光移到潘文长的脸上,“潘先生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膝下却只有一个女儿,如果不能纳房小妾生个儿子,岂不是要断了香火?

这对潘家祖上,可是大大的不孝!”

“谁说不是!”彭喜一句话,就说到了潘文长的心坎里,心有所感,便是让得潘文长忘记了先前的沉闷,“也不瞒彭大人,之前下官家境穷困,还真是纳不起小妾。

不过现在……”说到这里潘文长脸上露出了笑容,“自景大人上任之后朝廷发放的俸禄便能全额按时的拿到手中,之后河道开工了,每月更是能拿到一份数目不少的补贴。

只要再存上几个月,老夫就能纳房小妾了。”

小妾分为良妾与贱妾两种。

贱妾基本上全是花钱购买的,夫家手中掌有小妾的卖身契,小妾的生死直接掌控在夫家手中。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豪门府上的家生子,如果被主人瞧中纳为小妾那么也是贱妾。

良妾则有自由自主权,不过妾就是妾,夫家可以随意休弃。

这个年代虽然妇女的地位低下,但正妻却也不是无缘无故就可以休掉的。

想要休弃,必须要有足够的理由。

比如犯了七出中的一条。

除此外正妻被休,仍然可以拿回当年的嫁妆。

但是良妾就完全是不一样了,夫家如果想要休弃,应该算不上休,因为小妾一点地位都没有,即便是良妾。

夫家直接把人赶出大门就行了。

根本无需理由!

潘文长上了年龄,虽然大小有个官,但想要纳良妾并不容易。

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花钱买上一个。

北疆穷困的家庭很多,有钱不愁买不到。

付麒麟付麒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