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等我

他再次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身缓缓地迈开了步伐,一步步地走着。我本来应该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的,可是看他转身的那一刻心真的好痛好痛,我舍不得,我心软了,我想多看他一会儿,我想就这样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步步消失在我的视线……

可我没想到,他刚走十几步,却突然回了头,他一回头见我还在原地,眼神里顿时闪现出无穷的欣喜。

他站在那儿,我站在原地,我们静静地望着对方,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似乎都在僵持着,似乎都渴望对方说出自己内心最想听的话。

几乎同一时间,我们同时开了口:

他说:“我一定和沈紫嫣分手。”

我说:“其实刚才我都是装的。”

那一刻,一种无可言喻的心情让我的心绪有了巨大的起伏,我想靳言也是如此。我们都愣在原地,彼此脸上的表情都如花一样慢慢绽放开来;几乎又在同一时间,我们都笑出了声;然后,我们不约而同地扑向了对方,用力地、结实地拥抱在了一起。

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喜悦,就像无法描述朝阳升起那一刻的美一样。这一刻,世间除了爱情,任何美好的事物都黯然失色。这种心灵的悸动,这种心心相印的喜悦,这种心有灵犀的默契,唯有彼此深深相爱的两个人身上才具备。

他捧起了我的脸,我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的唇与我的唇触碰时的悸动。他一开始吻得轻柔,后来越来越激烈,他抱我抱得越来越紧,我能感受到的爱意也越来越浓。

我们吻得几欲难舍难分几经窒息,吻着吻着,我便强烈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身体深处的力量,那种力量迫不及待地想冲破一切障碍与我融为一体,恨不能合二为一成为彼此身体的一部分……

夜更加宁静了,无边的夜色给了两个爱得如痴如醉的小人儿一个完美的容身之地,寂静的校园此时连所有的路灯都熄灭了,大家都进入了酣睡状态,全世界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醒着,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进行着这个世界上最令男女心驰神往的事……

在漆黑如墨般的暗夜里,连月亮都羞得躲入了厚厚的云层之中,靳言用力抱着我,贴近我的耳朵小声问我:“宝贝,你害不害怕?”

不害怕,怎么会害怕?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地狱也是天堂呢。

半个小时后,他牵着我的手,熟练地穿梭在校园里,准备带着我走出校门。我们的手紧紧牵在一起,一刻都舍不得松开。他带着我在夜色中像精灵一样穿梭着,一路上边走边小声地说话。

“你不怎么上学,怎么对校园里这么熟悉?”

“谁说我不上学,该学的东西我可是一课都没落下。”

“可是小画说你从来不来学校。”

“不来不代表不会,我是天才你不知道吗?”

“又开始自恋了。”

“你不喜欢我这样?你应该爱死了才对,你找的男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男人。”他一下停住了脚步,忍不住捧起我的脸又深情舌吻了好久,这才放开又继续带着我往前走。

“那你还会什么?”

“我会的可多了。篮球,足球,保龄球,高尔夫,桌球,羽毛球,街舞……什么都会。”

“你再说我可要自卑了。”

“自卑什么,你能让我这么优秀的男人爱上,说明你才是最优秀的,你应该骄傲。”他又一次停下了脚步,霸气地把我摁在墙上,一阵挑逗之后,又拉着我继续往前走。

“你这么好,怎么会喜欢我呢?我什么都不会,简直一无是处。”

“你爱看书啊。我什么都会,可我就是不爱看书。你会这一点,就很牛了。”

“哼,那天在盛达碰到的时候,你为什么那样气我?”

“那时候我还以为你和刑风在一起呢,后来跟踪你多次,才发现你和他没什么往来,然后我就找他问了,他告诉我所有的情况。”

“那晚上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看晚会?”

“你妹妹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和许颂打完球,正好听到了。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来,最后还是来了。我想让你看我跳舞时酷酷的样子,这样你会更加爱我。”

“自恋狂。”

“看来今天你还没被惩罚够?”他这一次干脆直接拦腰把我抱在了怀里,毫不避讳地走向了校门口。

校门已经锁上了,住在保安室里的大爷早已经睡下了,我们敲了几下窗户,大爷还是没醒。靳言嘟囔道:“估计大爷是装睡,这么晚了也不会让学生出校门了。”

“那我们怎么办?”我不禁问道。

“敢不敢爬围墙?”他扭头问我,眼睛亮晶晶的。此时的靳言,褪去了那些光环,又身处在校园之中,脸上洋溢着一股明朗少年独有的气质。

“敢。”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走,我带你去。”

他说完,不由分说地又拉着我在校园里疯狂奔跑着,一路跑,一路吻,一路疯狂,随后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围墙处。

“居然这么远,这么偏僻,你怎么找到的?”我好奇地问道,此时才觉得他像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

“这是坏学生必备技能。”他狡黠一笑,随后抓着树枝纵身一跃,一下就上了围墙。

我突然想到了我们私奔的那一夜,同样是湿漉漉的两个人,同样是翻越围墙溜到了外面。一切的一切,竟如此惊人的重复着。跟他在一起,人生总充满着无穷的变数,让我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离开学校后,他打电话让阿杰来接我们,同时提出要去我的宿舍里过夜。我突然惊觉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而且一切没有得到任何改变。

坐在车上,他不停恳求,我拼命摇头,我说:“不行,被同事看到不好。”

“这么晚了,大家都睡了。”他坚持着。

“靳言,你之前说的话是真的吗?”我抬头,咬着嘴唇认真问道。

“你不相信我?”他的眼眸瞬间冰冷,搂着我的手也抽离了,负气说了一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等你们分开之后吧,我觉得我们之间这样太快了,我没有一点安全感。”我如实说道。

“可是刚才我们明明已经……”他像是被我扫了兴,颓然地靠在座椅上,语气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迫切,变得疏离了许多:“我心里只有你,这还不够吗?”

“爱情和现实是两回事,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作不明白。”我的语气一下也骤冷下去,气压一下低得可怕,连一言不发的阿杰都莫名地降低了车速。

“你总是想太多,两个人在一起快乐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在乎那么多?我说了我会和她分开,这还不够吗?”他撑着头,语气再度不耐烦起来,而此时阿杰已经把车开到了我公司宿舍的楼下。

我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解释我心里的想法与看法,我的逻辑和他的逻辑并不在一个国度,今晚发生的一切让我浑浑噩噩,有惊,有喜,有激烈,有轻松,以至于我心里特别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何尝不想和他躺在一起,窝在他的怀里互诉衷肠?可是一想到他身上贴着的是别人的标签,这种乐趣便荡然无存。爱情倘若无法立足于现实,就像一座没有打好地基、就腾空而起的楼房,毫无半点儿安全感可言。

“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为什么你最不看重的却是我最在乎的。”我苦笑了一下,把毛毯从身上挪开,拉开车门便准备下车。

“潘如书!”他大声喊我,同时拽住了我的手,他说:“我们才刚刚和好,又要闹掰吗?”

“刚才我们不够清醒。”看到他心碎的眼神,我的心差点儿又软了下来。

“我答应你我会尽快和她分手,但是今晚我们能不能一起温存?我好久没有抱过你睡觉了。”他大概看出了我眼里的犹豫,语调再度变得温柔起来。

这种温柔让我几欲软化,我觉得再继续僵持下去心软下去,或许又会像刚才那样不管不顾地在一起,我于是快刀斩乱麻,一下甩开了他的手,然后说:“如果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我会等你处理好你和沈紫嫣的感情纠葛。我先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

“不要,别走,要么你去我家?”他恳求道。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你早点回去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毅力和坚决,我一下拉开了门,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口气跑到了公寓的小门,还好小门的门是虚掩着的,我推开门迅速进去,心砰砰地跳个不停,生怕他会追上来,可是并没有。

我一路小跑上了楼,一个人独自穿过长长的走廊走向我的房间,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脚步声。我心里矛盾极了,一方面希望他已经回家不再叨扰我的心绪,一方面又渴望他会不管不顾地冲过来与我纠缠。

我回到家后迅速关上了房门,一口气脱掉了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手机短信“叮咚”了一声,我拿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好,早点休息,等我。”

是靳言发来的。之前我们一直通过刑风联系,我从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