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项链

第158章项链

晨光照耀在玻璃幕墙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穿着职业装的人们一个个面严肃的在格子间里穿梭。

我抱着笔记本电脑跟着走进了会议室,继续进行会议记录,围观裴曜竣的又一次会议。

不得不说裴曜竣是一个商业奇才,非常的有个人魅力和渲染力。

“赵?是我爸爸的事吗?怎么样?”会刚刚开完还在我整理文件的时候,我接到了赵彦桓的电话,我一看到是他的手机号,赶忙按了接听键。

“段宁,你爸爸的事可能不太好了,根据你爸爸提供的线索,我们来到了他曾经说的那个人家里可是,当我们赶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没见了,这条线索也就断掉了。”

我听到他的话之后久久无法回神,没想到然会这样。那个人然跑了,他这边线索已断,那么当陷害我爸爸的那些人就更加找不到了,到底还该从哪里入手才能够洗脱爸爸的冤屈,能够尽早把他救出来呢?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手中的手机被裴曜竣拿去了,只见他在听了一会儿之后就挂断了那边的电话。

“你?”我吃惊地看着他,这个人怎么能够这个样子,他怎么能私自接听我的电话呢?

“怎么?你现在是上班时间,在上班时间理私下的事是不是有点不太好?”裴曜竣冷冰冰的看着我。

“嗯我现在是上班时间,但是,这可关乎着我家人呀!”我怒瞪得他语气非常的重。

“段宁,我说过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我给过你机会,为什么你一直不来找我,反而找别人帮忙?”裴曜竣脸看起来阴沉如锅底,是个人都知道他现在生气极了。

我真不知道他到底在生的哪门子气,我爸爸曾经害得他入监狱,现在爸爸又被人陷害,我还能指望他来救我爸爸吗?

“段宁,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说我便救,否则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自一人承担吧,看那个白痴能不能够帮助你?”裴曜竣说完转就离开了办室。

我呆呆地坐在办椅上,脑海里回响着他最后说的那句话,最终下定了决心。

这个时间正是午休的时间,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办室里空无一人,我穿着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嗒嗒声显得格外响亮。

“裴总,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说完之后,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我的心里还在鼓,我不确定他是否真的会帮助我,或者说我不确定他能否真的帮助我把我爸爸救出来。

“段宁,这才对。”裴曜竣猛的拉住了我的胳膊,然后往后一缩,我整个人便跌进了他的怀里。

“裴,裴总,这,这不太合适。”我看着不断向我靠近的裴曜竣,心如擂鼓,感觉它马上就要跳出我的腔,我双手横在前抗拒着他的进一步靠近。

裴曜竣的右手扣住了我的胳膊,左手环着我的脖子,他略微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什么不合适?”

他呼出的气好像带了某种力似的,使我的耳朵越来烧。

“我,我,我们……”我犹豫不决的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

“你怎么这么大意?”

我一听他这话顿感不对。按照一般的LU来说,接下来不应该是这句话才对,这话题转移的也太快了吧!让我感到有点猝不及防,难道是我自己想多了?

“喏,你也真是太大意了,你看看你的项链都跑到哪去了?”裴曜竣说完左手捏着一条项链,那条项链随着他手的晃动在我眼前不停的晃着。

“这,这个……”我看着不停在我眼前晃动的项链,真想拿着它把自己吊死算了,真是太丢脸了。与此同时,耳朵火热的感觉瞬间熄灭。

“怎么,难道这条项链不是你的吗?”裴曜竣看我迟迟没有接过项链就问我。

“不,是我的。”我语气僵硬地回答了他,想顺手把那条项链捏在手里,却不料被他虚晃一枪,没有抓住那条项链。

我站直了子,拉了拉上的服,板着脸冲着他伸出了手,然后说道“谢谢裴总。”心里想着快给我吧,快把这条项链给我,我要把这东西扔了,真是太丢人了。

早上的时候,我理智还不够成,糊糊地扮了一番,随手了一条项链戴在脖子上,没想到我没有系好,项链只是虚虚地挂在了我的脖子上,随着我的走动,它又在了我的背上。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想到我这一早上背后都甩着一条项链走来走去,我就想把这个玩意儿给扔了。

还有,这个裴曜竣也真是的。看到我出糗给我说一声就好了,我自然会把它摘下来的吗?何必搞这么的动作让我胡SI乱想?还把我圈到他的怀里,不知道这个动作容易让人产生奇怪的想法吗?万一有人看到了,那可怎么办?

“等等,我帮你把它戴上吧!”裴曜竣说着就站了起来,捏着那条项链向我走近。

“不,不,我自己来就好了。”我抬起右手,想要从他手里拿过项链自己戴上,我可不想一会儿再出现什么的况。

“怎么?你在害怕吗?”裴曜竣嘴角微微上扬一脸兴味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一脸玩味的样子,心里就有点不高兴。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怕他,这里可是众场合,而且他不是喜男人吗?对,我差点又忘记了他是一个喜同的人。有的时候和他在一起,我总是会忘记他其实是一个同恋。

想到这里,我冲他扬起了笑,“我?我怕你什么?只不过觉得让你一个大老板给我一个小小的职工戴项链,有点委屈你,毕竟你可是我们这里顶顶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呀,要是让其他人知道了,我肯定会被羡慕死的。不过既然你都不在意,那我有什么在意的呢?”说完,我向他走近了一步。

我们的关系就如同此时此刻,总是我进一步,他退一步。亦或他进一步,我却又忍不住退缩。仔细的看着他的眉眼,我发现,刨开他同恋的份,竟然莫名的让我心中轻轻颤动。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