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曲折离奇的过往

眼前的景色看上去像是一家条件简陋的医院,连墙壁都是早时期的一半绿一半蓝的那种旧时墙体风格,房间里的医疗设备十分陈旧。让我意外的是,靳言坐在我的面前,我的一只手挂着点滴,另一只手被他紧紧握在手里。

他的双手手臂上都还缠着绷带,脸还是那么帅气,只是看上去清瘦了不少,他望着我一个劲地掉眼泪,见我醒了,他努力挤出了一丝丝的笑容。

“靳言……”我试着开了口,声音涩涩的,沙哑地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我在。”他连忙把眼泪擦掉了,拼命地对着我笑,他说:“你没事,就是几天没吃东西饿坏了,在给你挂营养液,你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这是哪儿?”我忙问道。

“这是乡下的一家乡镇诊所,你昏倒在路边,被人救了,送到了这里。”靳言一边哭一边笑,把我的手都握疼了。

“那你怎么来的?”我又问道。

“你给他们报了我的电话号码,你是不是没印象了?他们说你报完号码,就又倒下了。”靳言说完,眼眶里的泪又溢出来了。

“对不起让你受这样的苦……”他哽咽道。

“你呢?你有没有受苦?”我连忙问道。

他摇了摇头,“老婆,我找到妈妈了,她是我妈妈,很意外吧?”

“是多米的妈妈?”我一阵疑惑,忍不住问道。

靳言点了点头,他说:“你刚醒,你先休息,我去给你买点东西吃,等你体力恢复了,我再跟你详细地说事情的经过。”

我点了点头,他随即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提了一大袋热腾腾的食物和水果回来了。我先吃了一个香蕉,感觉胃里舒服多了之后,把他买回来的快餐也吃完了,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感觉任何一样食物到了嘴里都别样的美妙。

靳言微笑着看着我狼吞虎咽,然后对我说:“等下你吃完了,感觉好点了,我们就出院。”

“多米呢?找到他没有?”我猛然想起来多米这个人,连忙问道。

“没有,他消失了,我让人找遍了,没有找到他,他可能回到美国了。我妈妈说让我别再找他了,让他一个人静静,也许他会想通。”靳言说道。

我听得一阵诧异,我连忙问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多米会受那么大的刺激呢?”

靳言苦笑了一下,他说:“其实一切都是一场误会,一场二十多年前的误会。说起来,还是怪我爸当年太鲁莽了,才会那样伤了妈妈的心。”

“你说吧,我听着。”吃饱喝足后,我终于有了力气运转思维了。

靳言开始慢慢讲述起来,原本一切的版本和他父亲所说的版本有着莫大的出入。其实二十多年前,他母亲当年十分爱靳西城,甚至为了他不惜和她父亲反目,后来她父亲因为她意外怀孕了,被迫无奈答应了让他们在一起,只是提出了一个条件,因为他母亲是独生女,所以她父亲希望孩子出生后能够跟随母姓,作为他们家的孩子,靳言父亲表面上答应了,心里却因为强烈的自尊心无法接受孩子跟随母姓、而自己是上门女婿的身份,为此他在船靠岸后,在抱着靳言求医的过程里,偷偷买下了一个和靳言一样大的男婴,与靳言掉包了,他把靳言安置在朋友李敏家里,然后把那个买来的孩子抱回了船上,自己则故意在船舱放火造成失火,趁乱下了船,连夜带着孩子跑了。

因为那一场大火,靳言母亲和他外公带着那个买来的孩子乘着小船侥幸逃脱,但是船被烧没了,损失惨重。靳言母亲一直以为身边的多米就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以为靳西城在大火中丧生了,伤心之下带着多米和父亲随着朋友的货轮远去美国,为了抚养多米长大吃尽了苦头,终于在美国成就了一番事业。

后来多米长大后,他母亲回国探亲,意外在电视上看到了靳西城,她才知道靳西城还活着,可是这么多年却没有找过他们母子,并且另外重组了家庭,还有了三个孩子。她一时难咽心头的恶气,又意外发现当年他们年少时的好友李敏还在靳西城的手下工作,于是她私下里找到了李敏,她了解李敏虚伪狡诈的个性。

岂料,李敏利欲熏心,只告诉她当年是靳西城纵火烧轮船,却没有告诉她孩子被靳西城掉包的事情,当她得知这件事之后,她对靳西城更加痛恨了,于是那几年里她频繁回国,密切注意着靳西城和靳言的一举一动,她心里对他们的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而多米一直以为靳言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母亲的仇恨也影响了他,让他在这一场盛大的报复中不断推波助澜……

那个电话,正是她打给靳西城的,靳西城在接到她的电话后才选择在那个时间点出门,为的是想见她一面好好聊聊,没想到,她已经提前设好了局,靳西城这一去,险些丧命,变成了植物人……

她靠着李敏得到了靳西城大部分的财产,又把这些财产低价转卖给其他人,就这样她依然不解恨,她一想到靳言这么多年都在父亲身边享受着完整的父爱和母爱,而多米却跟着她漂洋过海在异国尝尽了人间冷暖,更令她难过的是,她这么多年一直以为靳西城死了,她为了他孀居多年,每年祭日从未忘记过他,可是现实却是如此,让她难以接受。她心头的恨意依旧难以消除,所以她把矛头对准了靳言,她让多米接近靳言,从而才发生了后来的一切……

直到这一次我和靳言找上门来,她一开始从靳言的话里听出了分歧,后来靳言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时,她从医生口中意外得知靳言的血型和自己一样,她于是让医生采集了靳言的血液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发现靳言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么多年以来她对多米不是没有过疑虑,多米和她一点都不像,多米和她的血型也不一致,多米甚至也一点都不像靳西城,所以,当知道靳言是她的亲生儿子时,她完全懵了,她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竟不是亲生的,而自己痛恨了这么多年、甚至不惜把他置于死地的孩子却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直到她找到当年的见证人李敏,但李敏哆哆嗦嗦把当年的经过说了一遍之后,她才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急于和靳言母子相认,她有太多的话想对靳言说,然而他们一时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疯了,靳言疯了,另一个受害人多米,则更疯了。

他接受不了自己是一个替代品的事实,他接受不了自己相依为命多年的母亲竟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原本拥有母亲最完整的爱和对父亲兄长最刻骨铭心的痛恨,可是当真相大白的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了,一切的爱恨都与他无关,他不过是一个局外人。这种痛苦刺激了多米,他想到了暂时还没有人去顾及的我,他知道我是靳言的挚爱,所以他疯狂地带着我离开那里,想让我和他同归于尽,想让靳言也感受同样的痛苦……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最终没有下手,或许是那种痛苦之于他太痛了,或许是他一时被酒精麻痹了神经所以大意让我逃跑了,或许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loser生死已经不再有意义了,所以我有了生还的机会。

或许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让我逃出了生天,被刚好路过的车辆救了,在昏迷之前报出了靳言的电话号码……总之,一切到最后,让我们都唏嘘不已,甚至不知道该欢喜还是悲痛。

“那你现在怎么想?”我问靳言。

“我不知道,我完全乱了,感觉一切都颠覆了。当我接到救你的恩人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不活了。”靳言说道。

“和我当初的想法一样。”我喃喃地说着。

“我现在不敢多想,我只想你好好的,你好就好。至于我爸,我妈,那些恩恩怨怨……我还没有来得及去想。老婆,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受她就是我妈妈这件事,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我妈妈的样子,我不止一次希望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当这件事情变成真的时候,一切却并非是我想象的样子,这中间有着太多的恨,太多的伤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那段过去的受害者。爸爸是,妈妈是,我是,多米也是,甚至连累和波及到了你。”靳言说着说着,热泪滚滚自脸颊而落。

我伸手,替他擦拭了眼角的泪水,我说:“要往好的地方想,至少我们苦苦寻找好几年的答案终于揭晓了,至少你现在找到妈妈了,至少我们失去的那一切都回来了,对吗?”

“可是……我现在一想到多米,会觉得他可怜。他这一生算什么?老婆,你还恨他吗?”靳言望着我,问我。

“多米不用你去担心,孩子。”就在靳言问我的时候,他母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