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你服不服

这一晚的折腾,等我到达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天微微亮了,天际隐隐露出微微的霞光,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缓缓朝我走来的男人,等他越来越靠近,我发觉不知道是路灯的原因还是什么,他的头发泛着微微的白色,但是光凭身形与走路的姿势,我便能确定他究竟是谁。

我不由自主地朝着他飞奔过去,等到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发觉他的头发真的白了,他站定在原地,对着我张开了手,脸上一脸憔悴的笑意。

那一刻,我先是愣住了,紧接着扑向了他的怀中,他紧紧拥抱着我,轻轻地在我耳边用嘶哑的声音说:“小书,你回来了。”

“靳言,你怎么了?”当我听到他的声音完全改变的时候,我连忙抬起头,无比惊讶地问道。

“走,我们回家说。”他的嗓音低沉得可怕,那声音,竟像是一下苍老了十岁。

“你的头发……”我仔细一看,发觉他的头发全白了,一根根头发在路灯下泛着银色,中间还隐隐看到几缕黑发。当看到那黑发时,我终于确定他不是突然染发,而是这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导致他的头发一下全白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难以置信地站在原地,我突然有些明白过来,我冷冷问道:“靳言,究竟是发生什么了?你告诉我,你快告诉我。”

他的脸依旧还是那样帅气,他脸上干干净净没有胡须,他还是像从前一样,笑得一脸温柔。好像除了头发和嗓音,其他都没有改变。可是,这究竟是因为什么?

“回家说好吗?我们先回家去。”他柔柔地说道,伸手拉起了我的手。

当他的手触及我的手时,我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异样。我连忙抓起他的手一看,却发觉他的手不单单比从前更加清瘦,而且他的指甲竟也变得全白,没有一丝血色。

我握着他的手看了又看,他把手从我手中抽离,他笑着说:“小书,别担心,回家我好好和你解释,好不好?”

我望着他,欲言又止,嘴唇动了动,终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拉着我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我就这样傻愣愣地望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如既往地带着我回家。他依然还是从前那个他,可是又仿佛已经不是了。

我们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终于坐着电梯到了家门口,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我看到从电梯到家门口一路摆满了心形的玫瑰花瓣,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主动把我拥入怀中,他说:“老婆,欢迎回家。”

我来不及感动,或者说我根本现在还无法感动,我只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突兀,一切的美好粉饰了我们分开这一段的不美好,然而,相比于这些美好,我更想知道的是,这一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小心地跨过心形玫瑰花瓣往家的方向走去,当他打开家门的时候,我看到屋里摆满了红烛,悠悠的烛光中,桌上已经摆上了一桌菜肴和红酒。

“这……是你自己亲手布置的?”我望着靳言,平静地问道。

“嗯。”他点了点头。

“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开心。”我依旧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他显得非常诧异。

“不如告诉我这一段时间真正发生了什么,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知道的事。在我知道了之后,我才有心情来欣赏你的浪漫。”我的语气有了微微的怒意,我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那种即将崩溃的情绪还是一触即发。

有时候男人总以为用浪漫的手段便可以把一切粉饰太平,可以让女人因为浪漫而忘记那些不快,实际上不合时宜的浪漫只会让女人心里更加添堵。在真相面前,一切哄女人开心的手段都不如坦诚来得更为管用。

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焦虑与不安已经让我的情绪命悬一线,此时此刻,我无暇欣赏这样的浪漫,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靳言听出了我语气中的不快,为我放下行李后,他拉着我坐在了沙发上。

红烛摇曳下,他看着我的脸,伸手轻轻触摸着我的脸颊,他问我:“小书,如果我和你求婚,你会答应我吗?”

“你说现在吗?”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

“会。不管任何时候,你向我求婚,我都会答应你。”我坚定地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属于你了,嫁与不嫁,我都是你的人。”我说。

他目光中有了一丝晶莹在流动,他又问我:“什么情况下,你会背叛我?假如我变成了一个老头,我不再拥有帅气的容貌,我一下变得苍老,你还会要我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和你在一起,并且只和你在一起。”

从他的话语里,我突然觉察到了他的脆弱,这更加深了我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

“如果我死了呢?”他又问我。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活了。”我说。

他微微一笑,突然单膝跪在地上,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心形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熠熠发光的钻戒。

“那好,我现在正式向你求婚。小书,嫁给我,好吗?”他从盒中掏出了钻戒,把我的手指拿过去,套在了我的手上。

戒指的大小竟刚刚合适,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望着手上的戒指,又看着他的眼睛,我连忙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大声地回答:“好!”

“现在,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了吗?你知道我在美国有多担心吗?”我连忙问道。

他心满意足地躺在沙发上,把我搂在怀里,然后轻轻地说:“那个所谓的新型毒品,其实是海洛因混合了一种化学制剂。我虽然所食用的份量很轻,但是也中毒了。”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我猛然挣脱他的怀抱,惊讶地问道。

“怕你担心,我也是后来多米告诉我的。”靳言说道。

“告诉你什么?毒品里含有毒素?那怎么解除?”我紧张地问道,脑袋里一片混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远在美国的我居然一无所知。

“你姐那儿研发了一种新型药物,能够解除这种毒素,但是除了实验室的小白鼠,还没有在真人身上试验过。我是第一个签试用协议的人,因为如果不用,那毒素会一直沉积在体内,时间长了会引起体内各个器官的枯竭。但是药效不能确保,如果试验成功的话,我身上的毒素可以解除。但如果不成功的话,引起的不良反应可能致死。我不想让你承受这些,所以让你暂时去美国避一避。”靳言平静地说道。

“什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陪你一起分担?”我既急又气得地问道。

“因为我不想让你担惊受怕,这些事情我一个人承受就好了。现在你看,这不是好了么?就是有一点点的副作用,我头发可能再也黑不回来了,还有声音,以后声音永远都这么有磁性了,是不是比以前更有男人味?”靳言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你还开玩笑,你知道我现在心情多复杂吗?靳言,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为什么总这么大男子主义?你为什么总是什么都不告诉我?万一药物失败了呢,万一……万一你死了呢?”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越想越后怕,越想越生气。

“如果我死了,我就让多米告诉你,我爱上别的女人了,让你留在美国,让多米照顾你一辈子,永远不让你知道我的死讯。”

原来,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原来只有我一个人是最后的知情者。

“你怎么能这样?你想过我的感受吗?靳言,你……你也太大男子主义了。我只觉得你自私,太自私了。”

“对,我是自私,我是大男子主义。你潘如书这么多年,为我担惊受怕的时候太多太多了,我不想让你再承受一丝不幸福了,我不想你再为我担心一次了。如果我一个人能承受,我绝对不会再允许你和我一起承受痛苦。我不是自私,我只是太爱你。因为太爱你,我不愿意让你承受压力与痛苦,我是个男人,一切让我来背负就好。潘如书,我只要你安安心心做我的女人,做我的妻子。这样,有错吗?”靳言铿锵有力地问道。

还没等我说话,他随后又说:“我知道你的心情,也希望你,体会一下我当时的心情。当时吃下那药物、躺进无菌室的时候,我唯一的信念就是你,我告诉自己,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让潘如书嫁给我,我不会允许任何一个男人,从我手里抢走她。这就是我,当时唯一的信念。如果你认为这是我的自私,我的大男子主义。好,那我就自私了,就大男子主义了,我就要一辈子霸占你!你服不服?”

他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好帅啊,他这一副霸道的样子我许久没有见过了,我痴痴地望着他,不禁融化在这一股霸道的占有欲里,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就在我们快要吻上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连忙问道:“对了,税务方面的事情解决了吗?”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