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意外重逢

我吓懵了,耳朵旁边依然嗡嗡作响,还好当时我歪了一下头,不然此刻我的脑袋岂不是开花了?!

“耳朵被子弹擦到了一点点,没事,别担心。”靳言边拉着我跑边说。

“刚才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突然有人朝我们开枪?”我一边没命地跟着靳言跑,一边问道。

“我不知道,我没看清,我现在特别担心父亲,我怕她会知道消息。”靳言拉着我闪进了一家饭馆,我们惊魂未定之下直接上了楼,随后不管不顾地躲进了一间包厢里,这才停下来喘口气。

“大姐已经和陈警官说了,他会对你父亲的住宅暗中保护的,大姐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我连忙说道,边说边不禁佩服起大姐的机智来。

我们旁若无人地聊着天,知道包厢里有人咳嗽了一声,我们才惊觉我们闯入了别人正在用餐的包厢。

这一家饭店在弄堂里,弄堂很窄,饭店很破很小,所以包厢也特别简易寒酸,都是用简易的木板拼成的。

“你……你们是小书和靳言?”包厢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听起来有些熟悉。

在这个地方,会有谁认识我们呢?我和靳言好像从没有来过这条巷子,如果不是今天突然发现这样的情况,我们压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和靳言不由得惊讶地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结果看到了一个我们从未料想会再出现在我们人生里的人——咫树。

“你……你是咫树?”靳言激动地手都抖了。

“你们真的是如花和小言?哎呀我的天呐!”咫树也激动地跳了起来,走过来紧紧握住了靳言的手,两个人紧紧拥抱了一下。

“真是不可思议啊,你们居然还在一起。”咫树感叹地说道。

他的话让我和靳言哭笑不得,我们这才想起当年取了这样的别名,不过的确我们隔了太多年没有见面了。想起那一年的私奔,真是恍如昨日。那时候如果路途上没有他,我和靳言又怎么可能会去河南。

我们互相激动地寒暄了好久,才知道那一年后,咫树一直四处打工,后来回家开了家小店,因为经营不善关了门,如今又来H城谋生,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我们竟这样相遇了。

这样的重逢让我们一下忘记了刚才那擦肩而过的一枪,我想我们躲在这里,他们估计也不会找到,所以我和靳言在咫树的盛情邀约之下,坐下来又加了几个热菜,和咫树一起喝了起来。

说着说着,便不免提到那一年的意外相遇以及那一段旅程,还有我和靳言的不辞而别。咫树说那时候我们不辞而别让他担心了很久,很怕我们会在异乡出事,那时候因为来去匆匆也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后来我和靳言回到H城后,有时候回忆起当初,偶尔也会提起咫树,心想那时候如果留下咫树的联系方式就好了,或许在他生活有困难的时候还能够帮他一把。

就这样,我们一直聊了许久,我和靳言都吃过了晚饭,其实吃不了多少,但是看咫树和他工友点的菜都比较寒酸,于是靳言点了一大桌热菜,看着他们吃完,咫树又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住的地方坐一坐,我和靳言无奈于是只能和他一起前去,想着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帮一帮他。

靳言和咫树还有他的工友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他们一路聊着,我跟在后面听着,一边警觉地看着周围。

事实证明女人的直觉特别地准确,我总觉得那个枪击我们的人还在附近,所以我一直不断地盯着四周看,我们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后面有一阵脚步声,我警觉地回头一看,看到有两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跟在了我们的后面,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

大概是因为看到我们和三四个男人在一起的缘故,他们并没有下手,只是一直跟着。虽然他们身上穿的都是寻常的衣服,但是直觉告诉我他们绝对是冲着我们而来,靳言和咫树正聊着天所以他并未注意,我连忙跟上去挽住了靳言的手,然后小声地说:“有人跟着我们,别回头。”

我这么一说,靳言浑身一怔,靳言随后扭头小声对咫树说:“咫树我们走快一点,不要回头。”

咫树和他的工友一听,虽然不明所以然,但还是听我们的话开始快速往前走,我凝神听着那两个人的脚步声,这时候,咫树小声说:“我知道怎么摆脱他们,你们跟着我来。”

说完,咫树对他工友说了几句家乡话,然后他们突然加速,我们于是快速跟在他们后面,他们带着我们东拐西拐,绕了好长一段路,然后带着我们进入了他们的宿舍。

“你们是欠了赌债还是怎么了?怎么会有人跟踪?”一进门,咫树好奇地问道,又说,“怎么每次都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你们?我也算是你们的贵人了,晚上要是没遇到我,你们根本就摆脱不了那两个人。”

是啊……没想到历史重叠,这么多年以后,我们又遇到了咫树,他又一次仗义相助。

“嗯,生意上有点小纠纷。”靳言淡淡说道。

咫树和他的工友住在一栋低矮的民房里,民房上下两层,很破旧,但咫树的房间收拾得还挺干净。

“我们一会儿就走了,不会打扰你们休息的。”靳言怕他介意,于是连忙说道。

“不急,这么多年没遇到,那我们还不得好好聊一聊吗?你放心,他们绝对找不到这里的,我刚才那样绕,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咫树说道,又说,“晚上留在这儿吧,你们大半夜出去也不安全,我也不睡觉,让我工友去买点酒来,我们边喝边聊,我太想知道你们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了,顺便我也和你们说说,我都是咋过的。”

我和靳言的心情有些心急,又很害怕我们会祸及咫树,他是一个真诚善良的男人,所以急着走。不过听咫树这么说,也挺有道理,我警觉地看了一眼周围,发现的确没有什么异常,靳言也四处看了看,然后说:“好,那我们晚上就在你这儿。不过咫树,万一他们找到的话,你会不会怪我们?”

“哎呀放心吧,你们还不相信我吗?像我们这种人,别的本事没有,这逃难的本事可是一流。你就放一万个心,如果真有人闯进来,我这锤子先说了算!”咫树拍着胸脯说道。

“放心吧,我和我的其他工友们都打招呼了,他们都晚上干活,如果有可疑的人来这一代,他们会打电话过来的。”这时候,咫树的工友抱着一箱啤酒走进来说道。

“你们到底惹了什么人了?怎么这么害怕?”咫树不禁好奇起来。

“生意上的一点事,最近没解决呢,对方不肯了,就开干了起来。”靳言笑着说完,随后示意我坐下来。

他和咫树热聊了起来,告诉咫树当年我们用的是别名,并把我们的真名告诉了他。因为担心有所变故,所以他稍微喝了一点点酒,我滴酒未沾。因为交流不方便,我特地发短信给靳言,告诉他我们天一亮就走,靳言看到短信后,会意地点了点头。

除了外面那两个人,我还有一层顾虑,就是担心靳言的毒瘾突然发作,我想这一点靳言也一定能够想到。

他们这一聊聊到了半夜,我躺咫树的床上,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突然一阵骚动把我惊醒,紧接着看到靳言神色紧张地把我挡在了他的身后,咫树拿着锤子站在了门边,然后对我们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紧张地拽住了靳言的衣角,靳言伸过手来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们目光紧紧望着门口。

楼下窸窸窣窣的打斗声传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咫树一脸高度紧张,手里的锤子举得很高,早就摆好了姿势。

靳言极其小声地对我说:“等下要是有什么情况,你就直接从窗口跳下去,窗口跳下去下面有石棉瓦房,你顺着石棉瓦溜下去,就可以跑走了。”

“我不走,要死一起。”我咬牙说道。

“不行,任何时候,我没死之前一定要确保好你的安全。”靳言说道。

“说这些都没用,反正我死都要和你在一起。”我完全没有被他说动。

“你现在拿出手机给陈警官发短信,简明扼要地把情况说一说,让他最快速度来这里。我主要担心我们连累咫树,那些家伙手里有枪!”靳言连忙吩咐道。

我于是连忙把手机拿出来,飞快地编辑好短信,然后发给了陈警官。这时候,楼下又传来一阵骚动,好在并没有枪声!

骚动过后,不一会儿,突然听到了咫树工友们的一声高呼:“好了!抓住他了!绑住他!对!拿那捆绳子过来!”

咫树手里的锤子登时落在地上,咫树转过头来一脸喜色地对我们说:“看吧!我说就算他出现了也没用!我这么多工友不会放过他的!”

这时候,楼梯口一阵闹哄哄的,咫树的工友们操着方言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嚷嚷着让咫树开门。咫树把门打开,我赫然看到眼前居然是多米,他被一群工友们用绳子五花大绑着走了进来!竟然是他!把我和靳言都看呆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