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 人若有情

“瑶瑶!你少说两句!你再对你嫂子出言不逊,我可是要生气的!”赵秦汉见张瑶这样说我,于是对张瑶凶道。

“哥,不是我说你,你们之间怎么回事我还不知道么?她之前都和靳言在一起,两个人都要办婚礼了,现在突然就和你领证了,还有了孩子!你不觉得这里面猫腻很大吗?哥,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年头男人戴绿帽的可多了!你别被人戴绿帽了,还给人养孩子!”张瑶对赵秦汉喊道。

那一刻,我看到赵秦汉的脸瞬间黑了下来,那一副表情看得我心有余悸。张瑶被赵秦汉的表情吓到了,悻悻地吐了吐舌头:“好啦,你的事情你自己负责,你要是乐意喜当爹你就当,和我没关系。”

说完,她扭头又看着我说:“潘如书,别人不了解你的底细,我对你的底细可是一清二楚的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败坏我们家族的名声,做出那些伤风败俗的事情,我第一个不会饶过你!”

张瑶快速说完,见赵秦汉生气地对她挥起了手,连忙打开门一溜烟跑了。张扬走后,赵秦汉缓缓转身面向了窗外,他沉重的背影告诉我,他的心情因为张瑶刚才的那一番话而背负上了巨大的、无法排解的阴影。

我等着他开口说些什么,这种难言的尴尬令人窒息,可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提,只是淡淡地开口说:“我在杭城的秋山上买下了一栋别墅,别墅是二手的,曾经的主人去了国外,房子根本没怎么住过,也没有往外租过,房间很干净,装修也很素雅,我想你会喜欢的。那里鸟语花香,环境优雅,适合养胎。我让人给你买了一个很大的书架,你喜欢看的书我都买下来了,另外……”

赵秦汉还没有说完,我便冷冷打断了他:“不用对我这么好,我不会领情的。还有,你妹妹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我真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你明知道会这样,还是执意娶我?你不如和我离婚,随便你往我身上泼怎样的污水我都不会介意,你这样,又是何必呢?”

“婚姻是一辈子的,小书。我既然打算和你领证,就是抱了绝不离婚的打算。”赵秦汉淡淡说完,又柔声说:“有什么想吃的没有?我去给你买。”

那一刻,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我整个人都在颤抖,感觉浑身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情绪急待奔涌而出,却只能拼命隐忍再隐忍,我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对这样一种禁锢而做出妥协,我不能生气,我不能激动,我这样受制于人,但是我不能反抗,我必须忍耐。

隔天,我被赵秦汉开着车护送去了秋山的别墅里,偌大的一座山上,只有这么一栋别墅单独在一个地方。别墅的周围都安装上了电网,门口有四名保安24小时轮番值守,房间里到处都装了监控。

赵秦汉却告诉我,这监控是为了防贼。呵呵,好牵强的借口。

因为我不想让顾阿姨照顾我,赵秦汉为我特地请了一个保姆,房间里一切生活用品一应俱全,一切都是全新的。

当我手触摸到精致的雕花书架,柔软丝滑的地毯,我心里没有一丝丝的惊喜,我扭头看着赵秦汉,讽刺地说道:“别人金屋藏娇,至少藏的女人是千古绝色,而且不可能怀着别人的孩子。你倒是好,为一个身心都不属于你的女人,如此煞费苦心。”

“有一句话不是说吗?千金难买我乐意。我愿意为你做这一切,我恨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拿来给你,看到你跟着我能够过上这样的生活,我很满足,这就是我最大的幸福。”赵秦汉对我的话不以为然。

“人若有情,饮水也饱。人若无情,即便是金屋银屋,也不过就是华美空洞的摆设而已。赵秦汉,你永远不会懂我真正要的是什么。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以你一个科长的收入,应该难以承受这样的花费吧?”

“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只管安心地住在这里,我每天下班都会回家。但是你放心,没有你的同意,我绝对不会进你的房间。”赵秦汉缓缓说完,看了看手上的表,一脸笃定地说:“我现在要回单位了,你安心看书,或者看电视,都行。”

赵秦汉就这样走了,当他走后,我看着这别墅里的一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个人,他掏空了我所有的生活,改变了我生活所有的轨迹,除了腹中的孩子依然是我的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再属于我。

我望着桌上崭新的一部苹果手机,迟疑了一下,还是开了机。我看到手机通讯录里只有寥寥几个手机号码,其中赵秦汉给自己的备注是“老公”,我冷笑了一声,直接连同他的号码一同删除。

我给大姐打去了电话:“姐,是我。”

“小书,你现在在哪儿?出院了吗?现在身体怎么样?”大姐温柔地在电话里问道。

“姐,靳言现在好吗?有他的消息吗?你见过他吗?”我连忙问道。

“小书……不好,靳言他……不怎么好。”大姐支支吾吾地说道。

我一听便急了,“姐,怎么了?靳言他怎么了?”

“自从那里出来之后,他几乎24小时都在办公室里拼命地工作,不工作的时候就喝酒,整夜整夜不睡觉,然后……大病了一场。”大姐说。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握着电话的手仿佛僵硬了,再也提不起劲来。

“小书,小书,你没事吧?”大姐在电话那头焦急地喊道。

“我没事,大姐。”我缓了缓情绪,连忙又问道,“姐,靳言病了吗?什么病?在哪儿,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

“就在你住的那个医院,今天刚刚出院了,已经没事了。赵秦汉不让我去看你,说你情绪不稳定,不让我告诉你这些。小书,你和赵秦汉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你真的下决心和赵秦汉在一起了,为了自己的以后,就别再去见靳言了,知道吗?”大姐在电话那头说道。

什么?难道我住院的那些日子里,靳言竟与我同在一个地方吗?难道我们只不过不过咫尺、彼此都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这个世界到底是要多么苍凉,我和靳言究竟还要承受多少人生的悲欢离合?

我再也听不到大姐在说什么,有一个声音不断在脑海里盘旋着,我想去见他,我想去见他啊。可是……见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的人生早已发生了巨大的裂变,我们早已处于彼岸的两边,即便见面了,又能如何?

人生,早已不是我所能掌握的了。我的爱情,早已是被人硬生生拆散了。一切,早已毫无意义了。

我伤感地坐在沙发上,呆呆地听着窗外簌簌的风声,最终,我什么都没有做,我看到了书架上的一排排整齐的书,然后,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在你对人生无能为力的时候,就默默努力吧。只要努力,只要肯努力,会有那么一天,你能推翻这坑爹的一切,你能有足够的能力抵抗这样的命运。”

巨大的悲愤与伤痛就这样被自己拼命地压制下来,压在了最心底最心底的部位,我拿起桌上川赖敏郎写的一本《四季花传书》,书中颜色各异、器皿各异的插花让我沉重的内心衍生出了一点点的美好,也让我成功抵御了内心涌起的巨大波澜,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安静。

怀胎十月的时光,就这样在这种出奇的安静中慢慢过去了,当你在生活中选择了把一切的苦难或沉重当做一种修行的时候,对人对事便都可以坦然地面对了。

入冬时节,腊梅初开,经年未曾下雪的杭城忽然飘起了漫天飞雪,我趴在窗台上看雪的时候,肚子突然传来了阵阵的疼痛……

房间里,保姆小芹正勤快地收拾着客厅的卫生,赵秦汉靠在暖炉旁捧着一本《孙子兵法》看得津津有味,我不慌不忙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小芹喊道:“小芹,赶紧去婴儿室里拿来待产包,我们去医院。”

“怎么了?有反应了?”赵秦汉一下从地摊上弹起来,紧张地问我。

“嗯。”我淡淡应了一声。

“山路上有雪,车不太好开。”赵秦汉连忙掏出电话准备叫人来扫雪。

“不用了,我们走下去,离生还有一段时间,我能承受。”我淡淡地说。

“小书!”赵秦汉喊了一声。

我一脸平静地望着他,随后,自己拿起桌上的羽绒服,从容地穿上衣服,然后往门外走去。

肚子一阵阵地疼起来,一阵比一阵剧烈,我手扶着大大的肚子,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我的宝贝,他此刻正欢腾地在我的肚子里放肆地往这个明亮的世界里行进着,每一次阵痛都是他迫不及待地冲锋,他是那么急切地想来感受这个俗世的欢喜与悲哀,他又哪里知道,他的母亲因为有他,获得了多少的成长,又得到了多少的勇气。

宝贝,所有的安静都因为有你,所有的成长都因为有你。我很庆幸,我熬过了这艰难的十月。而你,正在路上,不顾一切地向我奔来。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