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瘟疫

第二十六章:瘟疫

“柳御医。”追进来的暗影看着柳七七示意她出去。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坐在高危上的尉迟慕卿全都看向了她。

“七”尉迟锋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柳七七惊讶不以,但还是知道是在什么场合,克制住自己想上前询问的意愿。

柳七七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把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之后,气定神闲的对上了所有人的眼神。

“柳御医,您来做什么”一年老者出生询问。

今日柳七七换了一身白色对襟小袄,下着同色裙摆,脖子上围着狐裘银色围巾,似乎她也有些怕冷,唯一不变的是她脸上依旧淡然的神色,仿佛刚才她就一直站在这里,推门而入的人不是她一样。

“臣也当值,怎么,不能听吗”秦翊国没有女子不能上朝为官的规矩,很多官职都是由女子担任的,她们做的,不比那些男人做的差。

“能,但是您这进来的方式,有些不对吧。”那位大臣,不依不饶。

“臣是来送药的。”这话说的就有些强词夺理的意思了,她送药是直接推门进的吗但是这话却让谁都无法反驳,毕竟她是御医,来送药也是常理之中的。

若不是这次事发突然,他们也不会大早晨就来打扰摄政王,他们可是知道,这新来的女御医现在可是被摄政王特允的,在此之前,谁能这样随意进出紫阳殿,谁能严控摄政王饮食可是她做到了,她也是唯一能近摄政王身的女人。

“怎么,各位不继续了吗那就请回吧,摄政王可还是要休息的。”柳七七也不客气,这大殿里的气温早就低了,再待一会儿,估计在场的就得打喷嚏了。

“继续,当然继续。”

“那就请吧。”柳七七退了一步。

“王,这南城的人,还是要舍了,这次的瘟疫一定有问题,必定是凶险万分。”依旧是刚才的那老者,一脸凝重,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舍了”一官员沉不住气,站了出来,“南城虽是小城那也是有几千人的,安大人这说舍就舍的魄力还真是非常人所有。”

“不然呢,张大人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你要让王上去涉险吗”最后的几个字加重了语气。

“那南城的几千百姓就不要了吗这可是瘟疫,若是不管会出大事的。”张大人看向坐在高位上的人,他仍旧是一脸平淡,没有任何反应 任由他们在那里争吵。

“不就是瘟疫吗”又站出来了一位官员,“只要找到破解的办法也就不足为惧了,何必非要王上涉险呢”

“不就是瘟疫吗大人说的好轻松。”一直没有插话的柳七七终于说了出来,“要真像大人说的这样简单,南城的瘟疫还会爆发吗”柳七七清冷的眸子看向他,让人不能忽视。

“不然呢还能有多复杂说到底,还是医师不行。”安大人接话,这就是那个欺负完他儿子又欺负他女儿的医师吗看他给她个教训。

“医师不行若都是你们这样的人医师不行好像也没什么错。”

“你柳御医,你进来是来议事的吧,请注意你的言辞。”安大人被气得憋了一口气。

“王上明鉴,臣女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她就是看不惯这姓安的处理方式,几千人命,就这样被他随意安置了吗“南城再偏远,人再少也必须要救,因为他们是秦翊国的百姓,因为我们是秦翊国的官员。”柳七七转身对上尉迟慕卿的眼睛,一瞬间,她的眸子里闪出了绝对的骄傲。

“柳御医说的没错,医者都有一颗仁心,今日看来,果然如此,没有百姓何来王上,何来我们这些官员,安大人莫不是以为我泱泱大国,全都是由你撑起来的”严首辅,严紫栎的祖父,双眼发光的看着柳七七,以他多年看人的本事,这人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可惜了是个医师,虽然秦翊国没有身份差别待遇官员,但是医师在人们眼里就是治病的,这样也就限制了他们发展。

“但是此去定有危险,这南城是什么地方那是离夜来国最近的城池,就算有人驻守那也是很危险的地方,王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严首辅,这是谁都担当不起的。”安意也不示弱,他是不想让尉迟慕卿去的,如果被发现了那可就不妙了。

“安大人这样阻止难不成有隐情”柳七七冷不丁问了一声。

“哼,笑话,本官不过是为王上着想,怎么到柳御医这里就成了有隐情了”

“既是如此,那大人大可以放心,臣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把握的,南城的百姓必须要救,大人若是不救,不知道每日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些丧命的百姓会不会让您心慌呢”柳七七一张嘴堵的他说不出话,“而且”她突然行礼。

“王,臣女请求前往南城。”

“七七。”

“柳御医。”一旁的人们都惊讶的看着她,本来这次瘟疫发生的就很突然,而且是冬天,疫病发生的可能本来就很低,南城的瘟疫,依据呈上来的情况可以看出,非常严重,所以他们才会大早晨来这里

,打扰尉迟慕卿,这位被尉迟慕卿看中的医师医术肯定不低,不可能看不出来,为什么她还要去

“王,宫里太医院的太医不是过老,就是年轻,没有些能力,派他们去也是徒劳,白白害人性命,倒不如我去,还能帮上些忙,而且,这样的话王也不一定必须去了。”毕竟她的身份是御医,去的话自然可以代表尉迟慕卿,这个摄政王,而且她有些事情要去那里去看看。

“柳御医,万万不可,这样的话,王上的病怎么办”严首辅插进话来,他不能看着这小姑娘如此冒险。

“王上的病我有把握,这次调养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稳定了不少,我会把网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以备不时之需。”

“恩”尉迟慕卿适时出声,“你想去”

“是,还请王上应允。”柳七七再次行礼。

尉迟慕卿眉头微皱,只有在他身边的暗影看到了,好像是不愿意他急忙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一定是看错了。

“本王准了。”

“多谢王上,只是,臣女还想再带一个人。”

“恩”

“三殿下,您可否愿意随臣女一起去南城”既然是去处理瘟疫,光有她一个医师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能控制住场面的人,尉迟锋那样的性子她是不看好,尉迟慕卿不能去,所以最有威慑力的只有这个先帝的第三个儿子,尉迟仪了。

“本宫”一直没出生的尉迟仪看向尉迟慕卿,见他没有反对就点了点头,“即是为黎民百姓的事,本宫当然不能推辞。”

“多谢殿下。”柳七七对着他行礼。

“御医多礼了。”

“那就劳烦御医和殿下了。”严首辅也道谢,同时也在心底为柳七七的好感加了不少。

“劳烦殿下,劳烦御医。”其他人也纷纷表示。

“王请记得喝药,这屋子里的温度有些低,臣女 告退。”

退到院子里的柳七七才发现下雪了,因为要交代事情,所以她出来的晚了些,满天飘舞的飞雪,将眼前的场景都镀了层银色,她慢慢走在地上,感受这着这大自然特有的美丽,那株三月份散发芳香的桃树也被雪花覆盖,一时间,天地一色,加上柳七七的白衣,更显得完美无瑕。

“柳御医,快进来坐。”回到芝兰院后,竟然有人来迎接她,仔细一看,是沐晴。

等柳七七坐定了她才问,“如何,摄政王怎么说”

“我去。”柳七七喝了口沐晴为她刚沏的热茶,顿时感觉微冷的寒气减退了不少。

没错,她是听过来的沐晴说五殿下在位某个地方的瘟疫发愁,正好去送药听听,结果,就成了刚才那样。

“什么我的好姐姐,这宫里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冒这个险”沐晴有些吃惊的看着柳七七,她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柳七七会这么认真,这也难怪,生活在宫墙之中的人们,早就跟这个世界隔绝了,哪里还会注意外边的情况,最重要的,还是自己。

“你不懂,身为医师,这是责任。”柳七七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

“好吧,柳姐姐,既然你决定了,我就只能支持了。”

“七七”她刚刚和沐晴说好,就看到尉迟锋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你注意点,我这屋子要是乱了可没人打扫。”

“你别跟我开玩笑,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去”尉迟锋直接坐在了柳七七对面,有些不解。

“为什么”柳七七眼神一凛,“你知道一个人的生命多么重要吗你知道活着多难吗你竟然问我为什么身为医师,治病救人乃是天职,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么不看重他们这些百姓有什么错吗为什么他们就要遭难为什么他们遭难了连被救的机会都不给他们”柳七七直直的看着他,似有些怒气。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