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回家告状

    正在吃早餐的冉胜忠淡淡的瞟了睡眼惺忪的儿子冉伟,对于自己这个满身纨绔习气的儿子他确实是有点看不惯,但是再怎么看不惯也是自己的儿子,于是说道。“这几天别处去鬼混了,老老实实的在厂子里待着,给新老板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留什么留,都给扫地出门了,还留。”冉伟没好气的说道。

    冉胜忠一听这话不由眉头一皱说道:“扫地出门了?怎么回事?”

    冉伟抓起一根油条大大咬了一口说道:“还能怎么是,人家看不上你这个小小的副区长呗。”

    “怎么跟你爸说话呢。”目前王雱嗔骂一声。

    “本来嘛?人家财大业大你这个小小的副区长还不在人眼里。”冉伟不断的撩拨着父亲心里的怒火,上个阶段自己父亲竞争区长位置时不幸落败,现在正窝着气呢,他知道只要把父亲的火气给撩起来,那么他就会替自己出头,只要父亲一出手,那么自己的就能在玉器厂安稳的待下去了。

    毕竟上次老魏头想干他们他也是用的这一招,虽然自己的父亲在京城这个地面来说官阶不高,但是有一话怎么说来着就是阎王好过小鬼难惹啊。

    对于那些庞然大物来说,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难缠的小鬼。

    虽然是小鬼,但是这个小鬼的手段可是比阎王还厉害,更主要的是他的手法比较隐蔽,所做的事情都是在合理合法的范围之内,人别抓不到一点把柄,而且还让你十分的难受,是的你最后不得不乖乖的接受他的要求。

    果不其然,冉伟这话一出,冉胜忠脸色一黑,筷子一扔生气的说道:“你小子不学无术,被人赶出来了,还怪你老子没本事,哼真是笑话。”

    “本事?这年头本事看的是爹老子,要是爹老子没本事我就算再有本事又能怎么样啊。不说别的那非那小子的本事比我高哪去了,为什么人现在是工商局的一个小科长,我只能在玉器厂当一个狗屁不是的小职员,还是被扫地出门的小职员,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人家老爸是区委书记嘛。”冉伟满腹牢骚的抱怨道。

    “哼,那你就去找一个区委书记当爹。”说道黑着脸起身离开了。

    “哎,你咋不吃了。”王雱连忙叫道。

    “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冉胜忠生气的说道,然后拿起公文包气冲冲的走了。

    “你呀你,有你这么和你爸说话嘛,多伤他的心啊。”母亲王雱责怪了一句。

    “呵呵,没事,我老爹那心里抗打压能力可是非常的强,再说了要不这么说,他会出手吗?”冉伟笑着说道。

    梅颖的生物钟是非常的准时的,无论晚上是什么时候入睡,每天早上六点半准时醒来。

    看着旁边呼呼大睡的丈夫,她不由的露出了一丝促狭的笑容。

    然后慢慢的钻进了被窝里,来到某个神秘的地方,然后……

    “嘶。”

    睡梦中的林理达感到自己的小兄弟好像进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湿润的环境中,一下子无论是小兄弟还是他一下子被叫醒了。

    不用问肯定又是自己的这个小娇妻在叫自己起床呢。

    “呵呵,你这个小调皮,昨晚没有喂饱你吗?”林理达笑着说道。

    “过了一晚上,又饿了。”梅颖那性感小嘴一边在继续叫醒理达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个小妖精。”他伸手手臂将梅颖猛地一拉两个人缠抱在一起。

    “呃,爱我老公……”梅颖娇喘着说道。

    一句话顿时点爆了两人心中的心中的激情,于是两个人迎着初升的太阳,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晨练。

    各种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不足外人道也。

    激情散尽,林理达点燃斜靠着床头,点着一支烟,轻轻的抚摸着娇妻的身躯,笑着说道:“小妖精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有我在谁也辞不了你。”

    “你真好,老公。”梅颖搂着林理达不住的亲着他的脸颊说道。

    “呵呵,时间还早要不在练练?”林理达感到自己蠢蠢欲动的小兄弟不由坏笑着说道。

    “练练就练练,可是你的身体行吗?”梅颖关心的问道,毕竟自己的丈夫比自己年长了二十多岁,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两人都大战了三回了,这就是年轻人也不一定能行啊。

    “呵呵,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林理达豪气的说道。

    这边他们老夫少妻性趣正浓,那边张美英老夫老妻平淡如水,激情对于他们都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昨晚醉醺醺的丈夫能够回家来睡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莫大的安慰了。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外面养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但是她却装作毫不知情,一来是因为害怕影响到今年要参加高考的儿子,二来呢,事情要是真的闹开在之后自己可能就会失去丈夫的庇护,再也享受不到因为丈夫手中权力而带来的虚荣和好处了。

    所以她非常聪明的对于丈夫的出轨行为活生生的当了一个睁眼瞎,权当没有看到。

    再说她也不吃亏,皇朝国际里的那个年轻小刘那功夫比他还厉害,而且更加的体贴,她从小刘身上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激情,所以他也不奢望丈夫交什么公粮了,再说这个对她来说这个公粮还不如不交,每次都把她吊在半空中之后,然后就呼呼大睡,全然不顾她的感受。

    可以说他们的夫妻关系早已就是名存实亡了,双方都很默契的不去搭理对方事情。

    其实张美英知道,要不是丈夫现在正处能够再进一步的关键时刻,也许他们早就散了。

    现在的天朝的政界有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那就是你要想当官,尤其是当大官,这个离婚背会被视为对爱情的不忠诚,从而会被上级领导部门认为,一个对爱情不忠诚的人也不可能做到对dang的事业忠诚,对国家忠诚,因此,你要是有过失败的婚姻,在一定的程度上会影响到一个官员的升迁。

    真是狗屁逻辑啊,但是恰恰这中狗屁逻辑还成了一种人尽皆知的潜规则。

    真是这条潜规则造就了更多的包小三的官员。

    看了一眼鼾声如雷的丈夫,张美英不悦的皱着眉头,然后索性就起来了,来到客厅静静在那里看电视。

    因为被辞退的事情,使得她也没有多少心思去做早餐。

    不知什么时候,丈夫起来了,看到她一个人在静静的看电视,餐桌上空荡荡的,于是不悦的问道:“早餐呢?”

    “都被人开除了还吃什么早餐啊。”张美英没好气的说道。

    “开除,谁开除你啊,又是那个魏老头?”丈夫冷冷的说道,虽然夫妻之间已经没有多少感情了,但是只要还没有离婚就是他孙某人呢的老婆,现在玉器厂开除他老婆就如同打他的脸一样,他顿时觉得自己的面子被人下了,这对于十分好面子的他来说简直是情何以堪啊。

    “这次倒不是孙老头,我们厂子被一个私人老板给买去了,这不把我们可是的所有的人都给开了,这是你管不管。”张美英一边看电视,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

    “呵呵,真是好胆。行了这是交给我我了。”丈夫冷呵呵一声说道。

    那天早上类似的场景在玉器厂的外联部的所有的员工的家里一个钟不同方式,进行着。

    于是乎这些小鬼们甚至一些大鬼们的火气就纷纷的上来了,竟然敢不给爷们面子,那爷们也不需要再给你们面子了,以前因为是国营企业,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有些手段还真是不好试出来,其实他们在就对玉器厂这块肥肉垂涎欲滴了,总是相当设法从玉器厂捞出一点油水出来,现在好了,既然已经易主给一个私人老板,那这手段实行起来还真是有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这嘴巴子都打的啪啪坐享了,那自己这手中的那丁丁权利可不是吃素的,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在这地界到底谁是老大。

    于是一场针对京城子冈玉坊的阴谋正在积极的酝酿着。

    ps:感谢ly761101大大588逐浪币打赏,感谢凌云之志大大100逐浪币打赏。感谢各位送花的大大。

剑韵剑韵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