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是时候痒一痒了

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如此轻而易举进入陶梦然办公室的男人竟然是秦洋——靳言曾经的好兄弟。

他和陶梦然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出现在陶梦然的办公室?当看到他时,我一阵错愕。

“你谁啊?你放开她!”秦洋也是个狠角色,早些年和靳言经常厮混在一起,两个人没少打过群架。见到多米搂着陶梦然,看都没看我便快步走了过去,脸上一脸暴戾,就要开始揍多米。

“慢着!秦洋,你还认识我吗?”我见状,连忙站起来喊道。

多米不明所以,依旧死死控制着陶梦然并捂住了陶梦然的嘴,秦洋往我这边看了一眼,随后惊讶地说:“小书,你怎么在这儿?”

“你还认识我,那事情就好办了,”我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指着多米说,“这是我朋友,我们在一起创业。我想知道,这个女的和你什么关系?”

“好朋友。”秦洋简短地回答道。

陶梦然想说话,但是多米紧紧捂住了她的嘴,她不断地挣脱,但越挣脱便被多米搂得越紧。

“我们怀疑她前不久弄了个假身份混进我们公司,然后故意在我们公司捣乱。”我说。

“什么?这不可能啊?前段时间她在国外度假,怎么可能在你们公司?小书,你不要搞错了,她可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干得出来?”秦洋惊讶得嘴巴张得很大,不可思议地问道。

“她不承认,但我们公司装有监控,是不是她,监控一对比就知道了。”我说。

这时候,多米在陶梦然耳边柔柔地说了一句:“宝贝儿,不许叫,我保证不掐死你。”

说完,多米放开了捂住陶梦然的手。陶梦然瞬间惊魂未定地喊起来:“秦洋!他们诬陷我!他们非法闯入我公司!”

“你再说一句我们诬陷你试试!”多米气得把她的手反捆起来。

“既然都是朋友,有话好好说,我想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先放开她!”秦洋见状,连忙伸手去帮陶梦然。

“这个女人太狡猾了,我放开她,我怕她不会让我们离开这个办公室。”多米硬是不放。

“我的话她还不敢不听,你先放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秦洋已经有些急眼。

“多米,放开她,秦洋是靳言的好兄弟。”我对多米说道,多米这才放开了陶梦然。

多米一放开陶梦然,陶梦然便夸张地喊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太过分了!你们居然光天化日之下敢这样违法!我告诉你们,我办公室也有探头,你们两个今天别想走!这件事不给我一个说法,我不会放过你们!”

“好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秦洋一声暴吼,陶梦然悻悻闭上了嘴。

秦洋又问我:“靳言呢?把他叫出来,好好谈一谈这件事不就完了吗?我还没完全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洋,他们居然敢这么对我,你竟然不帮我说话?!”陶梦然忍不住又喊道。

“看来,你真的是忘记了两年前你我翻云覆雨时你所说的话了,你当时不是说这一辈子都愿意做我的小女人,只要我愿意帮你就行吗?”多米似笑非笑地调侃道,又说,“怎么?现在麻雀变凤凰了,碰你了一下就开始嚷嚷了?”

“你说什么?”秦洋听到多米这么说之后,顿时愣了,“她对你也这么说过?”

秦洋这一句话问出口,多米顿时哭笑不得,多米拍了拍秦洋的肩膀:“哥们,别告诉我,她对你的也是同一个套路。”

十分钟后,我和多米在秦洋和陶梦然的剧烈对峙中安全从那个地方脱身,我们快速回到了公司。回去公司的时候,靳言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

“具体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去了那么久?”靳言一见到我们便急忙问道。

“你绝对不会想到我们在那里遇见了谁。”我说。

“是谁?难道是刑风?”靳言疑惑地问我,然后又说,“赵秦汉走后,我在办公桌里发现了这个。”

靳言拿出一封已经开封的信封,里面装着两页闻起来很香的信纸,我疑惑地抽出来一看,竟是一封写给刑风的情书,书名正是陶梦然所用的假名——陶思然。

情书写得极其文艺,里面的话语和对白简直不落俗套,一看就十分对刑风的胃口,居然还套用了张爱玲的一句话“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天啊,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看了信的内容,不禁感叹道。

多米把我手中的信抢了过去,看了两眼便扔了,从小接受西方文化的他在理解这种咬文嚼字的句子上没有太大天赋,看完后摇了摇头说:“不懂。”

“我们在那里遇见的人不是刑风,而是秦洋。”我说。

“秦洋?”靳言听到秦洋的名字时格外吃惊,“完全没想到。”

“我也是,而且看样子秦洋已经有些喜欢她了,不然不会那么在意她。”我说。

“是吗?这么说来,这个女人的确……有点让人匪夷所思了。”靳言喃喃地说道。

我们把在陶梦然办公室里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靳言听完后,悻悻地说道:“即便是我们肯定了是她,也不能确定她就是陶思然。陶思然这个假身份虽然在我们公司的财务上动了手脚,但是公司的任何机密文件和财务款项她都没有动过,我们就算现在追究起来,无凭无据也无法定罪。更何况,那个女人既然心机这么深沉,那么她在来我们公司之前,一定想好了万全的对策,现在还牵涉到了秦洋,这件事有点悬,以后你们还是不能这么冒冒失失就去找她。”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至少确定了想排挤我们的人就是她。靳言,今天赵秦汉查这边查的怎么样了?”我不由得问道。

“票据我们没有办法对得上,得想办法把那些票据补上,现在我已经让人偷偷刻印我们各个供应商的私章,在一些无关紧要的票据上作假,但是重要款项的票据,还是得找供应商看看他们能不能为我们补上,咱们供应商都是海外的,这又涉及到时间和金钱……最好的办法,还是能够用什么办法逼陶梦然把票据拿回来,但最怕的是她已经毁掉了。”靳言皱着眉头说道。

“我来对付她吧,我试试对她催眠看看,晚上我就去。”多米连忙说道。

“不,我已经给你定了机票,你晚上直飞美国,现在比这个更重要的事情是争取到那家公司代理权,另外供应商的票据急需补回,你要去加强一下和我们每位重要供应商的关系,不要被那个女人乱了阵脚,我们必须做两手准备……”靳言说。

“好吧,那这个女人怎么对付?”多米问道。

“这么多年被小书禁锢着,我想,我是时候出山了。”靳言微微一笑,从办公室桌上站起来,抖了抖衣领,看着我说:“我记得我当年,对付女人最有一套了,对吧?”

“靳言!”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神色一紧,“你要做什么?我不准你去勾搭别的女人!”

“我们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相信我的定力吗?”靳言定定地说道。

多米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笑着说:“你两这么多年了,是时候痒一痒了。”

“痒你妹!”我愤愤地骂了多米一句。

“哈哈哈……”多米一顿狂笑,随后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小书,做女人,有舍才有得!我看好你!”

“去你妹的!”我气得踹了他一脚。

他敏捷地躲开了,对着我们做了个鬼脸,“哥要回美国了,你们该吵架的吵架,该出轨的出轨,哥自己一个人快活去了!”

“你等等!”靳言突然叫住了多米,随后说,“机票买了两张,你带着小书一起去!”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怔怔地望着靳言,“靳言,你什么意思?!”

“最近赵秦汉老往我们公司跑,我不能让他天天看见你,那样他又该惦记了。还有,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你说你从没有出过国,这一次,让多米带着你转转。另外,你也熟悉一下我们公司在美国的供应商,你和他们通了那么多次电话,一次都没有去拜访过,也不太合适。多米,我老婆就交给你了!”靳言话锋一转,突然对多米说道。

“哈哈,你难道不怕我兔子偏吃窝边草?”多米依然打趣。

“敢吃你就试试看!”靳言凶巴巴地吼道。

“我不去美国!”我摇了摇头,一脸泄气地瘫坐在沙发上。

“小书,不要孩子脾气。这段时间,我要好好解决一个贱人,我不想让你心里产生阴影。”靳言说道。

我愣愣地看着他,我说:“你为什么突然就做了这样的决定?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是你已经对我腻味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