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打人

第四十九章:打人

“咳咳”沉静了好久柳七七突然又咳了起来,声音大的让人心惊。

“御医”苏叶给她递了手帕,担心地给她顺气,不是装的吗,怎么会这么严重。

“咳咳咳”柳七七也皱眉,她是按剂量服用的,难不成喝多了按理说她的体质不应该这样啊。

“御医,要不要停止服用。”这样伤身体的方法还是不太好,看着柳七七一直往外咳出的血,苏叶一阵心疼。

“没事咳咳”柳七七摆了摆手,虽然咳得有些狠了,但是情况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况且,她还是百毒不侵的体质,除了这些血,还真没有能伤到她的。

柳七七伸手把染血的手帕递了出去,顺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气息。

“苏叶,帮我拿过水来。”柳七七背对着苏叶,现在她的样子可真是不太好。

等柳七七喝完水,转过身才发现,给她端水的哪里是苏叶,原本该苏叶站着的地方,站着尉迟慕卿。

“我还以为”柳七七看着尉迟慕卿,有些惊讶,他不是回去了吗

“好些了没”尉迟慕卿没有接下柳七七的话,看着将将止住咳的柳七七皱着眉。

“没事,假的。”柳七七也不纠结他过来的事,反正也没什么人在这,外边还有暗影他们,也出不了什么事。

“什么时候能停。”尉迟慕卿坐在她面前,有些担心,虽说这是假的,但吐出来的血是真的,喝了药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啊。

“这种毒很难解,还得过一段时间。”柳七七也有些无奈,她也不想一直这样咳血啊。

“恩。”尉迟慕卿也不多说什么,他只要在这段时间保护好她就行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写错你名字的。”柳七七从刚才尉迟慕卿让她写字的时候就想问了,碍于人太多,而且她也没有时机问,既然尉迟慕卿现在在这,她也就直接问了。

“我吗”尉迟慕卿突然笑了。

尉迟慕卿笑起来,看的柳七七有些发愣,他这种不常见的表情,总能引的柳七七这样失神。

尉迟慕卿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张纸,铺展在桌子上。

柳七七上前一看,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会知道,原本想着她从来没有写过尉迟慕卿的名字,现在看来,这张纸是怎么回事

偌大的白纸上,全都是尉迟慕卿的名字,无一例外的都少了个点,那个“慕”字,加上褶皱的纸,都表明这不是她留下的。

“这张纸”柳七七转过头问他,“怎么会在你这里”她记得她明明扔了啊。

“桌子上拿的。”尉迟慕卿才不会告诉柳七七她在王府养伤那几天他每天晚上都会回去看她一眼,这种事,哪里是他堂堂摄政王会干的。

“桌子上”柳七七突然开始怀疑,她到底有没有扔那张纸。

“我”柳七七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怎么会有一种做了坏事被抓住的感觉,为什么,她都有些不自然,明明是他拿了自己写的字啊。

“没想到七七还是个文盲。”当初看到这张纸尉迟慕卿就发现柳七七写错字了,一向严谨的七七也会这样犯迷糊,让他有点惊讶之余还有些高兴。

“我”柳七七被他这句玩笑堵到说不出话,她是写错了但是也不至于是文盲吧。

“不对,我写的字你为什么留着”心念电转间,柳七七终于想到问他这句话。

“写的我的名字,我不应该收起来吗”尉迟慕卿面不改色的反问。

“是吗,摄政王也会做这种事”柳七七才不信他是因为纸上写的他的名字才会收起来的。

“什么事我喜欢就好。”尉迟慕卿丝毫没有败下阵来,反倒是柳七七听到这句话有些停滞,什么时候他也会这样说话了

“我那是我写的。”不应该给她吗

“你都是我的。”尉迟慕卿看着她,好整以暇。

柳七七一阵发虚,不知道说什么,“那你留着。”憋了好久她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傻丫头。”尉迟慕卿走近她,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这么可爱。

柳七七索性由着他,不闪不躲,乖巧的像只猫儿。

虽说有些不好意思被他发现自己这样想过他,但是,他能留下自己扔了的纸,也说明他是把自己放在心上的吧,她也不该再要求些什么,既然他想留着,就让他留着吧。

尉迟慕卿把那张有些皱了的纸小心地叠好收起来。

“对了苏叶她”柳七七想起来那天把苏叶带回来之后她什么都没做,宫里比不得外边自由,突然多了个人也得有个理由,而且得是光明正大的理由。

“她的身份已经弄好了,以后就说是你的丫环。”尉迟慕卿也知道柳七七是一定要留下这个人了,早就派人去登记了苏叶的名字,家庭什么的也都弄好了,要是让七七去弄的话,免不了还得去他那里,他就直接省了这一步。

“谢谢你。”柳七七自然也想到尉迟慕卿会帮她弄好,问一声不过是确认一下。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尉迟慕卿淡淡的说,谢谢这种太客气的语言, 哪里用她来说。

柳七七看着他,会心一笑,不必言谢,不如不必言错,若是以后不能陪他,她又该如何

“苏叶,拿这个单子去趟太医院,我这里少了些药材。”柳七七拿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

“好的,御医。”

窗外又下起了雪,不大的小雪总能让人心下宁静,柳七七围上披风站在了院子里,看着那些已经枯萎的草药有些出神,前些年的冬天她还是一个人在清心苑里住着呢,整日除了出诊就是闲着看书,那个时候怎么会想到现在会在宫里,不知道紫阳殿的那株桃树怎么样了。

“安小姐,麻烦您让一让。”取药回来的苏叶看着眼前的人,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出来了就是不一样啊,都能让我给你让路了。”安流婷一脸随意的样子,挡着苏叶的去路,说来也巧,她正要去一趟太医院给陈贵妃拿些药材,谁知在半路上碰到了竹冬,虽然她换了身衣服,但是服侍她的医女还是能认出来的,这种看着原先照顾自己的人去帮别人做事的感觉,她可受不了。

“还得多谢安小姐把我打的那么严重,不然我也出不来。”苏叶皱着眉,看这样子她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不知道御医着不着急用这药材。

旁边跟着安流婷的几个人有些不解,“婷婷,你不是说这丫环是弄砸了伯伯送给你的瓷杯,你将她赶出来的吗,怎么还打成重伤了”

“这么个贱丫头说的话也能是真的”安流婷看着苏叶,“竹冬,我愿是想着你打翻了父亲送的瓷杯把你赶出去也就算了,好好在外边过日子就是,怎么,用了些什么法子,又跑到皇宫里来祸害人了”她也觉得奇怪,明明那日将她打的不轻,原本她也没放在心上,一个丫环罢了,怎么转眼就到了皇宫,还能随意出入太医院,这可就不是一边人能做到的了。

“安小姐请自重,您这么说我,不怕自降身份么,还有,我现在叫苏叶。”苏叶不卑不亢,她自然知道安流婷不会承认她打了自己的事实,但是也不能再让人欺负一回,就算是为了柳七七也不能再收欺负,况且,安流婷自柳七七进宫就一直在针对她,得罪安流婷就更不会有事了。

“你这丫环说话可得注意一些,小心话说错了事小,丢了性命事大。”一旁有人听不下去苏叶说话,说了一句。

“苏叶就是那个可以当下饭菜的草药吗看来,你的主子对你也不过如此。”安流婷对着那人摆了摆手,一个她打出去的丫环罢了,要是对付不了,她也就不用在这呆了。

“我叫什么就不用安小姐费心了,能不能麻烦您让个路,我还有事要办。”苏叶心急,她回不去事小,耽误了柳七七熬药的时辰可就不太好了。

“苏叶是吧是不是换了个主子眼睛就放高了对着我你也能自称我了这宫里的规矩是不是要我教教你”安流婷眯起了眼,眸子里似乎有些什么。

“安小姐多虑了,安小姐是秀女,严格上来讲和丫环们是一样的,所以,我的称呼没有任何问题。”既然走不了,那她干脆不走了,安流婷想说,她就跟她说。

“是吗”安流婷围着她走了几步,忽然伸手就打了她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苏叶有些吃惊,安流婷出手太快,以至于她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打了,她竟然忘了,眼前这位是向来不讲理的主。

“怎么样,我可以费费心替你的主子教教你怎么说话,不用客气。”安流婷靠近她,声音不大刚好能让苏叶听见。

苏叶捂着被打的生疼的有半边脸,说不出话。

“那可真是要谢谢安小姐了,替我教训丫环,打的这样响,不知道你的手疼不疼”

v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墨千靥墨千靥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