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一切都不对劲

我和靳言默契地互相对望了一眼,心里皆惊讶不已。

“带走吧!帮我儿子把房间整理干净!别让人看得出来这里流过血!”靳言母亲吩咐道,那种冷静让我心里毛孔悚然。

多米叫她妈妈那么多年,即便不是亲生,好歹也在身边那么久,她怎么可以做到如此冷血?!

她刚刚吩咐,她身边的人便立马行动了开来,两个人把多米抬了出去,两个人负责清理现场,五分钟不到的功夫,房间里干净得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走到了靳言的身边,害怕地拉住了靳言的手,靳言扭头给了我一个让我安定的表情。随后,靳言母亲吩咐道:“你们把他送到我们的指定医生那里,务必把他救活,我还有许多话没有问他。”

她的属下应声后,通通都离开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我和靳言的手握得很紧很紧,我们的手心都是汗,我怔怔地望着靳言母亲,不知道接下来她要做什么,她会说什么。

蜜儿乖乖地站在她身边,她竟奖赏似地摸了摸蜜儿的头,欣慰地笑着说:“干得不错,终于找到了。要是你不来中国,真不知道晚上我的宝贝儿子会发生什么事。”

靳言母亲说完,怜爱地望了靳言一眼,目光里透着前所未有的慈祥。可是,刚刚见识了她对多米极其冷血的一面,这种慈祥更令我头皮发麻。

“坐下吧,你们一定是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对吧?”靳言母亲说道,随后走过去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

“为什么多米会躲在我家?你们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靳言拉着我走了过去,坐在了她母亲对面的沙发上。

蜜儿在房间里用目光四处搜寻着,时不时吮吸几下鼻子,用力闻了闻,她的鼻子对于气味似乎超级敏感,鼻子像猎狗一样嗅觉灵敏。

“你们回家的时候,我一直让蜜儿跟着你们回来。蜜儿进入这栋楼,就闻到了多米的气息。她从小接受训练,嗅觉十分灵敏,只要我们想追踪的气味,她能隔很远就闻到,这算是她的一项特异功能。我让她先不要打扰你们,让她在这栋楼里搜寻一遍,她走遍了整栋楼,发现多米的气味在你们房间里最浓。我担心你们的安全,所以让她假装拜访你们,如果多米不在你们房间,大不了她在这儿住一夜,你们不必知道真相。如果多米被她找到,就让她趁机对他开枪,不然多米会逃走,我就找不到他了。”靳言母亲徐徐道来,像是说家常一样自然,可是听在我的耳朵里却觉得仿佛是天方夜谭一般。

“可是他怎么进来的?他能躲在哪儿?”靳言不禁问道,我心里也是同样的疑惑。

“你们这种门锁,不用钥匙我们就可以打开。诺,你们过来看,他就藏在这里,这里还有他残留的气味。”蜜儿在卧室里对我们喊道。

我们于是连忙走了过去,发现蜜儿不知道怎么爬上去我们卧室最上层的壁柜里,那个柜子因为位置太高一直空着,里面刚好能躲进去一个人,而且关上柜门一点都看不出来。

蜜儿演示完之后,利落地从上面一下跳了下来,像燕子一样轻盈地落在了我们的床上,随后从床上跳下来,笑眯眯地对我们说:“没有我,你们晚上就死定了。说吧,你们要怎么谢我?”

我和靳言哑口无言,靳言的表情更是生冷,他转身走回客厅,又问他妈妈:“那他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多米心胸狭窄,怎么能容得下你?他一定是过来报仇的,想让我失去你,这样他就是我所有遗产的继承人了。”靳言母亲说完,伸出手来把靳言拉着坐在她的身边,看着靳言的眼睛说:“我活着的日子不多了,我们要抓紧时间了,我想明天你就陪我一起,我有很多事情要交给你去打理,有很多任务等着你去做。孩子,能找到你,我很欣慰,我想你继承我们多家所有的事业,你准备好了吗?”

靳言母亲和靳言说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靳言,那副模样让我想到了多米对我催眠时候的样子,莫非……?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就在靳言要说话的时候,我喊了一声:“靳言!”

靳言迅速回头看我,柔声问我:“怎么了?”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自然,并没有像是被催眠了的样子,我心里于是微微放下心来,我说:“没什么,我就是希望你考虑清楚而已。”

“我想好了,公司的事情反正你也熟悉了,我想都交给你来打理。接下来的时间,我想好好陪陪母亲。”靳言看着我说道,眼神满是坚定。

“这样就对了,男人要懂得舍小取大,我所拥有的一切会让人惊讶的。靳言,我相信你会感觉很棒的。”靳言母亲说完,怜爱地摸了摸靳言的头,又说,“你女朋友这边,我会让蜜儿一直陪着她。蜜儿对于经商管理很擅长,她可以帮你女朋友忙。”

“真的吗?这样就太好了!我唯一的担心就是小书!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靳言一听,顿时欣喜若狂。

“我自己可以的,不用她帮忙也没事。”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于是只能推脱。

“蜜儿在国内也没有其他事,你们就互相作伴吧。蜜儿处于事情的能力比多米强,她会是你的好助手的。”靳言母亲竟破天荒对我笑了笑,让我真是感觉受宠若惊。

“小言,从明天起,你跟在我身边,我亲自教你怎么干一番大事业!”靳言母亲脸上呈现出一种难言的欣喜。

“从明天起,我和你就是伙伴了,我会做一个很好的伙伴的。”蜜儿突然拉起我的手,似洋娃娃一般眨着眼睛对我说道。

我丝毫没有一点欣喜的感觉,我总觉得这背后的目的不似那么单纯。靳言母亲和蜜儿走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四点了。

靳言送完他们上来关上门,欣喜地抱着我说:“老婆,我们要干大事业了!”

“你不觉得不对劲吗?”我疑惑地问道。

“哪里不对劲?”

“一切都不对劲。一切给我的感觉都很不可思议。”

“别想太多了,她是我亲生母亲,难道她会害我吗?”靳言笑着说道。

“就因为这样,我才更觉得不对劲。就算你和她有血缘关系,她和多米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都能说放下就放下,还对多米那么冷漠。她凭什么会对你好呢?”我越想越觉得蹊跷,越想越觉得靳言母亲绝非善类。

“是多米做错了事的缘故吧,多米偷走的可是整整一个保险箱啊,他采取的方式不对,所以母亲才对他那样吧,你说呢?”靳言问我。

“我不知道,我觉得你这个母亲太古怪了。我不想你和她接触,我觉得她的世界没那么简单。”我说。

“我知道没那么简单,所以我想去看看她究竟都在从事什么,她究竟想我去做什么。还有就是,她活着的日子不多了,我想好好陪陪她,毕竟是她生的我。老婆,你能理解吗?”靳言问我。

“如果是一个平常的、病入膏肓的母亲,我会无比支持并且义无反顾地陪你去做。可是你这个妈妈,她太不一般了。我现在完全乱了,你看看这些日子我们所经历的都是些什么?这和我想要的相差太远了!我们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逃了出来,我只想和你平平静静地生活。我不渴望大富大贵,我也不渴望你拥有那么多的财富,我只想现在我们一起好好经营我们的事业。靳言,你好好想想,你觉得最近发生的这一切正常吗?特别是今天晚上,冷不丁就出现一个外国女人,她一枪差点儿把多米杀了,可是我们却像傻瓜一样连多米什么时候躲在房间里都不知道。这……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这根本不是生活!这根本不是寻常人的生活!”我越说越激动,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哭了起来。

“正因为这不是寻常人的生活,所以我想更深入地了解,这需要一点时间。你别担心,我答应你,如果接触后发现那种生活真不是我所想要的生活,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的,好吗?”靳言耐心地安慰我道。

“我很怕你一旦深陷进去,便再也放弃不了那样的生活了。”我紧紧抱着他。

“放心吧……”他抱着我,见言语安慰不了我,于是吻上了我的唇……

一觉醒来,天亮了,我们还没有起床,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靳言穿着睡衣去开了门,门口有一个中年男人对靳言说道:“少爷,车已停在楼下,老板派我来接您。另外,供您和老板出海的游轮已经在港口等候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