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猫的主人

第308章猫的主人

我这一喊它的名字,眯哞很乖巧的迎合了一声,这我就确定了下来这一定是有人养的猫咪,而且这猫咪还是很聪明的,倒是挺乖巧,趴在我的怀抱里面就不动弹了,肚子里面还发出来了咕咕的声音,应该是我身子的温度比较高,所以这只小猫就会很舒服。

我看到乖乖的猫咪自然是喜欢,纤细的指甲一下下的在猫咪的头顶上抓挠着,小猫就把它的脑瓜在我的手中蹭来蹭去,我怕猫咪冷,所以抱在了怀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跟这小猫说着话:“咪哞,我是被赶出来的,而且我东西还在那里没有取回来。”

“,你长得可是真可爱。”

“咪哞,你说今天晚上的雨还会不会停了呢?”

“咪哞,你说我还能回到那个房子里面么?”

我一句句的说着,咪哞时而叫一声、时而不叫,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趴在我的肚子上面睡着了,可能是认为我说的东西太无聊了吧!

而且这小猫竟是打起来了小呼噜,我微微一笑,用手指勾了下它的小胡子,不敢动作太大,怕把这猫咪吵醒。

靠在公交牌上,外面的雨水还是如柱一般的倾倒在大地之上,根本就不肯停下来休息一会儿,我叹气,心中惆怅,默默闭上了眼睛,我就闭下眼睛、闭下眼睛。

而此时的我,并没有注意一辆疾驰在雨水之中的黑色阿斯顿马丁停在了公交站台旁边,紧接着,我就睡着了。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在我睡着的时候,居然发生了那么些个事情……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那车停在了我的旁边,身都进行了改装,弄成了磨砂黑的颜色,这车在暗黑色的夜里,就宛如一头黑色的猎豹那般,又好似是暗夜精灵,车上下来一名黑色休闲运动服的男子,脚上踩着大乔丹运动鞋,与衣服同色系。

男人的头上扣着黑色运动帽,模样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上去阴森恐怖,脸上还带着一些着急,他举着伞一步步走向公交牌前的女人和猫,雨水不停地从天上落下,砸在地面、砸在他的伞上。

“这是?”他用特有的优美的声线说了两个字,这银音色之中透露出来了疑惑跟不解,在公交牌下的我还有猫咪都发出来了均匀的呼吸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咪哞为何会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

无奈之下,男人只好把车开了过来,把这一人一猫抱在了怀里,画面倒是和谐,猫咪乖巧的躺在女人的怀抱中,女人则是乖巧的躺在男人怀抱中,如果不看那男人一脸嫌弃的表情,这实在是一副和谐美好的画面。

“湿了”

男子坐在驾驶座上的时候瞧见他浑身都湿透,心里面不禁一阵的反胃,他好讨厌这本是清爽干净的衣服贴在身上的感觉、很讨厌身上有黑色的水渍。

不过车里淡淡的幽香究竟是从何来?

他本想重重地拍一下方向盘,可是这手距离方向盘还有几厘米的时候,他透过后视镜看了这一猫一人,最后还是轻轻的把手落在了方向盘上,脚踩上油门,车子“蹭!”一下子窜了出去,消失在昏黑的雨夜之中。

可这黑色猎豹失踪在夜里后,公交站牌忽然间又来了一辆银灰色的布加迪威龙,坐在车上的男子满脸的焦急,车内都是男人沉闷的呼吸声,这车子的速度可把布加迪威龙的性能发挥的淋漓尽致,车胎扫过的地面都溅起来了一层的水花。

车上的男人正是裴曜竣,他发现下雨之后心里面开始惴惴不安,此时周灼云也是在客房中入睡,他就开车奔了出来。

可是这悠长、寂静的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在,裴曜竣本以为我会在公交站台处等雨停、等公车,可是他到了公交站台后,脸色立即就不好了,这空荡荡的公交站台处分明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人呢?”

裴曜竣双手紧握方向盘,骨节处渗出淡淡的白,因为着急额头上一道道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冲进了雨水中、冲到了公交台下方,可是入眼的是空荡荡的。

“妈的!”

裴曜竣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他本对周灼云并没有那么讨厌,曾经更多的感觉是利用,可是现在他真的是越来越厌恶那个女人、恶心那个女人,要不是工作以及生活方面的事情,他定叫那周灼云有多远滚多远,见一次打一次!

“恩?”

裴曜竣转头的时候,地面一个亮闪闪的卡子勾住了他的视线,顺着过去,把那小卡子放在了手里,看着上面那熟悉的花纹,放到鼻下熟悉的香气,裴曜竣忍不住轻呼了一声:“这不是宁儿头上的卡子么?”

裴曜竣手中攥着我的发卡,他低头看着卡子上面在昏暗灯光下发光、发亮的卡子,看了眼公交站牌,心里面思索着,猜测着我的动向。

焦急万分的裴曜竣连忙袁莉去了一个电话,当时都快午夜十二点了,袁莉都睡了,可听见裴曜竣的声音之后立刻精神了起来,这一周以来这么多天没见到了我,她对我的思念也是愈演愈烈:“你跟宁儿已经从日本回来了?”

裴曜竣说道:“是,她去你们那里了么?”

“没有啊,怎么了?”袁莉听出来裴曜竣的不对劲了所以打听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裴曜竣心头一颤,眉眼间都紧锁了起来,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没事,放心。”

说完,裴曜竣就把电话挂断了,也不顾对面袁莉是否在电话中把话说完了,他也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担心,明明当初是他说的要把这女人照顾好,可是如今竟然弄丢了,这让他怎么来表达出去。

难不成还说:“不好意思,段宁不见了。”

这才是有病,裴曜竣立即电话通知了徐铭东:“立即派人把段宁给我找出来,把所有路口、街道的监控视频全调出来!”

徐铭东给裴曜竣办事从来不问原因,一旦裴曜竣下达了命令,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去执行命令,而且心里面从来都不会对裴曜竣有疑问、有质疑,唯一要做的就是办好事情。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