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你爱过我吗

“妈啊!有蛇!”我吓得差点儿灵魂出窍,好不容易维持住身体平衡,这一下又完全失衡了。因为惊慌,完全忘记了游泳,我在水中胡乱扑腾着,又连呛了好几口水,突然一只手从背后绕过来拖住了我,在我耳边大声说:“抓住他们递过来的拐杖!快!”

是靳言的声音!他下来救我了!不过此时我已经无暇多想什么了,我注意到岸边已经围了不少人,有两个男生正拿着靳言跳舞的那根绿莹莹的拐杖努力伸到我们的面前,靳言拖着我奋力地游到岸边,我成功抓住了拐杖,借助着他们的力气从池塘里爬了出来,湿漉漉地站在岸边。

很快,靳言也被他们拉了上来,他身上穿着的还是刚才那身跳舞的服装,头上的帽子却不见了,估计是刚才救我的时候掉入了池塘中。

晚风阵阵吹来,我不禁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靳言本来阴沉着脸没有和我说话,听到我的喷嚏声后,走过来拽住我的手就往外走,步伐相当快速。

“你带我去哪儿?”我连忙问道。

“换衣服啊,你这样不冻死吗?”他气呼呼地吼道,话里依然带着一股巨大的怨气,还没等我说话,他又说:“真是笨到家了!这样都能掉下去!我算是服了!”

他冰冷的语气让我特别难受,本来准备好的感激之词一下都重新咽回了肚子里,我奋力甩开了他的手,赌气地说:“那你可以不用管我!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了!”

“你以为我想管?潘如书,你别高看你自己了!”他说完,扭头气呼呼地望着我,头发上还粘着池塘里的水草,水滴滴落不停,身上的衣服早已没型了,湿哒哒紧紧贴在身上,胸口的纽扣大开着,隐隐可见一块块健硕的肌肉。

他真的生气了,鼻翼颤动着,眼神凌厉,他说:“我今天救你,是因为我刚好经过。我现在带你去换衣服,是因为我不想让你感冒。潘如书,你别以为我还对你有意思!”

“不敢!”我犟了句嘴。

“跟我走!”他这一次没有再拉我的手,而且直接拽着我的胳膊往前。

“我说了不去!我自己会回家!不用你管!”他粗鲁的动作和冰冷的言语让我的心再度崩溃,我用力掰开了他的手,哭着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他追了过来,用力拽住了我后背的衣服,因为我在拼命挣扎着向前,他用力过猛一下把我甩到了地上,我狠狠摔在了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上。这一甩,肉体的疼痛加上心痛,让我声泪俱下地喊道:“靳言,你到底想怎么样?!”

夜漆黑一片,小道上没有路灯,小道两边的杉树在夜幕浓罩之下看上去如同两排肃穆的士兵,整条道上格外地寂静,静得连风都失声了。

他蹲下身来望着我,幽黑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浓浓的悲伤,他伸过手来在我的脸上来回轻轻抚摸,以一种无比悲伤的语调喃喃道:“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我忘不掉你,我没办法把你从我脑海里删除。”

风就在这时候吹了过来,我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冷,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挪动了脚步,挡在了风口,望向我的目光还是那样的悲伤。他的话带给我内心无穷的悸动,有那么一瞬间,我几欲脱口而出,好想告诉他,其实我也一样,我也一样啊!

“时间会让我们慢慢忘记彼此的。靳言,我希望你以后都能像那天我看到你那么幸福,好吗?”我同样满怀悲伤地望着他,我很想伸手去触摸他的胸口,好想放纵自己投入他的怀抱,可是心却在抗拒这样的不清醒和不理智。

他猛地握住了我的手,他说:“我知道你和刑风之间没有什么,刑风告诉我了。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我才来跳舞。我不是为了别人,我是为了你。我记得你对我说过,你想看我跳舞的,对吗?”

“嗯。”

“我跳得怎么样?”

“特别棒,像王子一样。”

“那你有没有重新爱上我?”他急切地问道,迫切想从我的目光里搜寻出一些什么。

其实不需要重新,我一直都在爱着,爱从未停止过。我心里默念了一句,话到嘴边却是冰冷的两个字:“没有。”

他失望地一下放开了我的手:“所以……你还是爱上了刑风。尽管你们之间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你爱上了他,对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他的话。

他颓然地坐在地上,用手使劲敲打着自己的脑袋,脸上的五官纠结成一团,似乎心里有着太多解不开的心结。

他终于鼓起勇气再次看我,缓缓地问我:“为什么我感觉我似乎从来没有懂过你的心思?潘如书,你到底怎么想?”

“我只希望你过得幸福,哪怕不是和我,我也会祝福你,真的。”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潘如书,你爱过我吗?”他又问道。

“或许。”

“或许?”他冷笑了一声,他说:“这些日子我终于明白,我是真的爱上了你。而你,却告诉我,你只是或许?”

“你爱我,只需要轻轻低下头。而我爱你,却要努力踮起脚。爱对你而言轻而易举,对我而言却太沉重了。”我缓缓说道。

“对我而言轻而易举?”他再度冷笑了一声,他说:“你是第一个,让我能思念到抓心挠肝的女人。”

“因为你还小,以后你会遇到更多像我这样的女人。”我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呢?”他说完,从地上一下站了起来,把我拽起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我,他呼吸的气息在我的耳边萦绕着,他的手紧紧地环住我的腰,他用力地把身体贴近我的身体,他说:“潘如书,分开的这一段时间,我只想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我不能没有你。”

我的身体一下瘫软了,这令人心醉的告白,这令人心仪的怀抱,这两颗滚烫而不安分的心,这从未有过的火辣辣的、直白的、直击人心的告白!我听得心悸,却还有一丝残留的理智在告诉我,不可以,好不容易走出来了,不可以再回去。

我再度用力地掰开了他的手,我拼命地摇头,我既不舍又决绝地望着他,我说:“我们已经走远了,不要再回去,不想再回去了。求你,靳言,别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我后悔了,我还想要你,迫不及待想你在我身边,我每天想得都快疯了。你这个死女人!从分开起,你一条短信都没发过,一个电话都没打过!你怎么就那么绝情?你能说忘就忘是吗?”我的反抗反而激起了他更深的倾诉欲望,他好像已经豁出去了,把藏在心底的想法一股脑全说了出来。

“潘如书,你怎么可以做到这么冷漠?你怎么能一点都不想我?你知道我这些天的感受吗?你想过我有多想你吗?我每天都在等着你的电话,等你来告诉我你想我想得不行,我24小时不敢关机,我几乎天天跑到你楼下看你下班,可是你,你居然过得那么悠闲,你居然一点都不想我,你怎么可以做到这样?我都快被你逼疯了,你知道吗?”他说着说着,眼圈居然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

我愣住了,心里的防线在慢慢地瓦解,我很想冲过去抱住他,告诉我他对他的思念有多么疯狂,我对他的爱有多么深刻,我也是同样在期待着他的电话,期待着他的消息,期待着他像现在一样,濒临崩溃地告诉我,他如此想我如此爱我。

可是,一想到沈紫嫣,一想到沈紫嫣,一切的美好都化作了泡影。他再想我再爱我又如何,他是别人的未婚夫啊,他是别人光明正大的男朋友啊!

我心一下又堵上了,我依靠在旁边的杉树干上以维持住身体的平衡,我看着他,缓缓地说:“书上说忘记一个人只需要两样东西,时间和新欢。你已经有新欢了,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潘如书!”他再度发狂地大喊了一声,“我说了这么多,你就对我说这个?你就告诉我这个?你这个冷漠无情的女人!”

我苦笑着,无言以对地低下了头。

“呵呵,”他也苦笑了一声,一拳砸在了鹅卵石路上,看得我心跟着绞痛。

他仰着头闭着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说:“行,你行。当我今天的话一句都没说过。潘如书,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就当我靳言看错了一个女人,再见。”

“再见。”我心无比地痛,却还是异常冰冷地吐出了两个字。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做到如此理智如此绝情,明明心那么痛,那么我们之间只差一个转身的距离,可是我,我……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

____恪纯____恪纯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