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住院

第184章住

“喂,爸爸,你这几天怎么样?”

“啊,很好呀,那就好!我也很好,不用担心我,过几天我就回家了。

“嗯嗯,放心吧,我自己能够照顾好自己的。”

“嗯嗯!好的!你也要注意体啊!好,好,拜拜!”

我无聊的看着窗外,这已经是我们住的第二天了。一大早,我就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声吵醒,紧接着就是一通嚎啕大哭。

在这短短的两三天里,我就已经见识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件事,生和死。

我感受了那种为人母人父的喜悦,守在手术室外面的父亲在得知自己妻子和孩子平安的时候,他甚至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又哭又笑的。

而另一方面则是被用白布盖着出手术室的手术推车,我周围的人都说他们最讨厌的便是那块白布。没有拿块白布,他们还有一丝希望,但是每当看到被白布盖着的手术推车时,心里那种撕心裂肺地痛简直难以言喻。

我懂那种感觉,在经历了这一次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心比以前豁达了不少。毕竟只要活着,只要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什么事都还有可能!

徐铭东说裴曜竣我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他顽的度过了危险期。

今天早上,裴曜竣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徐铭东就派了人过来接我。

裴曜竣的病前围了一圈的医生,他们不停的给裴曜竣做各种各样的检查。我站在他们的外面,透过缝隙看到病上的裴曜竣,他看起来比了之前好多了,至少脸没有那么的苍白了,看起来还有充了生机。

医生检查完,走出病之后,乔昊辰就十分体贴地在晾好的温水里放了一根吸管,递给了裴曜竣。裴曜竣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后就看向了我。

“你……”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沙哑粗砺。

“啊,我没事,我已经好多了。你看,我现在都能够下到走了,你也要好好的休息呀,好好的养伤,我,我们都希望你赶快好起来。”我急忙断他的话,我知道他现在体肯定十分的虚弱,他不宜说太多。

“啊,那个,你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我,啊,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好好养伤!我就不扰你了。”说完我就走出了病。

虽然我自我感觉我已经比以前豁达了不少,但是和他共一室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份,是呀,我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份?

我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份去关心他呢?而且就凭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好好的照顾他,而乔昊辰将他照顾得很好。

裴曜竣上的伤口远远比我多,颅出血,腹部大出血等等,我记得那天晚上他躺在我的怀里,浑上下都透着一股血的味道,鲜血还在不断的往外涌。这一幕我永远都忘不掉,它将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提醒着我。

张姨这段时间做了各种各样补血的东西,只可惜那个家伙还没有完全的醒过来,总是醒了没多久就又昏了过去。他还不能吃这些东西,所以这些东西只好被我吃了,我感觉我已经比过去胖了很多。

司里的事大多都由徐铭东接手掌管,这两天他也是累坏了,常常司医两头到跑。

而乔昊辰为了更好的照顾裴曜竣刚才也就睡到了他的病里。乔昊辰虽然看起来十分的贪玩,有些不太靠谱,但是没有想到他在照顾人这一方面然如此的娴,而且他十分的有耐心,也非常的细心,这短短的两天就已经刷新了我之前对他的认知。

“你怎么都不去看看他?”

“啊,是你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照顾裴曜竣的吗?”我有些惊讶的看着推门而入的乔昊辰。

“虽然他需要我照顾,但是我也得来看看你呀,你现在况怎么样了?听张姨说,你已经可以下了,看起来你恢复的还算不错。”

我冲他眨眼笑了一下,“我没事。我上的伤并不多,主要是他,他怎么样了?”

乔昊辰坐在我的边,并没有直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从头柜上选了一个苹果之后就用小DAO开始削了起来。

他的动作十分的娴,他的手指白皙而修长,苹果在他的手里就像是一件有生命力的艺术品一样十分的听话。

“哇,乔昊辰,你真厉害,然把苹果皮削了这么长,而且中间都没有断开。”我惊讶地看着那一圈被他扔进垃圾桶里的苹果皮。

“这没什么,能生巧罢了,这技术还是以前裴我的。”乔昊辰从理好的苹果递给我,我正要伸手去接,却又被他半LU拦截,送到了自己的嘴里。

“喂,你,你不是说给我的吗?”我纳闷的看向他,这个人怎么能够这样子?明明说给我的苹果我都要接到手里了,他又半LU给拿回去,这不是耍着我玩吗?

“哈,我什么时候说这个苹果是削给你吃的了?”乔昊辰说完咔嚓一声咬了一大口手上的苹果。“哎呀,这个苹果味道还真不错,一会我走的时候一定要从你这里再多拿几个。”

额,好像确实没有说苹果是削给我的,刚刚坐下,就自顾自的拿起了苹果开始削,我就默认成他是给我削的了,没想到却是我自作多了。

我只好拿了一个香蕉剥开皮就开始吃,边吃边趣的说“哪有你这个样子的,到底你是病人还是我是病人呀?这都是别人送给我吃的,你说说你,你到底是不是来探望我的呀?”

“当然是来探望你的呀,你看看我这么好心好意来看你,你然还这样说我?哎呀,我的心都碎成渣渣了,怎么都粘合不起来了。”乔昊辰说完还动作十分夸张的捂住自己口的位置,表也十分的到位,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我看着他夸张地表演只好适时地给予配合,“啊,老真是太不行了,不如我现在就叫医生来帮你看一看,就凭你这么出的外表,我相信想要照顾你的士肯定会从这里排到法去,你就不用担心你不会受到好的照顾了,多的是人愿意来照顾你。”

“哎,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个样子?自己住了不说还想把我也推下水,我可不想像你们一样天天得躺在上。”乔昊辰看起来似乎有些疲惫。

“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和你们那天晚上的英勇ZHAN斗来说,我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段宁,你真的十分的勇敢,你比我勇敢多了。”

“我?哪有?”我有他说的那么勇敢吗?不,我并没有。我这人一贯喜逃问题,这还是以前甘苗苗对我的总结。她说,我一向喜规风险,凡是有任何风险的事,我从来不会主动去做,而是会及时的躲开,不管这将有极大风险的事,将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利润,我也不会主动去做。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