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绕

第197章绕

我度异常诚恳的看着他,我这辈子绝对没有像这一次一样度这么的诚恳的向一个男人道歉,当然除了我的最好的朋友甘苗苗以外,额,她是人。

甘苗苗格十分的坚的人,是一个比较势的人,一般在她边,我都属于那种被保的角,所以她有时大到让我甚至都不认为她是一个人了。

啊,我怎么又一次想到她了,她离开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是因为在医这种地方经常的看到一些生离死别,所以我会在这种地方不自的想起我和她之间的一些过往。

“你啊!”乔昊辰拍了拍我的头,将我脑袋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都拍了出去。

“乔,你这是原谅我了吗?”我拉着他的手问到。

“段宁,你说你看着就像你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而且本来智商也就挺高的,要不然怎么就能考上大学了,而且还是名牌大学,怎么在这件事上就这么的糊涂,就像是一个低智商的人一样,怎么就这么笨?”乔昊辰一边拍着我的脑袋一边羞辱我。

“喂喂,说归说不带你这样的,你怎么又是语言攻击又是体攻击啊!你这人怎么能够这样子?不要再拍我的脑袋了,我告诉你,一会要是把我拍傻了,我告诉你我下半辈子就靠你养了,我还就赖着你了,吃喝拉撒全都要你管,还有啊,我爸妈也是,你得负责我们全家人。”我用头着脑袋躲闪他的攻击。

“傻子,我看你就够傻的了,根本就不用我拍你就傻的冒泡了。说不定我这拍一拍你还能够得聪明起来了,到时候可要感谢我呀!还有你放心,万一你真的傻了的话,肯定会有人来养你的,当然这个人肯定不会是我,我才不会费财力去养一个白痴呢!”乔昊辰话里话外,无不透露出对我的鄙视。

我,我,我真是百般惆怅愁断肠,我有这么糟糕吗?想我段宁,叱咤社会这么多年什么况我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我没有经历过。

我就是在这样的风雨飘摇中混到了现在,还在间隙中过了高考,考上了名牌大学,君不见,那些曾今笙歌的人在知道我考上了名牌大学后一个个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这么优秀的高才生,你乔昊辰然这样说我,而我在听了他的话之后更加晕了,完全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些什么,整个人晕晕乎乎的。

乔昊辰看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对天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脸大发慈悲拯救世人的模样问我,“你那么纠结的向我道歉到底是为什么啊?”

我咧个大擦,感我说了一堆,被鄙视了半天,这件事又绕回了开头。好吧,故事要从开头讲起,咳咳。

“嗯,”我看着乔昊辰的表斟酌着用词,因为我看到书上说,有的同恋者心里比较脆弱敏感,他们会害怕世人发现他们的与众不同之,所以在平常的生活中,会尽量掩饰自己与别人都不同。

就像裴曜竣,他就常常拿我做挡箭牌,挡掉那些于他而言的不利留言,这也就是这么久了,大家都没发现他们之间同恋的原因。

如果不是那天在门外,我然听到他们的谈话,说真的,我也没有看出来,看起来那么man,那么直的一个人,然也有那方面的倾向。

“那个,你,你不是和,和裴曜竣是同恋人吗?”我说完之后就迅速低下了头不敢看他。换位SI考如果是我的话,在明明知道他们之间有那么一段感之后,还不主动退开嫌免让这样的误会发生,我一定不会饶了那个人的。

“你,”乔昊辰听完我的话之后有一些愣怔。

“啊,你放心你们之间的关系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绝对不会和其他人说的,而且我也会一如既往地进行扮演你们对外的挡箭牌,只是希望你们之间不要因为刚才那个误会而产生嫌隙,而且,裴曜竣那我喜你,他肯定不会看上我这个人了。”

哎,我到底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和裴曜竣,我们之间简直就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呀!

“段宁,我想你是不是对有些事误会了?”乔昊辰眉看着我。

“误会?我是希望你解除误会来着。我是希望你解除和裴曜竣之间的误会。不过,我误会?我误会了什么东西?我没有呀!”我摇了摇头。

“段宁,你确定你没有误会什么东西,比如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再说详细一点,比如我和裴曜竣之间的关系,你确定你没有误会吗?”

我再次要了摇头。我误会他和裴曜竣之间的关系?这怎么可能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可是亲耳听到的,绝对不会出任何的差错。

难道他是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被其他人知道而心里感到有些不安吗?真是的,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被相信吗?

我既然说了不会告诉别人,就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绝对会维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让他们被别人指指点点的。哎,既然他还是有这方面的考虑,那我也不介意再装疯卖傻,装作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了,让他能够感到心安一些也是好的。

“啊,啊,误会?”

“对,误会!”乔昊辰看我恍然大悟的样子,终于笑着点了点头。

我立马心领神会地说“啊,误会了,误会了,确实是我误会了,你放心,我现在明白了,以后绝对不会再在外面乱说了。”

“喂,你这个家伙,看起来还是什么都没有明白的吧!我怎么感觉你是在不懂装懂呢?”乔昊辰刚刚还有些开心的笑脸立马就没了,整个脸立马就多云转阴。

我捂着脑袋实在是无语了,拜托你到底想要我说些什么?怎么感觉我们今天下午的对话比我以往的考试还要难解决呀!

感觉我简直就是说多错多,不说也还是错,怎么说都是个错,就没有对的时候,而且然还被人如此的鄙视。

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哪一场考试,让我在今天下午这样感到如此的筋疲力尽,言不由衷,词不达意,完全不知道我到底该说些什么话。

木丞木丞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分享
追书 目录